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楚淵顧止小說

楚淵顧止小說

墨染千瀾 著

連載中免費

《穿書后我成了修真界大佬》是由墨染千瀾原創所著,主角叫楚淵顧止,講述了時懷穿進了一本名為《山河遺墨》的書中,他在書里的身份是墨宗宗主楚淵——一個十年后會統領修真界的大大大大佬。可要命的是,他什么都不會……不會降妖除魔、不會講道授課,還不停地被趕鴨子上架。有一天,他心懷鬼胎地撿了個小徒弟,這個小徒弟是他書中的死敵、未來的大反派,不過現在……他只是個小屁孩,于是楚淵準備開始給他洗腦,讓他洗心革面!改邪歸正!懸崖勒馬!

更新:2019/08/22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墨染千瀾大神最新作品《穿書后我成了修真界大佬》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穿書后我成了修真界大佬最新,穿書后我成了修真界大佬無彈窗,《穿書后我成了修真界大佬》是由墨染千瀾原創所著,主角叫楚淵顧止,講述了時懷穿進了一本名為《山河遺墨》的書中,他在書里的身份是墨宗宗主楚淵——一個十年后會統領修真界的大大大大佬。可要命的是,他什么都不會……不會降妖除魔、不會講道授課,還不停地被趕鴨子上架。有一天,他心懷鬼胎地撿了個小徒弟,這個小徒弟是他書中的死敵、未來的大反派,不過現在……他只是個小屁孩,于是楚淵準備開始給他洗腦,讓他洗心革面!改邪歸正!懸崖勒馬!

免費閱讀

  無塵瞬間追上那個人,一圈圈將他緊緊纏住。

  楚淵一抬手道:“回來。”

  素錦拖著人凌空飛過巨坑,摔麻袋一樣砰地一聲摔在他們腳下,激起一片塵土。

  三人一陣咳嗽,楚淵沒想到無塵這么暴戾,忙揮去眼前的塵灰,只見地上的人竟是個臟兮兮的小孩。

  他身上穿著件滿是窟窿的袍子,已經看不出原來的顏色,頭發亂糟糟的,不知多久沒打理過了,小臉上滿是污垢,只有一雙黑漆漆的大眼睛死死地瞪著楚淵,像是要將他嚼碎了吞下去一般。

  楚淵被那狠厲的眼神嚇了一跳,落在小孩眼里,他眼中閃過一絲譏諷。

  楚淵頓時覺得很沒面子,便抬腳用力踹了他一下道:“讓你偷襲,這下知道厲害了吧!說,你是什么人?”

  那死孩子悶哼一聲,并不說話,仍然像看殺父仇人般看著他,琴荷尷尬道:“宗主,他的嘴被綁住了。”

  楚淵這才發現無塵死死地勒住了他的嘴,導致他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他咳了咳道:“松開他的嘴,讓這小兔崽子說話。”

  無塵聽話地松開纏住他嘴巴的那一段,啪地一聲貼上他的脖子,小孩頓時翻起了白眼。

  “輕點輕點,別把他勒死了!”楚淵趕緊說。

  無塵稍稍松開一點,小孩緩了過來,對著楚淵說出了第一句話:“呸!”

  楚淵頓時想收回剛才的命令了,非常后悔沒讓無塵勒死他。

  琴荷見勢不妙,忙道:“你是何人,為何要偷襲我們,還不速速招來!”

  小孩像一只小狼崽子般來回打量他們,像是打定主意不招,邊用力瞪他們還邊拼命掙扎,似乎想爬起來再給他們一箭。

  楚淵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巨坑,心里閃過一個念頭,壞笑道:“既然你不想說話,那就別說了,無塵。”

  素錦像是跟他心有靈犀,嗖地一下又纏住了他的嘴,小孩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咬著牙撕扯無塵,這下楚淵絲毫不懷疑他想把自己碎尸萬段了。

  閑云道:“宗主,這……”

  楚淵走到坑前,說:“我們繼續,甭理他。”

  那小孩掙扎地愈發劇烈,甚至在地上像條魚一樣蹦跶了兩下,楚淵基本確定了他是怕他們動這些尸骨,難道這里面有他的親人?

  楚淵心念一轉,召喚無塵用另一頭延伸到巨坑中央,將那堆紅色碎布包裹的尸骨運了過來。

  小孩登時一個鯉魚打挺躍了起來,撲向楚淵,楚淵正要出手,只聽一聲悶響,那小孩原地晃了兩下,一頭栽倒在地。

  楚淵目瞪口呆地看著他身后,閑云舉著一塊石頭,手足無措地問道:“宗主,他、他不會死吧?”

  琴荷按住額頭,無奈地直搖頭,楚淵怒道:“你干嘛打暈他!我正想從這小子嘴里套話呢!”

  閑云慌亂道:“對不起,宗主!我不知道您是這個意思,我……”

  說話間,那堆尸骨被運到了他們眼前,看碎布的料子應當是個女人的尸骨。

  而鑒于那小子方才的反應,他定然是和這尸骨的主人有什么關系了,這才拼死想保護尸骨。

  楚淵令無塵小心地將尸骨放下,暗道一句“對不住”,然后湊上前去仔細查看,只見那破舊的衣物上還攜了些棺槨的碎片,看樣子的確是不錯的棺木,難怪那些人起了賊心。

  他伸出兩根手指去夾那木塊。

  琴荷忙道:“宗主不可!”

  楚淵擺了擺手示意無妨,他的指尖擦過尸骨,拈住木塊湊到眼前觀察。

  閑云緊張地湊過來道:“您可有發現什么?”

  楚淵收起木塊,問他道:“風宗主當時可是一接觸這堆尸骨就陷入了昏迷?”

  “正是。”閑云忙點頭道。

  楚淵道:“如果我猜的沒錯,他應該是陷入了共情。”

  琴荷皺眉道:“共情?”

  楚淵說:“簡而言之,就是他跟尸骨里的魂魄產生了共情,陷入了那靈體生前的回憶中,因此才會像是昏迷不醒,卻找不到原因,方才我觸碰到尸骨,全然感覺不到附在上面的魂魄,那靈體應當是去風宗主的夢里了。”

  閑云一聽,馬上道:“靈體入夢?那師尊豈不是很危險!”

  楚淵道:“我只知道共情之人不能被輕易喚醒,若是強行叫醒他,他的魂魄可能會迷失在夢境中,被那靈體勾了去,眼下最好的辦法,就是等這小子醒來,問問看他知不知道那靈體的前世今生,再對癥下藥。”

  他說完這番話,忽然覺得頭暈眼花,心中一驚,該不會他這么烏鴉嘴,剛說那靈體的魂魄已經不在這里了,立馬被她給降住了?

  琴荷上前扶著他道:“宗主,您怎么了?”

  楚淵皺眉道:“我也不知道,就是頭很暈,腳步虛浮,渾身使不上勁兒。”

  閑云很小聲地說:“宗主您是不是……是不是還沒吃飯?”

  楚淵愣了一下,瞬間松開琴荷的手站好,忙面無表情地岔開話題道:“那我們這便下山吧,天就要黑了。”

  他施法將尸骨運回原位,也不管身后那兩人的若有若無的悶笑,扭頭就往山下走,閑云扛著那小孩在后面喊道:“宗主,等等我們!”

  回到村子里,村長的媳婦兒燒了一桌飯菜,幾人便圍在一起吃了晚飯,楚淵盛了一碗米飯,夾了些雞脖子雞爪,拌了點剩下的菜汁,端進房間去給那小孩吃。

  小孩已經醒了,額頭上貼著定身符,筆直地靠墻站著。

  楚淵倒不是擔心他被捆久了血脈不通,而是怕他那身灰撲撲的衣服弄臟了無塵,就干脆讓他跟個小僵尸一樣站在那里。

  他看著像是十三、四歲的光景,個頭勉強到楚淵的肩膀,瘦得皮包骨,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

  楚淵飛快地把他腦門上的符紙挪到他胸口,端著碗道:“來,張嘴吃飯了。”

  小孩被定住身,但還是能說話的,他狠狠地看著楚淵,說了自見到他以來的第二句話:“滾。”

  楚淵淡定地放下碗,關起房門,然后捋起袖子噼啪往他腦袋上一頓抽:“你再給我沒大沒小試試,慣得你!你要是我弟我能打死你,你再罵我一句!”

  他被這熊孩子射|了兩箭的火氣還沒消下去,現在又被他接二連三地沖撞,恨不得拿飯蓋在他臉上。

  小孩不說話了,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看著他,憤怒的眼睛里都是紅血絲,一副想咬死他的樣子。

  楚淵抱著手,冷眼和他對視道:“現在給我說,你是什么人,和那具尸骨是什么關系,為什么今天要偷襲我們,如果你敢說半句假話,我明天就將去那尸骨挫骨揚灰。”

  “你這個王八蛋!”小孩登時青筋暴起,聲嘶力竭地罵道。

  楚淵掏了掏耳朵道:“接著罵,第一次聽你說這么多字呢,罵完我就去把那堆骨頭燒成灰。”

  小孩吼道:“你敢!我……我要殺了你!我要把你剁碎了喂狗!!”

  楚淵嘖嘖道:“虧你想的出來,年紀不大,滿腦子都是血腥想法,你娘是怎么教你的。”

  他說完這句,小孩忽然不作聲了,眼睛垂向地面,肩膀因憤怒而微微顫抖,像是在竭力忍耐著什么。

  楚淵道:“怎么不罵了,啞巴了?鬧夠了就說正事兒,趕緊的,別浪費我時間。”

  他拖了把椅子,在小孩對面坐下,門外響起敲門聲,琴荷聽見方才的動靜,在外面問道:“宗主,發生何事了?”

  “沒什么,忙你們的去。”楚淵隨口沖外面喊道,又回過頭微微仰視著那小孩道,“組織好語言沒有,你大爺我可沒什么耐心,再不說我現在就把那堆骨頭拿到你面前來燒給你看。”

  小孩用殺人的目光看著他,片刻后,啞著嗓子憤怒道:“你們想用我姐姐的尸骨做什么?!”

  楚淵詫異道:“原來那是你姐啊,我就說你為什么那么緊張……哎,小鬼,不是我們要對你姐姐做什么,而是你姐姐害了我朋友,導致他現在昏迷不醒,我們才不得不上山的。”

  小孩怒道:“胡說!分明是你們先挖開了我姐姐的墳墓,是你們這些人貪得無厭,自找死路!”

  楚淵樂呵了:“挖你姐姐墳的人確實罪有應得,可這村子里的其他人有什么錯,我朋友來幫這些人又有什么錯,哼,厲靈行兇,總是會為自己找各種各樣的借口。”

  小孩目光一凜:“你胡說什么!誰是厲靈!”

  楚淵慢條斯理地從袖口掏出那片從山上帶下來的木塊,舉到小孩面前道:“棺木染血,上面刻滿符文,且釘子的痕跡密集,如果我猜的沒錯,你姐姐是死后被人穿上紅衣,口塞陰邪之物,做足七天法事,用七七四十九根木釘釘于棺槨之中,每下一根釘子念一句咒,再在這聚陰之地施行法葬,為的是讓她,陰魂不散,永世不得超生。”

  他說到最后兩句的時候,一字一頓,異常清晰。

  小孩不住顫抖,眼睛通紅地盯著他道:“你……你胡說八道!你住口,你一定在胡說!”

  楚淵看了他一會兒,忽然皺眉道:“你不知道你姐姐是怎么死的?”

  小孩的眼眶中涌起一片水光,喃喃道:“不會的,她不會魂飛魄散的,不可能……”

  楚淵沉默了片刻,道:“你信也好,不信也罷,總之我告訴你,你姐姐的魂魄就算找回來,也入不了輪回了。她被人做法,已喪失了心智,只知道害人,如果你還念在對她對你的感情,就告訴我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樣我才能救我的朋友。”

  小孩像是還沒從那句“永世不得超生”里面緩過來,眼睛愣愣地看著地面,一句話也不說。

  楚淵嘆了口氣,不知道為什么忽然想摸摸他的頭,但是又怕這小子反咬自己一口,猶豫了一下還是作罷了。

  “我給你點時間,明天早上再來看你,你好好想一想。”他留下一句話,便轉身推開門。

  末了,他又停住腳步,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