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靈異 → 今天直播吃鬼元君瑤全文免費

今天直播吃鬼元君瑤全文免費

看鬼的女孩 著

連載中免費 直播小說排行榜好看的靈異小說排行榜完本

主角是元君瑤的小說名是《今天直播吃鬼》是由看鬼的女孩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靈異類小說。主要講述的是:我生下來就奇丑無比,爹不疼娘不愛,在鄉下的外婆家長大,后來因為弟弟被車撞,急需醫療費,走投無路之下我就去做了主播,開了個直播間,房間名稱就叫:直擊惡鬼,靈異診所恐怖之旅。然后便開啟了我的奇妙人生……

更新:2019/07/08

在線閱讀

主角是元君瑤的小說名是《今天直播吃鬼》是由看鬼的女孩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靈異類小說。主要講述的是:我生下來就奇丑無比,爹不疼娘不愛,在鄉下的外婆家長大,后來因為弟弟被車撞,急需醫療費,走投無路之下我就去做了主播,開了個直播間,房間名稱就叫:直擊惡鬼,靈異診所恐怖之旅。然后便開啟了我的奇妙人生……

免費閱讀

  或許是名字起得霸道,很快就有好幾個觀眾進來了,還發了幾個彈幕。

  所謂的彈幕,就是觀眾的評論,但它會像字幕一樣出現在屏幕上。

  【又是直播見鬼?不會又是靠音效嚇人吧?】

  【主播的用戶名叫“恐怖女主播”?來個正面高清鏡頭,讓我們看看有多恐怖?】

  【圍觀,要是真恐怖,我打賞主播一把寶劍。】

  寶劍是黑巖TV平臺的打賞道具,一個有五十塊呢,我有些心動,但摸了摸長滿瘤子的臉,我又遲疑了。

  不會把他們嚇跑吧,還是算了。

  我拿著手機和電筒,將鏡頭對準了診所的牌子,那牌匾上面還有一大團黑乎乎的東西,看著像一灘血跡。

  我開始解說:“這就是大名鼎鼎的陽光診所,三年前,診所老板鄭醫生給一個女孩做流產手術,出醫療事故,女孩大出血死在手術臺上。鄭醫生被吊銷了行醫資格,受了很大打擊,最后吊死在手術室里。從那之后,診所就開始鬧鬼,有人看見鄭醫生拿著手術刀,在診所里走來走去,還殺了一個誤闖進來的流浪漢。現在,我們進去看看。”

  我走上前去,輕輕推開了斑駁的木門。

  觀眾又開始發彈幕。

  【主播的聲音很好聽啊,是個美女吧?】

  【再求高清正面鏡頭!】

  我心中酸澀,我要真是個美女就好了。

  我拿起電筒,對著客廳一掃,破破爛爛的柜臺后面是玻璃藥柜,玻璃反光,照出了我的影子,雖然鏡頭只是一閃而過,彈幕卻炸了。

  【等等,我剛才看到了什么?那個戴帽子和口罩的是主播?】

  【主播真神秘,不是太丑,就是太美。】

  【樓上傻啊?美女會來直播見鬼?】

  【樓上的都別說話,剛才我好像在玻璃上看到了兩個影子!】

  【樓上別嚇人,我怎么沒看見?】

  觀眾有沒有被嚇到我不知道,但我被嚇了一大跳,又用手電照了照鏡子,只有我自己的影子。

  我松了口氣,肯定是觀眾看錯了。

  “現在,我們去廁所看看,據說那個流浪漢,就是在廁所被鄭醫生的鬼魂襲擊的。”我一邊說,一邊推開了內室的門。

  里面是輸液室,幾張鋼絲床橫七豎八地擺著,我吸了吸鼻子,說:“怎么有血腥味。”

  我將電筒一掃,驚道:“這里怎么有團血跡?”

  某張鋼絲床上,染滿了鮮血,順著鋼絲滴落,在地上聚成了一灘血泊。

  我摸了摸,一手的血。

  我倒抽了口冷氣:“血,真的是血。”

  【是主播自己撒的豬血吧。】

  【主播別裝神弄鬼,這都是套路,我見多了。】

  我都快被嚇死了,根本沒心思去管彈幕。

  這些血當然不是我撒的!

  我有種轉身就跑的沖動,但一聲清脆的叮咚響起,有人打賞了!

  道具【一杯紅酒】,五毛錢,但五毛錢也是錢啊!

  我咬了咬牙,繼續解說,聲音顫抖:“據說,鄭醫生的鬼魂,在廁所割斷了流浪漢的手筋腳筋,把他拖到這架鋼絲床上,將他殘忍地殺死。警察進來的時候,那景象非常恐怖,據說有人當場就吐了??”

  吱嘎——

  我的解說戛然而止,猛地轉過頭去,看見廁所的門開了。

  【我去,這是什么特效?】

  【樓上傻啊,肯定廁所里藏著個人呢,待會兒主播進去,她同伙就要鉆出來嚇人了。】

  又是兩聲叮咚,又得了兩杯紅酒的打賞。

  我嚇得雙腿打顫,但為了錢,拼了!

  我喘著粗氣,小心翼翼地朝廁所走去。

  【主播聲音好聽,嬌喘福利,打賞打賞。】

  這次我得了一把寶劍,五十塊!夠我送五十個包裹了。

  在金錢的誘惑下,我頓時有了勇氣,一咬牙,鉆進了廁所。

  廁所比較大,有三格,墻上還有一面很大的鏡子,鏡子上布滿了污漬。

  我小心翼翼地走過去,本來想撿一塊破碎的玻璃當武器,誰知一摸,居然摸到一把手術刀。

  那手術刀銹跡斑斑,上面還有黑色污漬,但刀鋒仍然很鋒利。

  【這個道具不錯,看在主播很努力的份上,打賞了。】

  又是一把寶劍。

  我深吸一口氣,推開了第一扇門。

  廁所很臟,彌漫著一股腐臭味,我用手電照了一圈,沒看到什么,又走向下一格。

  咕嚕嚕。

  我渾身一抖,看向盥洗盆,水管里居然有聲音,不可能啊,這里都斷水多少年了。

  就在我低下頭往盥洗盆里看的時候,身后第二格廁所的門無聲無息地開了,一個穿白大褂的人影飄了出來。

  觀眾們從鏡子里看到這一幕,彈幕立刻炸了。

  【哈哈,同伙出來了。】

  【這妝容,畫得不錯,打賞把寶劍吧。】

  【等等,他怎么在飄?】

  【肯定是腳上安裝了滑輪。】

  我一抬頭,正好從鏡子里看見那白大褂人影飄到了身后,嚇得猛然回頭,鏡頭也對著身后,居然什么都沒有,再次看向鏡子,鏡中卻有那道恐怖人影。

  【我的天!這特效神了!】

  【五把寶劍,為特效。】

  【特效滿分,主播請收下我的膝蓋。】

  【樓上的,你們真的以為這是特效嗎?】

  “這不是特效!”我嚇得尖叫一聲,將手機塞進襯衣胸前的口袋,鏡頭正好對著前面,然后抓起手術刀,就朝著鏡子上的人影刺了過去。

  咔擦一聲脆響,鏡子居然被刺穿了,手術刀正好插在鏡中鬼影的額頭上。

  鮮血從破碎的地方涌了出來,鏡中鬼影卻露出一道殘忍陰險的冷笑。

  “啊!”我尖叫一聲,脖子似乎被什么東西死死掐住,整個人都被吊了起來。

  直播間里忽然多了好幾十個觀眾,彈幕也越來越多。

  【居然真的有鬼!快,報警!】

  【樓上傻的嗎?你報警說什么?有人被鬼襲擊了?】

  【主播威武霸氣,居然敢用手術刀刺鬼!】

  【有沒有道門中人,趕快救人啊!】

  我拼命掙扎,出氣多進氣少,不是吧,我運氣這么差,第一次直播就要死在這里!

  手機還一直叮叮咚咚響個不停,看來打賞不會少,我咬緊牙關,為了病床上的弟弟,我不能死!

  我從脖子里掏出一塊玉佩,狠狠地往鬼影的方向一扔,忽然響起一聲尖銳的慘叫,半空中騰起一縷黑氣,被我吸進了鼻子之中。

  我跌落在地上,一陣猛烈地咳嗽。

  【鬼死了?】

  【窩草,主播原來深藏不露。】

  【主播,不,大師,受我一拜。】

  我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抓起玉佩,不要命似的跑出了診所,關掉了直播間。

  回到家,我解開襯衣扣子,發現脖子上居然多了一個黑紫的手印。

  真晦氣!

  我翻開自己的黑巖賬號,粗粗一算,今晚的打賞居然上千了!而且關注我的粉絲也達到了五千。

  對于一個新人,這個成績好得難以置信。

  我在飯館洗盤子一個月,累得腰都直不起來,也才一千出頭。

  今晚算是一炮而紅了,如果我經常做直播,漸漸有了名氣,除了打賞,還會有商家找我做廣告,能掙的錢更多。

  我咬了咬下唇,反正我已經什么都沒有了,只有爛命一條,大不了一死,有什么可怕的。

  我摸了摸脖子上的玉佩,這是外婆留給我的,說是我三歲那年遇到過一個游方道士,這是他給我的,說我此生命途多舛,這玉佩能辟邪擋災,讓我要一直帶在身邊。

  我戴了二十年,沒想到今天居然救了我一命。

  我低低嘆了口氣,解下口罩,露出這張恐怖的臉。

  臉上長滿了纖維瘤,有一顆長在眼眶上,將我的眉毛拉得耷拉了下來,看起來非常惡心。

  也難怪尹晟堯那么恨我。

  我洗了把臉,忽然呆住了,下巴上也有一顆纖維瘤啊,怎么不見了?

  我對著鏡子照了好一會兒,那纖維瘤真的不見了。

  纖維瘤還能自愈?不可能啊。

  難道是……之前打死鄭醫生鬼的時候,冒出來的那一縷黑氣?

  鬼氣能治纖維瘤?我覺得我的三觀被刷新了,但給了我無窮無盡的希望。

  二十年來,我做夢都想治好這些瘤子,女孩子誰不希望自己漂漂亮亮的?

  黑巖TV的打賞是日結的,一次直播收到打賞超過一定數額還有獎勵,算起來,我分成之后,加上獎勵有一千一,我兌換之后,就去醫院交了一千的醫療費。

  家中有病人,花錢就是個無底洞啊。

  我從醫院出來,正琢磨著今晚去哪里直播,忽然一輛白色邁巴赫一個完美的漂移,橫在了我的面前。

  我臉色一變,警惕地望著他。

  車上下來一個穿著運動服的年輕男人,戴著一副墨鏡,身材高大,長得很帥氣。

  對于這種有錢又帥的男人,我現在是極端防備和厭惡。

  “你就是‘恐怖女主播’?”男人上下打量著我。

  我很不喜歡他的眼神,冷聲道:“你怎么知道?網站不是應該保密嗎?”

  “我有些渠道,能夠查到你的信息。”他微笑道。

  我大怒:“你想干什么?”

  “別生氣,我只是想參加你的下一次直播。”他說。

  “為什么?”我警惕地問。

  “很簡單,我想親眼看看,鬼是什么樣子。”男人說,“我看了這么多恐怖直播,只有你真的見到了鬼。”

  我冷冷道:“我拒絕。”

  “我給你十萬。”男人叫住我,“我還可以讓你弟弟住更好的VIP病房,得到二十四小時的看護。”

  我步子一頓,側過頭看向他:“當真?”

  “當然。”男人道,“你卡號多少,我現在就轉錢給你。”

  我將信將疑地將卡號給了他,十萬眨眼就到賬了。

  就算我討厭有錢人,也不會和錢過不去。

  “我叫唐明黎,請多指教。”男人說,“今晚直播的地點選好了嗎?如果沒選好,我倒是有個好建議。”

  他將一份卷宗遞給我,我打開一看,這是山城市郊外一座私人養老公寓,五年前,公寓老板接收了十幾個老人。

  在一個月圓之夜,這些老人全部在自己房間里吊死,甚至連幾個癱瘓在床的都死了,當晚值班的兩個護士死在頂樓的院長辦公室里,是被活活砍死的,而公寓的老板,割腕自殺。

  警方以公寓老板殘殺眾人,最后自殺結案,當年這個案子鬧得沸沸揚揚,整個山城市的人都知道。

  之后那棟公寓就成了鬼樓,沒人敢接手,一直空著,再過幾個月就要拆遷了。

  我覺得有點意思,跟唐明黎約好晚上見,便回了家,剛走進巷口,忽然幾個混混走了過來,將我團團圍住。

  我認識這幾個人,他們是混這一帶的,在城中村里,除了殺人不敢,其他的無惡不作,不知道多少年輕女孩被他們糟蹋了。

  我警惕地看著他們,按理說,他們不可能看上我吧。

  “春哥,就是她。”一個尖嘴猴腮的混混指著我說,“她就是我跟你說的那個畸形。”

  那個春哥穿著一件沙灘襯衣,嘴里叼著一根煙,說:“把她口罩摘下來看看。”

  我轉身想跑,被那幾個混混抓了回來,一把扯下我的口罩,我布滿纖維瘤的臉出現在眾人面前。

  春哥嚇了一跳:“特么竟然真有這么丑的人。”

  “嘿嘿,春哥,你不是說李老大那邊有幾個從東南亞來的bt客人,就喜歡玩畸形的女人嗎,你看她合不合適?”

  我聽了這話,渾身顫抖起來,拼命地掙扎,大聲喊救命,那尖嘴猴腮的混混罵了一句臟話,狠狠朝我臉上打了一拳,打得我頭昏眼花,差點暈倒。

  “帶走。”春哥殘忍地說。

  就在這個時候,一輛白色的邁巴赫橫插了進來,擋住了幾人的去路。

  唐明黎走了下來,嘴角帶著一絲戲謔的笑容,說:“放開她。”

  春哥笑道:“喲,這是哪里冒出來的小白臉,怎么,想英雄救美啊,這也不是個美人兒啊,難道你也對畸形的女人有興趣……”

  話還沒說完,唐明黎一拳打在他的臉上,把他給打飛了,春哥跌了個狗啃屎,趴在地上怒喊:“還愣著干什么,給我上!”

  唐明黎似乎學過武,還沒怎么動手就把幾人打倒在地,滾來滾去地痛吟。

  我蹲在地上,捂著自己的臉,他走過來問:“你沒事吧?”

  “你走開,不要看我的臉。”我大聲叫道,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掉。

  為什么,為什么我總會遇到這樣的事!

  唐明黎沉默了一下,撿起口罩和帽子遞給我,說:“我送你回家吧。”

  我挨了一拳,頭還有點昏昏沉沉的,他把我攙回了家,看了看家徒四壁的屋子,眼神中有些晦暗不明的東西。

  我坐在沙發上,垂著頭說:“謝謝你。”

  “小事而已,要不要休息一晚?”他問。

  我搖頭道:“沒關系,我可以的。”

  “好吧,那我來接你。”他并沒有多說什么,轉身離開了,我用力擦干凈臉上的淚水。

  就算我長得丑又怎么樣?就算我卑賤如雜草又怎么樣?

  我要活著,好好地活著,比別人活得都好。

  我出了門,去找菜市場里專門幫人殺雞宰羊的老牛,問他買了一把殺豬刀,這把刀跟了他很多年,殺生無數。

  殺生刃,殺氣極重,專門用來對付惡鬼。

  我又去了個狗肉館子,問老板買了些黑狗血,還去偷偷砍了一根桃樹的樹枝,一切準備妥當,就等著晚上的直播了。

  傍晚的時候,夕陽將天空染成了一片耀眼的紅色,唐明黎這次開了一輛路虎越野車來,見我這一身的裝備,忍不住笑了:“君瑤,你這模樣還真有點像大師。”

  他又補充了一句:“裝神弄鬼的大師。”

  我皺了皺眉頭,他怎么叫得這么親熱,我和他沒這么熟吧?但想想我弟弟還要靠他換VIP病房,也就忍了。

  我們開著車,來到那座公寓樓前,這一帶都是舊房子,居民早就搬走了,墻上用朱紅色的筆,畫出了一個大大的拆字。

  我打開直播間,將名字改了:恐怖養老公寓,五年前慘案揭秘。

  直播間的名字要起得勁爆,有噱頭,看的人才夠多。

  或許是我第一次直播很成功,黑巖TV立刻給我首頁推薦,不到兩分鐘,已經有了幾百個觀眾,還在不停增加。

  我給了公寓樓一個特寫,將這棟公寓樓的事跡講了一遍,再一看,觀眾上千了,連打賞都有了一大堆。

  我心里高興,又開始介紹唐黎明:“這位是今天的嘉賓,名字保密,但他是個武術高手哦。”

  【哇,好帥啊,一枚玉佩代表我的心!】

  也不知道是哪個花癡女,一出手就是一枚玉佩,那可是一百塊錢啊。

  我默默地撇了撇嘴,人長得好看,果然在哪里都吃得開。

  我將手機掛在脖子上,拿著手電筒,一馬當先地走了進去。

  忽然,唐明黎伸手攔住了我,低聲說:“等等,里面有人。”

  【哇,一出來就有高能,真刺激。】

  【小鮮肉好帥,帥呆了!】

  花癡女又甩了一枚玉佩,我連忙將手機的聲音關掉。

  唐明黎朝我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我倆悄悄地往里走,聽到里面傳來女人的嗚咽聲。

  我心頭一顫,朝里面看了看,發現幾個混混正按著一個年輕漂亮的女護士強行做那事。

  我看得心頭火起,提著殺生刃就想上前,唐明黎卻一把拉住了我,壓低聲音說:“你去干什么?”

  “當然是救人啊,那女孩就快要被他們糟蹋了!”我氣急道。

  唐明黎用看怪物的眼神看著我。

  我覺得有些不對,說:“我說的不對嗎?”

  “你……能看見一個女孩?”他問。

  “對啊。”我點頭。

  唐明黎抽了口冷氣,說:“但我什么都看不見,我只看見他們在跟空氣折騰。”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