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校園 → 穿成愛豆對家怎么辦季清川陸陽小說全文大結局

穿成愛豆對家怎么辦季清川陸陽小說全文大結局

硬核桃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叫季清川陸陽的小說是《穿成愛豆對家怎么辦》是由硬核桃原創所著的一本娛樂圈小說,講述了季清川的愛豆陸陽清冷禁欲、實力卓絕。某天,季清川穿成了愛豆的頭號對家,群嘲出圈的頂級流量——林靜陽。季清川小心翼翼捂著馬甲不敢對愛豆有所僭越。某天,季清川微博吹愛豆彩虹屁時,不小心切成了林靜陽的號。微博爆搜——#林靜陽深情表白陸陽#被打上暗戀陸陽標簽的季清川索性放飛自我。

更新:2019/07/14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硬核桃大神最新作品《穿成愛豆對家怎么辦》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穿成愛豆對家怎么辦最新,穿成愛豆對家怎么辦無彈窗,主角叫季清川陸陽的小說是《穿成愛豆對家怎么辦》是由硬核桃原創所著的一本娛樂圈小說,講述了季清川的愛豆陸陽清冷禁欲、實力卓絕。某天,季清川穿成了愛豆的頭號對家,群嘲出圈的頂級流量——林靜陽。季清川小心翼翼捂著馬甲不敢對愛豆有所僭越。某天,季清川微博吹愛豆彩虹屁時,不小心切成了林靜陽的號。微博爆搜——#林靜陽深情表白陸陽#被打上喜歡陸陽標簽的季清川索性放飛自我。

免費閱讀

  奧林匹克中心,燈光璀璨,山海臺的跨年演唱會在這里舉行。

  山海臺最近收視率嚴重下滑,高層對本次跨年演唱會十分重視,希望可以挽救山海的頹勢,提高士氣,因而今年的跨年演唱會比往年大牌更多,陣仗更大。

  演唱會后臺的某間休息室里,當紅流量林靜陽坐在休息室里緊張的咬著指甲,經紀人蔣銳疑惑的看著林靜陽:“你咬手指甲干嘛?指甲都禿嚕了。”

  林靜陽看了一眼快被自己咬禿嚕皮的指甲,苦笑。

  這是他的小習慣——一緊張就會咬指甲。

  林靜陽抬眼看了一眼蔣銳:“蔣哥,我有點緊張。”

  蔣銳:“緊張什么?”

  林靜陽誠實道:“我怕我唱不好。”

  蔣銳不解:“你什么唱好過?”

  整個娛樂圈誰不知道林靜陽五音不全,唱歌跑調?

  “......”林靜陽閉嘴了,開始扣掌心。

  就在林靜陽快把掌心摳破皮的時候,有敲門聲響起,得到允許后,場務推門進來,他拿著一沓紙對林靜陽道:“馬上就該你了。”

  蔣銳哦了一聲,又隨口問道:“知道了,下一個誰啊?”

  那人低頭看了一眼紙:“是陸陽。”

  場務話音剛落,林靜陽一下子從凳子上站了起來,這一站太過大力,凳子都被他撞倒,發出一聲巨響,蔣銳與場務一驚,看向這邊,林靜陽干笑:“我...我上個廁所。”

  場務笑道:“那你得趕緊了,陸陽完了,再過一個就是你了。”

  林靜陽與場務一同出了門,場務抬頭看了一眼林靜陽,林靜陽長得很好看,好看到讓人覺得有些難以接近,他有些猶豫,躊躇了一會還是開口道:“那個……”

  林靜陽撇頭看向一旁的場務,場務換上了尊稱,小心道:“您能給我簽個名嗎?我妹是您的鐵粉……”

  林靜陽哦了一聲,場務正以為沒戲,林靜陽卻伸出了手,場務愣了一下,林靜陽道:“簽那?”

  “啊?哦哦哦,簽這張紙上就好,那個,您能簽祝小綠高考順利嗎?”場務不好意思的摸摸頭:“我妹馬上就高考了。”

  “沒問題。”林靜陽拿過紙,寫完場務要求的話,又端端正正寫下一個秀氣的季字,場務咦了一聲,林靜陽手一頓,干笑道:“不好意思,手抖了。”

  林靜陽重新在一張紙上簽名遞給場務,又問道:“還有什么要寫的嗎?”

  “沒了沒了,真是謝謝你,我妹妹一定會很高興的。”場務喜滋滋的拿著簽名道。

  “不用這么客氣。”林靜陽沖場務一笑:“祝你妹妹金榜題名。”

  場務看著林靜陽遠去的背影表情有些疑惑,沒多久,一旁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道:“李哥,拿到了沒?”

  場務將手中的簽名遞給旁邊的男人,不解道:“林靜陽...人挺好的啊,你干嘛不自己要?”

  那男人道了聲謝,將手中的簽名收好,抬頭道:“你今天肯定是趕上他心情好了,上次你休年假不知道,他來咱臺參加節目,節目組正好來了幾個實習生小妹妹,那幾個小姑娘喜歡他,大著膽子問他要簽名,被一群五大三粗的保鏢堵著不讓靠近,最后經紀人直接來把人轟走了,態度兇的呀,搞得跟什么天皇巨星一樣,咱臺一年來多少大咖,比他咖位高的海了去了,也就他這種態度,節目組直接把他拉黑了。”頓了一下,男人撇嘴道:“要不我妹快高考了,我才不會答應她這事呢。”

  場務哦了一聲沒有再問,拍了一下男人的肩:“成,你說好的燒烤可別忘了啊。”

  而本應該去廁所的林靜陽在拐角處轉向了相反的地方——舞臺。

  他并不是林靜陽,真正的林靜陽并不會因為這種拼盤演唱會而緊張,哪怕他的每一次演出都會被做成視頻供人嘲笑。

  他叫季清川,是一個幕后作曲家。

  寫出過幾首還算火的歌,但卻沒人知道他的真名,他對外用的署名是向陽而生。

  三個月前,他在一間酒店碰到了大明星林靜陽,林靜陽那時腳一滑正要從樓梯上摔下去,自己眼疾手快出手去拉,卻與林靜陽一起滾下樓梯,再一醒來,自己變成了林靜陽。

  本以為與林靜陽互換身體的他,在養好傷后回到了原本的家,卻得到季清川已經死了消息,真正的林靜陽也不知去了哪。

  他只得作罷,以林靜陽的身份暫且生活著。

  而季清川的本命愛豆正是即將上場的陸陽。

  偶像都要上場了,怎么能錯過現場呢。

  八年前,陸陽因為一檔大爆的選秀綜藝《少年物語》而出道,以超高的實力,獲得初賽唯一一個A,并且一直保持最高等級A等級到決賽。

  決賽的前七名成立了一個臨時組合——7-even,外表俊朗精致,實力一騎絕塵的陸陽順利C位出道。

  四個月后,原定活動時間一年的組合因為不可抗力解散,但陸陽的粉絲小太陽卻松了口氣,自家愛豆終于不用拖飛機了!

  小太陽還沒高興多久,眼看著前途大好的自家愛豆卻宣布要回去繼續學業。

  陸陽的另一個身份是國內TOP級名校燕京大學的大一新生,宣布退出娛樂圈的陸陽退的很瀟灑,沒有半分對明星生活的眷戀,第二天就被人偶遇在燕京大學大二的專業課上。

  吃瓜路人紛紛驚掉了手中的瓜,燕京大學說嚴也嚴,說不嚴也不嚴,不管你曠了多少課,考試過了,一切好說,考試不過,沒有補考,回去重修,而在大一途中就去參賽沒上過課的陸陽一回來就坐在大二的課堂上,說明了什么?

  說明陸陽在忙碌的活動間隙還順便回去考了個試,通過了燕京大學的期末考,順利升入大二。

  而在未來的兩年多,陸陽除了某張被同學偷拍的當助教的照片,出現在營銷號“我身邊的帥哥”微博熱評上,再也沒有出現在公眾面前。

  就在小太陽紛紛爬墻養老,路人也已經遺忘這位完美的不像真人的愛豆時,大四畢業的陸陽以一首自作曲《heen》重新回到眾人的視線,這首歌旋律高級,又朗朗上口,很快紅遍網絡,陸陽的舞蹈也被爭相翻跳。

  陸陽又一次爆紅。

  陸陽克己努力,實力卓絕,從少年物語開始算已經出道七年,至今零丑聞、零緋聞,堪稱神仙愛豆。

  季清川被這樣的陸陽深深吸引著。

  但巧的是,陸陽的頭號對家,正是林靜陽。

  說起林靜陽,與陸陽正是兩個極端。

  季清川抬起頭,正對面正是一面反光的玻璃,玻璃中映出一張漂亮的臉,比起英俊這種詞,用明艷來形容林靜陽似乎更為合適,他皮膚白皙,一雙天生含情的桃花眼,看塊板磚都像在撩撥人似的,右眼下一指的地方生著一顆朱砂痣,整張臉都像鐵畫銀鉤描出一樣——風流無雙。

  這張臉讓林靜陽躺著吸粉,也讓他在花美男成為政治不正確的今天,每每提起娘炮,總是吸引炮火的主力。

  林靜陽粉很多,黑卻呈倍數吊打粉,而且很多是來自路人的自來黑,這一切的根源,也拜林靜陽本人所賜。

  七年前,林靜陽也是因為《少年物語》這檔節目而出道,初賽表演時全程不在調上,頻頻破音,全程都在最低等級F班的林靜陽,卻因為美顏盛世的臉一路被投進了決賽,票數與陸陽不相上下。

  決賽時,因為票數咬得太緊,不想得罪兩邊粉絲的節目組做了個騷操作,宣布兩人并列冠軍,成團之后,本來該C位出道的冠軍也變成了雙C。

  出道后,因為陸陽與林靜陽同樣美顏盛世,身高人氣都相差無幾,名字里還都有個陽,不知是CP粉還是雙擔發明了一個雙子星的叫法,彩虹屁吹的上天入地,說兩人是遺落凡塵的雙子星,還剪了個視頻,全程都懟的兩人美顏大頭剪,沒想到竟然出了圈,雙子星的叫法就這么慢慢傳了出去。

  由于兩人人氣與其他幾個隊友相差太過懸殊,7-even還有個別稱——雙子星和他們的隊友。

  陸陽的粉絲太陽,林靜陽的粉絲陽光紛紛表示了拒絕。

  去你的雙子星!分明是捆綁我家吸血!

  雙個屁的C位!隊形都不好排!

  而由于林靜陽實力太差,說好的雙C大多都是林靜陽一人C,陸陽大部分情況下是塊磚,那里需要搬哪里,全能的他今天充當主唱明天就能擔當主舞,尋摸出不對的小太陽憤怒了,開始撕策劃,撕的同時又撕到了林靜陽身上。

  兩家就這么開始三天一小撕,五天一大撕,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對家。

  四個月后,原本沒有公司的林靜陽宣布簽約明澄娛樂,提前結束組合活動,solo出道,而其他幾人也因為背后公司利益博弈的原因,組合被迫提前解散。

  林靜陽被團粉罵的死去活來,路人也紛紛批判沒有合約精神,林靜陽卻沒事人似的出專輯,接綜藝,拍劇軋戲。

  只是林靜陽接拍的都是評分觸底的驚天大爛片,加上他自己本身稀爛的演技,知名影評號曾這樣評價他——要看一部戲是不是爛片,要看這部戲里有沒有林靜陽。

  林靜陽自己又頻頻爆出耍大牌,收粉絲高價禮物,縱容保鏢對粉絲動手等丑聞。

  沒多久,頻頻爆出黑料的林靜陽迅速被新流量取代,迅速沉寂。

  一年后,當陸陽因為《hen》爆紅的時候,出道三年就淪為過氣流量的林靜陽又因為一部古裝仙俠劇而爆紅,這部仙俠劇男女主角沒有什么姓名,但其中的腐向CP卻爆紅網絡,林靜陽飾演的正是其中的攻,美顏盛世,蘇到爆表,林靜陽又一次翻紅,甚至人氣更甚從前。

  同時出道,又同時再一次爆紅的兩人,避免不了資源上的碰撞,亦避免不了被人拿來比較捆綁,沉寂已久的雙子星又一次被提及。

  誰愿意自家神仙愛豆被林靜陽這樣的人捆綁?

  于是都認為對方是吸血鬼的太陽和陽光又開始了幾天一撕的日常。

  要問季清川為什么對林靜陽生平這么了若指掌,那也是拜自家小太陽所賜。

  只想安靜喜歡陸陽的季清川關注了不少小太陽,只為得到陸陽的最新資訊,但每隔幾天就有小太陽把林靜陽黑料轉到首頁來diss,他想不了解也難!

  季清川胡思亂想著到前臺時,黑暗的舞臺上正有一道追光亮起,陸陽站在白色的追光中,披著一件銀絲勾邊的黑色斗篷,寬大的帽子遮住他的臉,只能隱約窺到陰影下挺直的鼻梁。

  他被追光籠罩,高不可攀,仿若神祗。

  也是季清川心中唯一的光。

  陸陽開口,他的聲音干凈又十分具有穿透力,像高懸天空的月,又像天山之上的雪,這是他的新專輯中的一首歌,前面是一段清唱,陸陽穿著寬大的斗篷,輕輕吟唱著,如同咒術師般神秘莫測。

  他沒有唱完這首歌,吟唱完畢,絢爛的燈光亮起,陸陽一把將斗篷拉下,里面是墨藍色的絲質襯衫,黑色領結松垮的系在領口,一道追光打在一架黑色鋼琴上,白色煙霧在舞臺上繚繞,整個舞臺仿佛仙境。

  季清川,不,現在的林靜陽遠遠看了一眼臺下,陸陽的應援色是水藍色,大半的觀眾席都被藍色的應援棒和燈牌填滿。

  而另一半,則是燦爛的赤紅色,這是林靜陽的應援色。

  雖然其中還夾雜著一些其他明星的應援色,但一眼望去,赤紅和水藍還是占了絕大多數,界限分明,水火不容。

  陸陽彈了一首專輯中的自作曲,一首溫柔的情歌,很適合跨年夜。

  鋼琴曲彈完后,舞臺的燈光一閃,舞臺變得動感而絢麗。

  臺下爆發出巨大的歡呼聲,林靜陽知道重頭戲這才開始,陸陽的唱跳舞臺要開始了。

  陸陽的舞臺很有爆發力,表情也控制的很好,絲毫沒有因為唱跳幅度過大而顯得猙獰,他跳了三首歌,曲畢,陸陽看起來很累,大口的喘著氣,他額上的汗大滴大滴落下,陸陽鞠了一躬,下了舞臺。

  林靜陽沉醉的看完陸陽的表演,左手放在胸口上,心在砰砰砰的跳著,久久無法平靜。

  神仙唱跳。

  “林老師,您該準備了。”方才的場務打斷了林靜陽的回味,林靜陽意識到馬上就該自己上場了,他看了一眼臺下璀璨的應援棒,心跳的更厲害了。

  跟彩排不一樣。

  人也太多了。

  不敢上。

  場務疑惑道:“林老師,您是在緊張嗎?”

  林靜陽不是第一次上這種舞臺了啊。

  這時一群人簇擁著陸陽從臺上下來,正從林靜陽的前方走來,離得近才能看到汗水已經完全打濕了陸陽的襯衫,他走的不快,如此高強度的舞臺之后,他的腿似乎因為高強度的唱跳有些微顫抖。

  陸陽正拿著一瓶水大口的往口里灌,他的表情很淡漠,沒有舞臺圓滿成功的喜悅,也沒有身體不適的蹙眉,他的余光掃到了在原地一動不動的林靜陽,正好與林靜陽對視上,林靜陽身子一僵。

  這一瞥讓林靜陽更緊張了,雖然在大眾面前陸陽一向是禁欲感很強,高冷到有點淡漠的形象,但對于粉絲,陸陽卻從未吝嗇過自己的溫柔。

  然而的陸陽,和林靜陽作為粉絲見到的那個陸陽卻相差甚遠。

  索性陸陽只是瞥了一眼林靜陽,他將水遞給助理,很快收回了目光,與林靜陽擦肩而過。

  工作人員又在催促林靜陽準備上臺,林靜陽咬唇,深吸一口氣轉過身子,小跑著追上陸陽:“陸...陸...陸...陽...陽...”

  他喊得結結巴巴的,陸陽停下腳步一頓,轉過了身子,看著林靜陽,以眼神詢問他有什么事。

  “你...你...你...能不..能...”林靜陽想給自己兩巴掌,沒出息,一遇到陸陽連話都說不完整。

  陸陽的經紀人寧濤蹙眉看著林靜陽,林靜陽的團隊這些年沒少買些雙子星的通稿,雖然林靜陽人氣是高,但陸陽一點也不缺流量,況且他在轉型期,被這種人捆綁,半點好處也沒有,不知道這個林靜陽想干嘛。

  林靜陽結結巴巴半天沒有說出一句話,寧濤有些不耐煩,拉著陸陽讓他走,陸陽卻沒動,只是安靜的看著林靜陽,似乎在等他把話說完。

  場務又催了一遍,林靜陽深吸一口氣,語速飛快道:“陸陽,我馬上要上臺了,你能不能說句鼓勵我的話。”

  “哈?”不只是寧濤,抱著看熱鬧心態的工作人員都愣了一下,林靜陽憋了這么久就憋出這句話?

  您大大小小的舞臺不知道都上了多少次了,說緊張誰信啊?

  讓陸陽鼓勵?誰不知道你兩是死對頭?

  寧濤蹙眉擋在陸陽面前,他甚至懷疑林靜陽是不是買通了什么狗仔埋伏,準備炒一波雙子星CP后臺相遇的話題。

  陸陽似乎也有些意外,他眉毛輕輕的挑了一下,看了一眼林靜陽。

  這是他這幾年來第一次正眼瞧林靜陽。

  林靜陽覺得自己現在尷尬到了極點,所有人大概看他都像一個傻子。

  但是他真的很需要陸陽的鼓勵,很需要,很需要。

  林靜陽漲紅,站在那里,看著有點可憐巴巴的。

  陸陽看著林靜陽,最終還是輕聲道:“加油。”

  說完,陸陽轉身往休息室的方向走去,待在原地的林靜陽深吸了口氣,往舞臺的方向走去。

  真好,陸陽還是那個溫柔的陸陽,和以前一樣。

  林靜陽覺得自己仿佛突然被充滿了電一樣,充滿了動力。

  臺上是一位女歌手,工作人員引著他來到準備的地方,林靜陽蹲在舞臺下面,捏著手輕聲對自己道:“我可以的。”

  女歌手很快表演完畢,舞臺變黑,林靜陽走上了臺,站在一片黑暗中閉著眼睛,他深吸一口氣,燈光亮起,表演開始。

  這場演出在網上同步直播,許多看不了電視直播的都在電腦前翹首以盼,在林靜陽看不到的地方,直播彈幕已經蠢蠢欲動。

  ——注意!前方高能!林靜陽出沒!請調低音量至靜音!

  ——哈哈哈哈哈我的歡樂源泉來了,沖鴨,林靜陽,我已經翹首以盼了!

  ——來晚了,是先開始笑嗎?

  這算是比較溫和的。

  ——惡心,為什么這么晚會總愛請這些唱唱不行,跳跳不行的廢物?

  ——受不了,關了88,林靜陽唱完記得叫我。

  ——林靜陽滾出娛樂圈!!!

  林靜陽的幾個站子與反黑組在演出開始前已經組織微博營銷號控評與凈化彈幕內容——林靜陽每每有演出時,她們就得嚴陣以待,陽光早已被自家愛豆練就出一顆防彈玻璃心。

  但場面仍然控制不住,畢竟自家愛豆是一個黑的數量吊打粉的人,大片林靜陽加油,林靜陽最棒的彈幕交雜著路人的嘲笑,場面一片混亂。

  臺上的林靜陽對此毫無所知,他努力將臺下的人都想象成蔬菜,藍的那一片,是紫甘藍,紅的那一片是羊肉卷,剩下那些星星點點的,綠的是生菜,白的是金針菇...

  林靜陽把臺下的觀眾當成了一鍋火鍋。

  除了林靜陽的粉絲,所有人都抱著看笑話的心態等著他開口,林靜陽剛一開口,彈幕還笑著刷著前方高能,注意避讓。

  幾句歌詞以后所有人都尋摸出不對勁了。

  普通觀眾一般判斷不出一個歌手到底唱功如何,只能直觀的感受出這個歌手唱歌對自己胃口,歌好聽,那個唱歌不對自己胃口,歌不好聽。

  但林靜陽唱歌,所有人都能很直觀的感受到,難聽!

  哪怕是沒聽過林靜陽唱歌的人,第一次聽到他唱自己的歌,也能很直觀的感受到,沒在調上!

  但這一次,林靜陽的聲音跟以前不一樣了,普通觀眾不知道哪里不一樣了,只覺得這次好像意外的唱的...挺正常?調嘛,好像也沒跑?

  好像,還挺好聽?

  稍微懂點的卻聽出了點門道,林靜陽的嗓音條件不錯,醇厚又帶著絲絲的甜膩,像是一瓶塵封多年的紅酒,很有磁性,但他并不會用自己的嗓子,一直是用大白嗓來唱歌,半點技巧也不會用,唱起歌毫無韻味,就像是在念歌詞一樣,他自己又不知是五音不全還是怎的,自己的歌的現場都唱不到調上,就算是錄音室修過的都不盡如人意。

  但這次林靜陽卻是用氣息在唱歌,而不是以前那樣扯著嗓子干嚎,稍微學過唱歌的都知道,想要唱得好,氣息必須得控制的好,林靜陽的氣息控制的很穩,真假聲轉換的很自如。

  這首歌,他是用了技巧在唱的,甚至還升調了。

  娘誒,這首歌原本的副歌他都唱不上去了,還升調。

  彈幕有一剎那的靜止,隨即又瘋狂刷屏。

  ——臺上帥哥你哪位?你把我的歡樂源泉弄哪去了?

  ——啊這首歌原來是這樣的嗎?明明不是第一次聽他唱這首歌,為什么有種不是一首歌的感覺,不對,這真的是一首歌嗎?

  ——他上個月那個時尚晚會也唱得這首歌,唱成什么樣你們不知道嗎?我看是假唱!

  林靜陽跳舞是比唱歌還要災難的存在,曾有人戲稱他跳舞像一條在甲板上翻滾的咸魚,所以三首歌都沒什么舞蹈動作,歌也沒什么難度,他很輕松的唱完。

  他在臺上端端正正鞠了一躬,臺下一片赤紅里爆發出劇烈的歡呼聲和掌聲,陽光們沸騰了。

  陽光不是聾子,自家愛豆唱歌什么樣心里還是有逼數的,但是自己能說自家愛豆唱歌難聽嗎?當然不能!不僅不能還要死命夸!跑調了就夸他歌寫的好聽!你說歌不是林靜陽寫的?那又怎么樣,他唱了當然是他的歌啊!破音了就夸他聲音好聽!你說破音了怎么還能說他聲音好?難道你能說林靜陽聲音難聽嗎?

  陽光變著法的,厚著臉皮的,硬著頭皮的,花樣百出的為自家愛豆挽著尊,并且做好了今晚為愛豆反黑到天明的準備。

  沒想到,愛豆唱的還不錯?

  既然唱得好,那夸就完事了。

  去了現場的陽光手都快拍紅了,觀看直播的陽光們把準備好的控評文案刪掉,重新寫文案。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昔日少年十年磨一劍,化繭成蝶,用苦難奏出天籟之音。”

  路人疑惑,什么苦難?粉絲答曰:“哥哥現在唱的那么好,當然是努力練習了,練歌不辛苦嗎?”

  路人又問,林靜陽的歌也稱得上天籟?粉絲又答曰:“跟以前比。”

  路人再一琢磨,那跟以前一比,確實稱得上天籟了。

  林靜陽出道的第八年,陽光第一次能直著腰板說話——只因愛豆以前的實力下限實在太低。

  對此毫無所知的林靜陽,剛一下臺,便扶著墻拍了拍胸口,能感受到腿還在顫抖。

  陸陽到底是怎么做到面對幾萬人又唱又跳還那么穩的?

  林靜陽的助理錢皓上前扶住他,表情又驚又喜:“哥,你今天怎么唱的這么好?

  林靜陽抬眼看了一眼旁邊抱臂不言不語盯著自己的蔣銳,擺擺手打著哈哈:“我報了個網絡學習班,每天晚上都學習到天明。”

  蔣銳和錢皓沒有深究,錢皓將林靜陽現場吹上了天,林靜陽適時阻止了:“我有點累了,現在能回去休息了吧?”

  錢皓一愣笑道:“哥,你忘了?一會表演嘉賓還要去臺上倒計時跨年啊。”

  “......”和陸陽一起跨年嗎?

  林靜陽腳一滑,差點坐地上。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校園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