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懸疑 → 恐怖降頭術顧宇小說完結版

恐怖降頭術顧宇小說完結版

七色魚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顧宇的小說名是《恐怖降頭術》是由七色魚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恐怖懸疑小說。主要講述的是:你相信泰國降頭術嗎?其實,這件事,起初我也是不信的,總覺得是人們神神叨叨,夸大其詞的結果,直到那次,好基友被人下了降頭,才不得不相信,世間真的有這種邪術……

更新:2019/07/05

在線閱讀

主角是顧宇的小說名是《恐怖降頭術》是由七色魚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恐怖懸疑小說。主要講述的是:你相信泰國降頭術嗎?其實,這件事,起初我也是不信的,總覺得是人們神神叨叨,夸大其詞的結果,直到那次,好基友被人下了降頭,才不得不相信,世間真的有這種邪術……

免費閱讀

  你相信泰國降頭術嗎?

  其實,這件事,起初我也是不信的,總覺得是人們神神叨叨,夸大其詞的結果,直到那次,好基友被人下了降頭,才不得不相信,世間真的有這種邪術。

  事情要從12年我在房產中介那會兒說起。

  那時一個很久不聯系的高中同學找到我,說自己馬上要結婚了,要我幫他找個物美價廉的房子。

  我一邊羨慕著,一邊答應下來。很快,我在市區邊緣找到一個房子,兩室一廳的,格局很好,關鍵價格十分便宜,我立即打電話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同學李飛。

  李飛很是感謝我,當天晚上,就帶著女朋友張露來找我,說要一起看房。我們驅車趕到的時候,差不多是晚上八點,房東帶著我們看了一圈,李飛兩口子十分滿意,當場就簽訂了買賣合同。

  因著我的關系,中介費也給他免去了一大半,李飛別提多高興了,回來后請我吃了頓飯,幾天后,李飛和張露就搬了進去。

  原以為這件事圓滿解決了,讓我沒想到的是,僅過了三天就出事了,而且是大事。那天早上張露給我打來電話,讓我過去一趟,聽她的聲音很是古怪,我以為她和李飛吵架了,讓我去當和事老。

  等我到了地方才發現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張露蓬頭垢面的,臉上青一塊紫一塊,半邊臉還腫著,她的樣子真把我嚇了一跳。

  我問她,你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這個樣子?

  張露聽我這么一問,再也忍不住,嗚嗚嗚哭了起來。她邊哭邊說就是和李飛拌了幾句嘴,他不分青紅皂白就動手,而且,都是下死手,自己差點被他打死。

  我不敢相信,因為在我印象里李飛一直是溫文爾雅的樣子,而且他對女人一向很好,又怎么會動手呢?

  “不信你自己去問他,他就在屋里。”張露給我讓出一條路,讓我進屋。

  我一邊憤怒著,一邊進了屋。此時李飛坐在沙發上喝茶水,見我進來,抬頭看了我一眼,臉上是讓我感到恐懼的陌生。

  我還沒開口,李飛就惱羞成怒的將一只茶杯摔了出去:“我們兩口子的事不用外人插手,你給我出去。”

  我愣了一下,沒想到李飛會說出這樣的話,畢竟前幾天他還請我吃飯,對我十分感激呢,這變化的也太快了。

  我想,我們畢竟是同學,李飛這樣很可能是還在氣頭上,于是我就想勸他幾句。可沒想到我剛替張露說了幾句話,李飛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氣惱的質問道:“顧宇,你他媽的跟張露什么關系,干嘛替她說話?”

  我又是一愣,“我,我跟她沒什么關系,她是你老婆,我只是勸你好好對她。”

  李飛冷笑了一下,說道:“我對她好不好管你屁事,怎么,你心疼她了?”

  我越發覺得這家伙不可理喻,可這時候李飛卻把矛頭對準了張露,他紅著眼睛質問她,是不是跟我有一腿,不然,我為什么大清早跑來管這閑事?

  張露急忙解釋,李飛不聽,大怒道:“別他媽瞞著我,你這個賤人,什么人都勾搭,還有你,口口聲聲說是兄弟,背著我搞我老婆?”

  這話一下子把我激怒了,既然李飛這么不識好歹,他的事我也不想管了,同學關系到此為止。我轉身就要走,這時候李飛也不知發什么瘋,一把抓住張露頭發,又動起手來。

  我忙上前制止,李飛找到由頭越發瘋狂起來,他猩紅著雙眼,破口大罵,罵的我忍無可忍,差點跟他干起來,李飛一見我怒了,氣焰漸漸弱了下去,這才罵罵咧咧進屋去了。

  張露坐在沙發上抱頭痛哭,她想不通,李飛怎么會變成這樣?

  這時候我卻漸漸冷靜了下來,我跟李飛同學三年,他是什么樣的性格我很清楚,即便幾年沒有聯系,也不應該有如此大的變化吧?

  我問張露,李飛以前對她好么?張露這才抬起頭,狐疑的看了我一會兒,忽然道:“他以前不這樣的,這是……第一次對我動手。”

  第一次?那他從什么時候變得暴躁不安的?我問張露。

  張露回憶了一下,十分肯定的回答道:“兩天前,對,就是搬進來的第二天。”

  我心里咯噔一下,覺得大事不妙。干房產中介這么多年,多多少少也聽說過一些故事,有的中介人員不小心,介紹了不干凈的房子,而引發的糾紛,公司幾乎每隔幾個月就會發生一起。

  難道說,我給李飛介紹的這個房子,有問題?

  我讓張露仔細回想一下,這幾天有沒有奇怪的事發生。張露皺著眉頭想了一會兒,道,“沒有,這幾天連個客人都沒有,哪有什么事呢!”

  “那有沒有奇怪的物件?”

  張露猛地愣了一下:“物件?我,我不知道算不算。”

  我說,你盡管說來聽聽。張露想了想,這才說道:“我和李飛搬進來的那天,房子收拾的很干凈,沒有多余的東西,只是,在客廳的茶幾上放著一個玻璃小瓶,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張露說著,就走到一旁的柜子里掏出一個小玻璃瓶遞給我,我伸手就過來,仔細看了看,小瓶子挺精致,玻璃厚實,一看質量就很好的那種。

  只是,這巴掌大的小瓶子是做什么用的?我和張露都沒有頭緒。張露說,他和李飛見到小瓶的時候還打了賭,各自猜猜小瓶是做什么用的。

  她猜測是某種飾品,李飛搖了搖頭,非說是裝零食的,說著話,他還打開,湊到鼻前聞了聞,想要證實自己的猜測。

  我忙問:“瓶子有什么味道?”

  “很香,有點像……香水!”張露說道。

  李飛出事房間里只發現了這么個玻璃小瓶,難道李飛的事,和這小瓶有關系?我不得其解,只能求助度娘。

  我將玻璃瓶拍照,然后用照片搜索,想要找到一絲線索,就在頁面顯示出來的時候,整個手機居然全都被相似的瓶身占據了。

  我心頭驀地一驚,整張頁面都在介紹著一個東西,泰國降頭術!

  這是降頭師專用的收魂養鬼的小瓶,瓶內裝有惡鬼,打開者,將會被厲鬼所纏,同時,降頭師的養鬼術法也將破滅,這是一種極陰的邪術。

  看到這些字眼的時候,我和張露都傻眼了,我只覺背后嗖嗖灌冷風,頭頂卻冒著虛汗,心跳如鼓。

  張露哆哆嗦嗦顫抖著,道:“降……頭?錯了吧,怎么會是那個呢,我和李飛沒有仇人,不會有人給我們下降頭的。”

  我不死心,又在百度查了一遍,根據描述仔仔細細對照了玻璃小瓶,無論從哪一點講,都無比吻合。

  房間里發現的玻璃小瓶是降頭師用來養鬼的,鐵定無疑了,這么說,李飛的失常就是被人下了降頭的癥狀。

  我也是第一次面對這種邪術,一時間也沒了主意,張露一個女人,這時候更是眼巴巴的指望著我。

  我想了一下,這房子是從房東那里租來的,租給我們的時候他并沒有說明情況,大有隱瞞事實的嫌疑,按道理,我們是可以撕毀合約的。

  不過在此之前我還是想搞清楚,這房子究竟怎么回事。李飛鬧騰了一夜,這時候也累了,我見他睡熟,就和張露商量著去找房東問清楚。

  我先給房東打了電話,他聽說要見面,就說自己有事抽不開身,讓我有事在電話里講。

  我問他,那房子到底怎么回事,要是不說實話,我就到小區里去問,同一個小區,大家應該都知道發生過什么,不難打聽。

  房東怕鬧的太難堪,這才答應了見面。我們約在附近的茶館見面,房東一個人來的,他看起來臉色憔悴,精神很不好。

  落座后,我開門見山,問他房子里是不是出過什么事?房東猶豫了一下,點頭承認,確實有個年輕男子在房子里自殺。

  那大概是兩年前的事了,男子帶著女朋友去泰國旅游回來,沒多久倆人就分手了。不知是受了打擊還是怎么,男子越來越憔悴,終于有一天,他從樓上跳了下來。

  房東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端起茶杯喝了口水,繼續道:“從那以后,我的房子就租不出去了,因為搬進來的人都會在屋子里發現個玻璃瓶,然后,就都中了邪似的……”

  “那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對不對?”我激動的問道。

  房東愣了一下,抬起眼睛看了我一眼,“開始我并不知道,后來經過調查我才知道,那是泰國的降頭術,好像那個男的在泰國惹回來的。”

  我和張露對視了一眼,看來事情錯不了了,房東又繼續說道,“這期間不斷有人租住這房子,有的住了兩天就來找我退房,說房子里鬧鬼,有的,住了一段時間,人就精神失常了,最可怕的是有個女大學生,在那房子里,割腕自殺了。”

  我心頭一沉,一股怒氣悠然而出,大力一拍桌子,吼道:“太喪良心了,你明知道房間不干凈,不想辦法解決,竟然還敢往外租?”

  “不不,我也想解決,我也找過人,可是,那是國外的玩意,咱們這里的仙家都說沒辦法,我一個老頭子,也不能為了這事兒跑到泰國去呀,我也是無奈。”

  “那你也不能……”我還想和他爭辯什么,張露攔住我,對我搖了搖頭。我知道現在說什么都無濟于事,李飛已經中了降頭,如果不想辦法解掉,下一個送命的就是他了。

  被我們戳穿后房東很不好意思,主動退了房租,我本打算今晚就讓李飛搬出去,到我那里擠擠,可房東說這并不能解決問題。

  我想也是,李飛大概是被那個死鬼纏上了,不管走到哪里,都逃脫不了替死鬼的命運。除非我們找到一個厲害的降頭大師,將這邪術解掉。

  我讓房東先回去,和張露坐了一會兒,我們也打算回去看看。說實話,第一次遇見這事兒,我心里也毛毛的,加上一想到那房子里有兩個死鬼,我更是不敢回去。

  但是沒辦法呀,李飛還在房子里,我們不能把他扔下不管。我和張露壯著膽子朝小區走去,這時候是晚上七點半,天還沒有太黑。

  但是奇怪的是,我們走近那棟樓的時候,一股陰森的氣息迎面撲了過來,天色也跟著黑了幾分,張露忽然站住腳步,拽住了我的袖子。

  “顧宇,我們一定要上去么?我害怕。”

  我特么也害怕啊,我心里呵了一聲,臉上卻佯裝鎮定道:“沒事,不用怕。”

  “你聽房東說了么,房子里還有個自殺的女孩,她……該不會也在……”張露說到這里,忽然停住了,她發現越說越驚悚起來。

  我倆小心翼翼的踩著樓梯,一階一階上到七樓,我沒有直接拿鑰匙開門,而是把耳朵貼在門上,聽了聽里邊的動靜。

  也不知道李飛醒了沒有。

  屋里沒有一點聲音,我的心突突突跳的更快了,我屏住呼吸,掏出鑰匙開了門。屋里沒開燈,漆黑一片。

  張露緊緊挨著我,我們走的很慢,時刻觀察著屋里的情況。我感覺張露在掐我,很用力,疼的我齜牙咧嘴。

  “李、李飛……”張露輕喚了一句,聲音顫抖。

  就這時候,我身后的門吱呀一聲關上了,我心頭一沉,不對,我剛才進來的時候為了逃跑方便,根本沒有關門啊,那是……

  張露顯然也發現了不對勁,我倆同時回頭看去,驀然看見一個白影站在門口,直挺挺的,雙目圓瞪,臉上沒有一點表情。

  張露尖叫一聲,險些暈過去,我急忙用手扶助她,而此時,門后的人影才動了動,發出一聲低沉的悶氣:“哼,狗男女!”

  是李飛!

  聽見李飛的聲音,張露也沒了好氣,說道,沒事你站在門后邊干什么,不出聲想嚇死人呀?

  李飛伸手打開了燈,我發現他的臉慘白慘白的,有點嚇人。此時的他情緒很古怪,眼神莫名的冰冷。

  李飛斜了我們一眼,啐罵道:“狗男女,不得好死。”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懸疑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