">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桃運神戒手機全文

桃運神戒手機全文

不是蚊子 著

完本免費 好看的現代言情小說

桃運神戒是作者不是蚊子一部關于高中生宋硯在獲得一枚神器的戒子后與高冷校花,絕美老師的故事。忽然,宋硯感覺腦袋被什么東西砸了下,接著就聽到“叮”的一聲,一枚銀色的戒指從他腦袋上彈落到地面,滾出一段距離才停下。

更新:2018/12/25

在線閱讀

桃運神戒是作者不是蚊子一部關于高中生宋硯在獲得一枚神器的戒子后與高冷校花,絕美老師的故事。忽然,宋硯感覺腦袋被什么東西砸了下,接著就聽到“叮”的一聲,一枚銀色的戒指從他腦袋上彈落到地面,滾出一段距離才停下。

免費閱讀

 “宋硯是嗎?薛少有請,跟我們走一趟吧!”宋硯剛走出教室,兩名高大的男生迎面走過來,昂著腦袋一臉傲氣的向他道。

  宋硯微微一愣,所謂的薛少應該是學校里的四大惡少之一,自己貌似和他并沒有任何交集,他找自己干甚?

  “磨蹭什么,趕緊走!”看到他在發愣,其中一名男生不滿的推了他一下。

  “好,我這就跟你們走。”宋硯好似唯唯諾諾的點點頭,跟在了兩名高大男生的身后。

  學校操場旁的小樹林內,一名留著長發的男生雙手插在褲兜里,背對著宋硯站著,將宋硯夾在中間的兩名學生恭敬向他道:“薛少,我們把這小子帶來了。”

  長發男生緩緩轉身,目光略顯凌厲,眉宇間掛著幾分冷傲之氣,忽然,他嘴角浮現一絲玩味之色,伸出食指向他勾了勾:“宋硯,知道為什么叫你來這里嗎?”

  宋硯疑惑的搖搖頭:“不知道。”

  薛元城嘴角玩味之色更濃:“先扇自己兩個耳光,我再告訴你怎么回事。”

  聞言,宋硯臉色微變,眸子中更是閃過一絲寒意,他在學校里一直低調做人,并不代表就能任人欺負。

  “薛少,我自問沒得罪過你,你這樣做是不是過份了?”

  “過份又如何?”薛元城不屑撇撇嘴:“就你這樣的窮屌絲,本少一根手指都能摁死大片,剛才是自扇耳光兩下,現在,本少改變主意了,跪下自扇耳光十下,算是對你頂嘴的獎勵。”

  宋硯站在原地沒有動彈,眸子中卻閃過惱怒之意,這個薛元城簡直欺人太甚。

  “媽蛋,薛少讓你跪下,還站著搞毛!”薛元城的一名跟班罵踢向宋硯小腿,打算將他踢倒在地。

  忍無可忍!

  宋硯怒了,一步邁出,避開對方的攻擊,冷冷的盯著他:“你們不要逼我!”

  “呦呵!還敢躲,膽兒挺肥嘛!”王飛戲虐說著,就朝宋硯撲上來,抬手一個巴掌甩過來。

  薛元城將手插回褲兜,微笑看著這一幕,他的兩個跟班都是打架的能手,既然宋硯那小子不識趣,就多讓他吃些苦頭。

  另外名跟班也站在原地沒有動彈,在他看來,對付宋硯,王飛一個人已綽綽有余。

  眼看王飛的手掌就要落在宋硯的臉頰上,忽然,宋硯往后退了一步,避開了王飛的手掌,接著,他干脆利落的甩出一巴掌,正中對方臉頰。

  “啪!”

  一記清脆且干凈利落的巴掌聲響起,接著就見到王飛踉蹌退后幾步,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盯著宋硯,他沒想到,宋硯不但敢還手,還狠狠給了他一巴掌。

  臉頰上那火辣辣的疼痛感讓他又惱又氣,雙眼更是隱隱泛紅:“雜碎,老子要弄死你!”

  于是,王飛咆哮著,再次向宋硯沖去,右臂揮出,直奔宋硯面頰而去。

  見狀,宋硯雙眼微微一瞇,陡然踢出一腳。

  “砰!”

  被踢中小腹的王飛應聲而飛,跌落在兩米外。

  “廢物,連個窮屌絲都收拾不了,你們兩個一起上!”一旁的薛元城冷喝道。

  另外名跟班將王飛扶起,面色不善的盯了眼宋硯,然后就一左一右向他沖去。

  一拳依舊打向宋硯面頰,另外一腳卻陰狠的踢向他的雙腿間。

  “找死!”

  宋硯輕喝間,飛竄而出,徑直來到兩人中間,身兩條手臂好似兩條鞭子飛抽而出。

  “砰!砰!”

  被他手臂砸中胸口的兩名男生踉蹌著后退,接著一屁股跌倒在地,撫著胸口,感覺有些喘不上氣,看向宋硯的眼神不由多了幾分畏懼。

  宋硯回頭,冷眼盯著神情略顯驚慌的薛元城,并抬步向他走去。

  “你站住,不要過來!”薛元城喊道。

  不過宋硯沒理會,接著,他走到了薛元城面前,伸手一抓,就扣住了他的脖子,狠狠甩出兩個耳光,直打得薛元城的臉啪啪作響。

  放開薛元城,宋硯退出兩步,盯著他問道:“說,為什么要找我麻煩?”

  “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誰不?”薛元城沒有回答宋硯,而是怨毒的盯著他道。

  忽然,宋硯邁步上前,再次扣住了薛元城的脖子,并左右開弓給了他幾個巴掌,眼神中閃過兇狠的光芒,逼問道:“薛元城,不要挑戰我的耐性,說,為什么找我麻煩!”

  接觸到宋硯那如同野獸般的眼神,薛元城心中不由涌出一股恐懼之意:“是……是因為向菲菲!”

  聽到這個名字,宋硯神情微楞,沒想到薛元城居然是替向菲菲出頭,腦海中不由閃過一個身穿白色連衣長裙,氣質如同蓮花般純凈女子。

  向菲菲,圣夜中學的氣質女校花,她是藝考生,平時很少來學校,即使如此,愛慕她的男生也非常多。

  宋硯猶記得,在去年圣夜中學的元旦晚會上,向菲菲以一身白衣彈奏了一首古箏曲,那優雅高冷的模樣簡直如同從畫中走出的仙子,那晚,她幾乎征服了在場的所有人,也給他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

  昨天下樓,他不小心撞倒向菲菲,看來薛元城就是為了這件事替向菲菲出頭。

  “是向菲菲讓你來的?”宋硯下看著薛元城問道。

  “不是,不是,是我自己來的,向菲菲不知道這件事。”

  宋硯笑了,并放開了薛元城:“記住,以后沒事別來招惹我!”

  說完后,宋硯扭身就走,薛元城是個富二代,因此他身邊聚攏了一批學生,不過他卻沒將他放在心上。

  看著囂張離去的宋硯,薛元城差點把自己的牙齒咬碎。

  圣夜中學,高三九班。

  班主任閆偉民面帶怒氣的走進教室,重重將課本放在講桌上,頓時,教室里的氣氛變得緊張。

  閆偉民目光落在教室最后一排,一名趴在課桌上睡覺的高大男生身上,心頭的怒火再也無法壓抑,冷喝道:

  “宋硯,站起來!”

  宋硯從座位上站起,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茫然的看著閆偉民道:“閆老師您有什么事嗎?”

  看到宋硯這幅模樣,閆偉民不由氣不打一處來,怒聲吼道:“我還想問你怎么回事,你為什么打架,人家三班的老師都找上門來了,你成績差拖全班后腿就罷了,現在居然毀壞班級名譽,我看你簡直是越來越不可救藥了。”

  宋硯一聽,頓時明白應該是薛元城找老師告狀了,心中對薛元城又看輕了幾分。

  “宋硯!!”

  閆偉民的聲音又提高了幾個分貝,看向他的眼神多了幾分不善:“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你再不知悔改,我一定會向校長建議開除你。”

  “知道了。”宋硯低著頭回答道。

  “你坐下吧。”看到宋硯這幅“朽木不可雕”的模樣,閆偉民心中不由涌出一股深深的厭惡,暗自決定,如果這個小子再不知趣,一定要向校長建議開除他。

  “是。”

  宋硯應了聲重新落座,本想繼續趴著睡覺,但想了想,還是不要再觸老閆的霉頭。

  講臺上,閆偉民又一次老生常談,講解高考的重要性,讓大家一定要認真復習,爭取考上一個好的大學。

  宋硯,男,十七歲,身高一米八二,香城市本地人,就讀于圣夜中學高三九班,成績糟糕,不被老師所喜,尤其是班主任閆偉民看他尤為不順眼。

  其父母在他十歲時雙雙死于車禍,現在寄居于大伯宋世澤家中。大伯目前擔任香城市學教局的副局長一職,副處級干部。

  正是如此,校方才能容忍他這等差生的存在,當然,他能進入圣夜中學這等全市最好,甚至在炎黃國都比較出名的中學,大伯還是出了不少力的。

  對大伯,宋硯是心懷感激的,如果沒有他,以他糟糕的中考分數根本不可能進入圣夜中學。

  在吃穿方面,乃至零花錢,大伯也從來沒有虧待過他,正是以為這個原因,他在學校里格外低調,不想給大伯造成更多麻煩。

  不過,他卻很難將大伯家當成自己家,因為,家里有個尖酸刻薄的大伯母。

  大伯在家時,大伯母對他總是很慈祥,一旦大伯父不在,對方就變成了冷臉,并不時用尖銳的言語打擊他,他正處于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年齡,因此他對大伯母很是反感

  也是因為這點,他選擇住校。

  放學后,宋硯將書包放到了宿舍,只身向大伯家走去。

  今天是周五,明天和后天都不用上課。

  炎黃國學教部有明文規定,學校不得占用周末時間補課,一旦發現將進行巨額罰款。

  因此,哪怕離高考只有三個月,在周末學校也會按時放假。

  其實宋硯并不想去大伯家的,不過,大伯強烈要求,他不好拒絕大伯的好意。

  大伯家住紫晶苑高檔小區,炎黃國對公務員的待遇很好,大伯這個副處級,一年下來,加上獎金與福利也有百萬出頭。

  “篤篤。”

  宋硯敲響了大伯家的門。

  開門的是一個容貌美麗,體型高挑的妙齡少女,發現門外站著的是宋硯,對方扭頭就走。

  少女叫宋雪,是他堂妹,才十六歲出頭,身高卻已經超過一米七五,典型的模特身材,不得不說,老宋家的基因很好,男的高大帥氣,女的高挑美麗。

  而且宋雪也是圣夜中學的學生,同樣是高三,與他相比,成績一個天一個地,將他遠遠甩在身后。

  不知是不是受了大伯母的影響,宋雪一向對他這個堂哥十分冷淡,在學校碰到,從來不會向他打招呼,就算他主動打招呼,宋雪一般都不會理會。

  宋硯換好鞋,目光在客廳里一掃,卻沒有發現大伯,于是問道:“小雪,大伯呢,還沒下班嗎?”

  “單位臨時有事,不回來了。”宋雪冷淡的回應道。

  “哦。”宋硯應了聲,很想扭頭就走,和這對母女相處,他很有壓力。

  十分鐘后,宋硯端著碗,低頭默默的吃著飯,大伯母楊艷麗突然放下了筷子,語帶質問:“宋硯你是不是跟人打架了?”

  “嗯。”宋硯悶聲點頭,沒想到大伯母也知道了這件事,會是宋雪告的狀嗎,放學前,他打了薛元城的事在學校傳開了。

  “你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你知道你大伯為了將你送進圣夜中學費了多少力嗎?你就不能省點心,不要為他抹黑嗎?”

  “知道了,我以后不會了。”宋硯沉聲道,心中卻感到莫名的憋屈。

  吃過晚飯,宋硯悶悶不樂的離開了大伯家,耳邊還回蕩著大伯母教訓他的話語。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他眼中卻多了幾分茫然,他不知道他未來的路在哪里。

  以他糟糕的成績,就算最差的專科學校都考不上,不過他知道,如果他肯開口,就算再為難,大伯也會想辦法將他送入一座好的大學。

  但是,他不想再麻煩大伯,當年,撞死他父母的那個司機逃逸了,直到現在還未能抓捕歸案,因此,他一分錢的賠償金都沒獲得,所以,這七年,他吃喝用穿,上學的費用都是大伯掏的錢,或許正是因為這點,大伯母才會對他那般厭惡。

  他不想再拖累大伯了,更不想寄人籬下。

  說心里話,他也想把書讀好,考上一個好大學,但他真不是讀書那塊料,一接觸到課本上的知識腦袋就犯暈。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