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靈異 → 詭尸新娘林木小說全文無彈窗

詭尸新娘林木小說全文無彈窗

德瑪愛西亞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靈異小說排行榜完本

主角是林木的小說名是《詭尸新娘》是由德瑪愛西亞創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靈異類小說。主要講述的是:爺爺臨終前,交代了三件奇怪的后事。第一件事情,是爺爺的下葬方式和時間。第二件事情是讓我二十歲那年,一定要結婚。第三件事情是讓我結婚的當晚,不許我洞房,還要讓新娘光著身子,親自挖開爺爺的墳,然后在爺爺的棺材里面坐一晚上。我沒完全遵守,卻想不到發生了恐怖的事情……

更新:2019/07/04

在線閱讀

主角是林木的小說名是《詭尸新娘》是由德瑪愛西亞創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靈異類小說。主要講述的是:爺爺臨終前,交代了三件奇怪的后事。第一件事情,是爺爺的下葬方式和時間。第二件事情是讓我二十歲那年,一定要結婚。第三件事情是讓我結婚的當晚,不許我洞房,還要讓新娘光著身子,親自挖開爺爺的墳,然后在爺爺的棺材里面坐一晚上。我沒完全遵守,卻想不到發生了恐怖的事情……

免費閱讀

  以前幫三根叔喂魚的時候,我叫她三嬸,這時她哭著跑過來一說,我們立馬就把牌丟了,林洋更是快速起身過去,詢問起來。

  其余打牌的人聽到動靜,也都紛紛圍了過來。

  但三嬸哭的厲害,說話也沒那么利索,我怕三根叔出什么事情,就說一邊走一邊說。

  村里的墳地不遠,走路的話,也就十來分鐘,我們一群人打著手電,加緊腳步朝墳地走,三嬸見得人多,加上林洋勸,也冷靜了不少,開始說起來,我們才知道,三根叔本來好好的,突然跟中邪一樣,拿著鐵鍬就朝墳地跑。

  三嬸當時在旁邊,怎么拉都沒用,怎么勸,三根叔也不理睬,這才急得過來喊我們幫忙。

  一路過去,遠遠的,就著手電的光線,只見三根叔拿著一把鐵鍬,往爺爺的墳堆上面插,每插一下,就要停上那么幾秒,然后繼續,怎么看,都不像是真要挖開。

  “三根叔。”我見此,就叫了一聲,快步跑了過去。

  “爸。”

  “三根,你干什么呢?”

  大家都跟著叫喊起來,可三根叔像是沒聽見一般。

  等我們走近,三根叔依舊毫無反應,似乎看不見眾人過來,林洋這個時候拉了三根叔一把,誰料不拉還好,一拉之下,三根叔跟瘋了一般,拿著鐵鍬亂揮,口中也是胡言亂語。

  三根叔像發瘋一般拿著鐵鍬亂揮,我趕緊把林洋拉了回來,然后叫其余的小伙伴一起,將三根叔給按在了地上。

  人是按在了地上,可三根叔依舊胡言亂語,斷斷續續的叫著什么好好好,不好不好之類的話,也聽不懂什么意思。

  三嬸這時走了過來,強忍著眼淚,在三根叔的人中掐了起來。

  掐人中,在農村,算是萬金油的方法,不過很多時候,的確有效,比如現在,三根叔就被掐的恢復神智起來。

  “你幾個翻天了?按著我做什么?”清醒過來的三根叔,第一個反應,就是沖著將他按在地上的我們幾個吼道。

  但隨后,他發現這里是墳地的時候,臉色刷的一下就變了。

  他還沒開口,村民就七嘴八舌搶先問起來,問三根叔怎么跑過來挖墳,甚至還有人打笑說道,你又不是三木的媳婦,跑過來挖什么墳。

  三根叔瞪了開玩笑的那人一眼,從地上爬起來,點燃一根煙,狠狠抽了幾口,才說道:“回村再說。”

  三根叔畢竟是村長,這句話出來,而且事情的由頭,大家都不知曉,所以都跟著回了村。

  農村本來睡得很早,但因為三根叔的事情,一些已經睡了的老人,也通通從暖和的被窩里面爬了起來,全部聚在我家門口。

  “三根叔,究竟怎么回事?”我倒了一杯熱水遞過去,詢問起來。

  “我也不知道,你們打牌的時候,我是準備把魚塘的手續材料給弄一下,轉交給你,也讓你安心,誰知道我會跑去挖墳!”三根叔喝了一口熱水,皺著眉頭回答起來。

  魚塘是村里集體的,承包權的轉讓,村長是有權限的,聽到他說是讓我安心,這讓我有些感動。

  不過三根叔的話,并未解釋為何去挖墳,按照他的意思來說,他自己都不明白,怎么能夠解釋清楚。

  眾人一下迷惑起來,大家都是熟人,農村本來就愛嚼舌根,所以當場,就有不少人說遇鬼了。

  “放你媽的個屁,老子遇鬼,還能好生生的坐在這里?”三根叔聽得惱火起來,直接開罵。

  “三根,不遇鬼,你怎么跑去挖墳?”村中老倔頭叫道。

  老倔頭,今年快七十了,在村中是最年長的一個,不過輩分不高。完全按輩分算,他還要叫林洋一聲叔。

  “老倔頭,那你說說,三根遇的是什么鬼?難不成還是三木爺爺的鬼魂不成?”另外一個老人也插嘴起來。

  他這話一說,其余人似乎恍然大悟的模樣,我有些生氣,正要說話,老倔頭就搶先說了起來:“這件事情,我看就出在這個上面,林公的本事,你們這些年輕人不知道,老一輩的難道不知道嗎?三根,你也見識過吧。”

  “老倔頭,你究竟是個啥意思,直接說明白。”三根叔聞言,這次沒有發火,還遞了一根煙過去。

  老倔頭接過煙,也不點燃,就含在嘴里說道:“啥意思?林公臨終前,讓村里人給口飯三木吃,大家都做到了吧!也沒餓死三木吧。可林公交代的三件后事,三木這小娃娃做到了嗎?我是為林公感到不值,撿了個不孝孫回來,撿了個白眼狼回來。有了媳婦,就忘了爺爺。”

  這話出來,我哪能不明白,感情老倔頭說了半天,是在說我沒有遵守爺爺的遺愿,只是我也沒法反駁。

  “老倔頭,你這話過份了啊!”三根叔站了起來,語氣有些不快:“三木這孩子是大家看著長大的,初中畢業,就幫著各家干農活。出去打工,哪一年回來沒有帶禮物給大家,你現在說這個是什么意思?我看你是老糊涂了。”

  “就是,現在什么年代了,還搞封建迷信哪一套。要不叫你孫子結婚那天,讓你孫媳婦光著屁股挖你的墳?”林洋也跟著說了一句。

  “你他媽怎么說話的!”老倔頭的孫子吼了一句,朝著林洋走過來,要動手的模樣。

  我連忙拉住他,說大家都是一起長大的,別壞了關系,同時示意林洋,讓他別亂說話。

  林洋聳了聳肩,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知道林洋的意思,他讀書多,最不喜歡的就是這種封建迷信,幾年前就跟我說過,千萬不要讓老婆光著屁股去挖墳,那都是封建迷信,被人看了老婆,吃虧的是自己,所以這話,我知道他也是為了我好,為了我解圍。

  “老倔頭,孩子小,不會說話,您不要生氣。”三根叔也瞪了一眼林洋,給老倔頭點燃煙,陪了聲罪。

  老倔頭呵呵一笑:“誰不知道你三根的孩子有出息,在外面念大學,我一把老骨頭,能計較什么?今天三木不讓媳婦去挖墳,沒遵守林公的遺愿,你三根今天只是中邪,誰知道明天會發生什么事情,會發生在誰身上?林公的本事,大家都清楚,交代了遺愿,肯定有他的道理。”

  “屁的道理,哪有這樣的遺愿?誰愿意結婚當天讓老婆光著屁股跑出去?”林洋忍不住又叫了起來。

  “你給我閉嘴!”三根叔沖著林洋吼了一句。

  “爸,我只是講道理,講科學。”林洋頂了一句。

  “林洋,別以為你讀了大學,就什么都要用科學哪一套,你他娘又不是不知道,三木從小就遇過臟東西,你咋不解釋一下。”

  “就是,人家林楓也讀了大學,也沒像你這樣整天把科學掛在嘴邊。你爹今天都中邪了,你還講科學,你還講道理,你講給我聽聽?”

  老倔頭的兩個孫子開始回擊起來,這話一出,林洋愣了起來,估計是一時不知道怎樣回答,最后憋了一句:“擦,講出來,你們聽得懂嗎?”

  “擦尼瑪的,看不起人是吧?”老倔頭兩個孫子臉色都紅了,沖過來抓住林洋的衣領。

  “干什么?今天是三木結婚的日子,要打滾遠一點打!”三根叔吼了一聲,然后轉向我,說道:“三木,讓不讓新媳婦挖墳,叔也不勉強你,這事你自己拿個主意吧。”

  “三根叔,我想好了,等會就回去跟袁玲說一聲,讓她去挖。”我沉默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了下來。

  爺爺的本事,說實話,我沒親眼見識過,他也沒有教過我,不過小時候遇見臟東西,用糯米粘住眼睛之后,我的確再沒遇見過臟東西,算是一種側面證明吧。

  起初,我不太愿意,是覺得作為一個男人,新婚的男人,讓老婆光屁股出去,面子上面抹不下,心想前面都遵守了,只有這一點不遵守,爺爺也不會見怪。

  但三根叔中邪一般去挖墳,讓我動搖起來,我不想三根叔發生任何的意外,所以,丟臉就丟臉吧。

  “三木,不能妥協。老婆是自己的,管別人怎樣說。”林洋見我決定下來,急得臉都紅了。

  “洋子,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我已經決定了。”作為最好的發小,我也不想讓林洋為難,只能有些歉意的說著。

  看我堅定,林洋也是有些無奈,他了解我的性格,知道再勸也沒用。

  “好,不枉林公將你養大。”老倔頭走到我身邊,點了點頭,接著又朝眾人道:“我丑話說在前面,誰要是去偷看三木媳婦一眼,我老倔頭拼了老命,也要將偷看的人眼睛挖出來。”

  大家都是鄉里鄉親,都表示誰他媽缺德會去偷看,紛紛表示讓我放心。

  我點了點頭,回到房間,咬著牙,將事情給袁玲說了一下。

  讓我沒想到的是,袁玲只是猶豫了一下,便默默點了點頭,這讓我覺得,這個媳婦,沒有白娶,別說是啞巴,就算是瞎子,我林木今生也要娶她。

  拿上鐵鍬,我帶著袁玲朝著墳地走去,因為還要在棺材里面坐一晚上,也沒人真要等一晚上,紛紛回家休息了。

  到了墳地,袁玲脫下衣物,拿著鐵鍬就開始挖了起來,墳不是新墳,堆得又高,真要挖開,需要不少時間,而我又不能幫忙,只能在旁邊干看著。

  農村天黑,不像城市到處有路燈燈光,黑暗中,我只看見袁玲白花花的身子在黑夜里面晃動,我怕看多了起生理反應,就準備去旁邊一點。

  只是我剛剛轉身,就看見前面一棵樹旁邊,似乎站著一個人,天太黑,我也不敢確定是不是。

  但突如其然之下,我嚇了一跳,當下將手電筒打開照了過去,光線過去,看清對方是老倔頭之后,我也不管對方多大年紀,當場就罵了起來:“擦你罵了隔壁!”

  罵著,我也沖了過去,心中的怒火沖起,尤其是想到老倔頭先前說,誰敢偷看,他就挖誰的眼睛,他么的,現在別人沒看,他自己倒是偷看起來。

  我沖過去,老倔頭卻大叫起來:“三木的媳婦光屁股,三木的媳婦光屁股。”叫的同時,轉身就朝著村里跑去。

  老倔頭開跑,我真要追,肯定追的上,但僅存的理智告訴我,對方是個快七十歲的老人,我要是動手打,后果我承受不起,要是換個年輕人,我不打得對方躺在床上一個月,就算是白活了。

  氣惱之下,我也沒有太大的辦法,加上老倔頭已經跑了,我便沒有繼續追過去,轉身見袁玲停了下來,連忙把羽絨服給她穿上,將帶來的開水瓶倒了一杯熱水過去,讓她取取暖。

  雖然今天的溫度不低,白天還有太陽,但不管怎么說,都是冬天,挖的時候,能夠運動一下出出汗,可停下來,一個不好,就會凍病。

  袁玲沒有喝水,打著手語,我也看不懂什么意思,就說沒事,休息一下,慢點挖,我一直會陪在這里。

  袁玲點了點頭,將頭靠在我肩膀上,我發現她的腦袋很輕,心想女人如水,還真是一點不假。

  休息了差不多十來分鐘,袁玲站起身,打了個手語,拿著鐵鍬繼續挖起來,我怕她無聊,就在一旁陪著她說話,當然,是我說,她聽,偶爾她停下來,笑著對我打個手語,反而把我給弄懵了。

  不過那一刻,我心中感到了一股甜蜜,或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真正喜歡上了袁玲。

  先前我愿意答應相親,一來為了爺爺的遺愿,二來是彩禮錢少,就算袁玲答應來挖墳,我也只是感動,但現在不同。

  我這人在女人面前嘴巴很笨,換種說法,就是悶騷,心里想的甜言蜜語,嘴巴上面也不敢說出口。

  不過當時我覺得,應該說出來,但等我鼓起勇氣,好不容易要說的時候,林洋的聲音傳了過來:“三木,別挖了,快讓你媳婦穿好衣服,出事了,老倔頭喝農藥自殺了。”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