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學的臉唰的一下紅了個干干凈凈,有些尷尬地說道:“是這樣嗎?”黑夫不屑地白了趙學一眼說道:“你什么時候敢和趙媚兒頂嘴了,以前她是你嫂子你就怕她,后來她做了你媳婦,你還是怕她,有本事你去她面前嚷嚷啊,在這里吹什么!”趙學紅著臉看了看鯨蒲,鯨蒲的臉上也寫著相同的表情,趙學這才知道,原來自己的前世是個怕老婆的男人。“咳,我的意思是,我們可以以打獵為借口進山嘛,沒必要告訴媚兒嘛,對不對,男人嘛,要有點智慧......">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軍事 → 篡改六國

篡改六國

雞湯豆腦 著

連載中免費

  進城玩玩?這可是趙學極為感興趣的事情,對啊,怎么把這事情給忘記了呢?雖然是古代,但是也是有城市的啊,沒必要守著農村呆到老吧?
  趙學的臉唰的一下紅了個干干凈凈,有些尷尬地說道:“是這樣嗎?”黑夫不屑地白了趙學一眼說道:“你什么時候敢和趙媚兒頂嘴了,以前她是你嫂子你就怕她,后來她做了你媳婦,你還是怕她,有本事你去她面前嚷嚷啊,在這里吹什么!”趙學紅著臉看了看鯨蒲,鯨蒲的臉上也寫著相同的表情,趙學這才知道,原來自己的前世是個怕老婆的男人。“咳,我的意思是,我們可以以打獵為借口進山嘛,沒必要告訴媚兒嘛,對不對,男人嘛,要有點智慧......

更新:2018/11/09

在線閱讀

“我再說最后一次,你給我聽清楚了,再和我糾纏,我就打死你!你聽好了,你是趙國王族趙熊的兒子,現今是十六歲,因為家族卷入宮廷政變的風波中,所以全家被誅。卻是君上憐憫你和趙玨兄弟二人年幼,不想你家這一支王族絕后,加上你家只是因為被波及,而非主謀,所以讓你們兄弟二人逃過一難,為趙家傳宗接代。”

“我本是你嫂子,因為你哥哥趙玨前些年戰死在戰場之上,所以現在是你媳婦。”一名美艷少婦正指著趙學怒氣沖沖地說道。自稱趙媚兒,原是自己嫂子,現在老婆

這段話已經是趙媚兒第十五次對趙學說了,沒辦法,穿越的人一般很難接受現實,說實話都第十五次了,趙學還以為自己在做夢呢。

不過現在他認了,媳婦兄終弟及這種事情是中國古代才有的,所以就憑這一點自己也百分百是穿越了,沒的說了。

“你以后,不許再去打老虎了,知道嗎?”趙媚兒一臉心疼地說道。

打老虎!不是吧!這么刺激的事情我也干過?

趙學努力地回憶了一下,零星的碎片迅速在腦海里拼接了起來,想起來了,前幾天趙學和山村里的好朋友鯨蒲和黑夫一起去上山打虎,想證明自己很厲害,結果在過程中,趙學被老虎追得掉下了山崖,不省人事……

“好,我以后不去打老虎了,我就在媚兒的身邊,嘻嘻。”趙學心想傻子才沒事去找老虎斗狠呢,有這樣漂亮的美女老婆在,打什么老虎嘛。

“你知道就好,別說你打不贏老虎,就算你打贏又如何,現在趙國和秦國打仗,到處征兵,要是把你給弄上戰場,可該如何是好?”趙媚兒埋怨道。

趙國和秦國打仗,好熟悉的橋段,好像還有個叫趙括的人是不是,那么這是,長平之戰!

“我是趙國人!現在現在、現在趙國在和秦國打仗,是長平之戰嗎?”趙學猛然間著魔了一樣的抓緊了趙媚兒的雙肩,猛烈地搖晃著。

趙媚兒被他晃的頭暈眼花,努力地逃脫了趙學的魔掌之后,趙媚兒惱怒地吼道:“現在不就是趙國和秦國在打仗嗎,你又不是不知道,都打了兩年了!”

擦!確定了,就是長平之戰,你妹的讓我穿越到這個時候不是要我命的嗎,長平之戰趙國敗得慘烈啊!幾十萬人被坑殺,趙國男人為之一空,差點讓秦國滅了,看來我好日子過不了幾天了,想要不被秦國吞噬,我只有想辦法吞噬秦國了。

趙學低著頭,腦袋在高速地旋轉著,想著穿越小說里的無數個橋段,我現在應該怎么做呢?按照穿越最多的明末小說,好像我現在應該去從軍,然后打仗,然后升官,然后稱帝,建立太平盛世……

我了個去,這不是開玩笑嗎,秦國這樣的BUG級對手我能對抗得了嗎,這可不是明末,對手不是投機取巧的滿清和沒腦子的李自成。現在自己面對的是虎狼之國秦國,戰國里軍事、生產各方面都獨霸一方的無敵國家。

我了個去,我要面對的是白起這樣的名將,是秦始皇這樣的千古一帝,這你妹的,歷史真看得起我,給我這樣的好機會改寫歷史啊。

不行,不管怎么說,一定要拼一回,不然的話,秦國虎狼之師的一來,可不會跟自己講文明懂禮貌,他們只會借自己的人頭回去升軍進爵。這自己的人頭啊,在秦國人的眼里,那可是升官發財的好東西。

“想清楚了嗎,一會吃什么。”趙媚兒見趙學的神色恢復了正常人的模樣,于是放松地開始整理床鋪。

“恩,吃了秦國。”趙學嘿嘿的冷笑道。

“什么?”趙媚兒一臉疑惑的看著趙學,不是又瘋了吧。

在破房子里苦苦的熬了三天,趙學的身體終于恢復了,他分明能察覺到這具身體所具備的強大戰力,所以便迫不及待的想要體驗一下自己的變態武力了,于是他準備上山打獵去。

這死老虎,居然把我從山上給追的掉下了山崖,害得我這么慘,此仇不報非君子,不過這個事情看樣子自己一個人干不了,而且還要用點小計謀。

自己的前身也太魯莽了,怎么能和老虎來硬的呢,人類一定要會用智謀做事,這次我就讓你看看智慧的力量。

“趙學,我們來看你了!”

趙學還在盤算著怎么打老虎,外面就傳來了雄渾但是有些稚嫩的男低音。

趙學正在想著這是誰的聲音這么磁性,就看見兩個十六七歲的少年手里拿著鐵叉和弓弩,一臉笑容的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兩位好。”趙學微笑著站了起來,學著古人的模樣向兩人施禮說道。

兩個少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帶著一臉的怪色看著趙學,異口同聲地問道:“趙學,你沒病吧?”

嘿!這兩小子,什么素質,上來就說別人有病,有這么不懂禮貌的人嗎?

“你才有病呢,快說吧,你們是什么人,找我什么事!”趙學心想你們不懂禮貌我也不和你們講禮貌了,我還要想想怎么打老虎,滅秦國呢。

“我?我是黑夫啊,我們一起長大的,你不認識我了?”皮膚黑得跟非洲土著一樣的那個少年一臉怒氣地說道。

“我是鯨蒲啊,你個臭小子,你跟我裝什么糊涂啊!”方臉少年吼道。

“黑夫,鯨蒲?”趙學努力地回憶了一下,對對對,好像這兩個人確實是和自己一起長大的,是自己的好兄弟,一起并肩作戰打獵多年了。

上次大家一起去打老虎,結果讓老虎給追的掉下了山崖,還是這兩位把自己給拖了回來。上次趙學就已經回憶起了打老虎,和黑夫、鯨蒲兩個好友的事情,只是在回憶里兩個人的臉有點模糊,現在倒是一清二楚了,對,就是這兩人。

“啊,對對對,你是黑夫你是鯨蒲!”趙學興奮地伸出右手放在了黑夫的右肩上,伸出左手放在了鯨蒲的左肩上。

“廢話!”

趙學沒想到這兩人一點不講情面,啪的一下,同時給了自己一拳,把自己給打倒在了床上。

“你們兩個瘋啦!”趙學怒氣沖沖地吼道。

“你才瘋了呢,居然敢耍我們!”黑夫吼道。

趙學心想這事情是說不清楚了,算了,這個事情先放到一邊去,趙學笑嘻嘻地說道:“哎呀,開個玩笑嘛,來來來,坐下坐下,說說今天來找我是要做什么的?”

黑夫和鯨蒲見趙學服了軟,這才不情不愿地坐了下來。

黑夫和鯨蒲對視了一眼,然后鯨蒲說道:“我們想找那只老虎報仇,你怎么樣,去不去?”

“去!我當然要去,他媽的,此仇不報非君子,不殺了這只老虎難消我心頭之恨!”趙學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險些把桌子怕得散了架。

趙學這個時候才想到,自己如今是擁有獵戶的變態身體素質,可不是以前的宅男了,出手要小心點,小心點。

“行,那就一起去,干了那只老虎,拿虎皮去賣錢!”黑夫笑嘻嘻地說道,仿佛眼前已經浮現了一堆金子。

“哎,你們兩個小聲點,趙學,你女人能讓你去嘛?”鯨蒲看了看門外不遠處正在做農活的趙媚兒,小心翼翼地問道。

趙學嘿嘿一笑,得意的說道:“廢話,我是男人她是女人,去不去這是看她同意不同意的嗎?我問你們,我家里是我做主還是她做主!”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軍事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