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私寵甜心寶貝夏林凌異洲番外全集

私寵甜心寶貝夏林凌異洲番外全集

純風一度 著

完本免費

好看的總裁題材漫畫《私寵甜心寶貝》改編自作者純風一度的同名小說,主角是夏林和凌異洲,小說講的是凌異洲是港東地區權勢最大的男人,在黑白兩道同時占有重要地位的他喜歡上了平凡的夏林,為了追到夏林,霸總凌異洲開始用各種方式花式討好夏林,并讓她主動跟自己契約結婚,那看婚后的夏林和凌異洲會以怎樣的方式相處......

更新:2019/09/18

在線閱讀

好看的總裁題材漫畫《私寵甜心寶貝》改編自作者純風一度的同名小說,主角是夏林和凌異洲,小說講的是凌異洲是港東地區權勢最大的男人,在黑白兩道同時占有重要地位的他喜歡上了平凡的夏林,為了追到夏林,霸總凌異洲開始用各種方式花式討好夏林,并讓她主動跟自己契約結婚,那看婚后的夏林和凌異洲會以怎樣的方式相處......

免費閱讀

  這種人夏林看多了,這女人肯定對凌異洲或多或少的有想法。

  夏林這么一說,直接說穿了這女人的心思,女人的臉變得青一陣紅一陣。

  “你……你胡說,我跟凌先生之間是清白的!”

  “我當然知道你是清白的,我對我丈夫有充分的信任。”

       夏林笑著說完,扯開呆若木雞的女人的手,直接過去了凌異洲辦公室。

  女人看著夏林的背影,臉色發青,根本沒想到這會是凌太太。

  她一時頭腦發熱,只覺得是個對凌異洲有想法的陌生女人……她站在那里,一臉呆愣。

  夏林走進凌異洲辦公室門口的時候,凌異洲正緊閉玻璃門,一個人在辦公桌前忙碌。

  夏林推開門,走進去。

  “小徐,資料還有紕漏,建筑面積那里,你自己拿回去再重新校對一下,我不想再看到任何錯誤。”

       凌異洲啪地一聲把一份資料拍在桌上。

  夏林拼命忍住笑,正色地走過去,拿起資料隨便翻看了一眼。

  其實資料已經做的很好了,各種項目都一目了然,這樣拿去招標夏林覺得準沒問題,

        但奈何碰上凌異洲這么個龜毛挑剔的老板呢,夏林不禁搖了搖頭,為凌異洲的手下感到些許悲哀。

  “怎么還不走?”凌異洲發現她拿了資料竟然沒走,不禁抬頭看了一眼,

        這才看到站在他面前似笑非笑的夏林。

  凌異洲的表情當即放松下來,“你怎么來了?”

  夏林把粥放到他面前,翻開蓋子,一股粥香味立馬飄了出來,凌異洲的肚子也跟著叫了一聲。

  果然是餓了。

  夏林搖著頭白了他一眼,“你這么大個人也不知道照顧好自己的胃。”

  凌異洲露出欣慰的微笑,拿著粥拉著她到沙發那邊,“因為我的胃知道你要來,所以他等著。”

  “是么?那它是等著我的粥呢?還是等著外面女助理的粥?”夏林調笑他。

  凌異洲皺了皺眉,“你說外面的小徐?”

  夏林點頭,“那個新來的助理不認識我,看到我拿著粥過來,還以為我是送外賣的,冤枉死我了,不讓我進來呢。”

  凌異洲當即咬了咬牙,摸著她的頭安慰了一下,“還說了什么?”他心里已經在盤算對女助理的懲罰措施了。

  夏林發現了他的心思,不想因為自己的一點小委屈害別人失去工作,連忙搖頭,

       其實也沒什么事,以后她就認得我了。”

  “聞立和杜詩詩蜜月之間,下面推薦的臨時助理,反正也干不長,放心。”凌異洲吻了吻夏林的額頭。

  女助理的事情到此結束,夏林也不想再提了,反正晾凌異洲也干不出什么對不起她的事來。

  溫存了一會兒,夏林推了推凌異洲,“粥喝完了,你繼續工作吧。”

  凌異洲卻抱著她不想走了,“工作已經忙得差不多了,最后的收尾讓下面的人做。”

  “哦。”夏林拉著凌異洲的手,“那我們回家吧,也不早了。”

  凌異洲點頭,“是不早了,但我現在不想動,累了,你讓我抱會兒。”

  夏林乖巧地沒動,從奇跡島回來之后,凌異洲又一起忙著工作,他們很少這樣抱在一起靜靜地休息。

  “凌……凌先生。”外面的小徐突然在這個時候推開玻璃門走進來。

  待看到凌異洲抱著夏林坐在沙發上之后,十分尷尬,眼睛不知道要往哪里放。

  “材料在桌子上,建筑面積那里出了問題,重新校對,拿走,別再進來。”凌異洲利落地吩咐。

  小徐點頭,走過去拿材料,期間還瞄了這邊一眼。

  夏林有作為女人的第六感,察覺到了她的視線,揚著唇笑了笑。

  等女助理走了之后,凌異洲看著夏林,看到了她臉上的笑容,捏了捏她的臉,“什么情況?笑什么?”

  “沒什么。”夏林緊緊地抱著凌異洲的脖子,“我只是突然覺得,我老公好棒好帥好自豪啊。”

  凌異洲作為男人的自尊心在這一刻瞬間膨脹開來,任誰聽到自己的女人這樣夸自己也要高興上天,凌異洲更是這樣。

  “是么?那既然你對我這么滿意,是不是要給我點獎勵?”凌異洲靠近她的臉。

  夏林毫不猶豫地直接湊過自己的唇主動去吻凌異洲。

  這幾年,夏林的吻技被凌異洲調教地越來越讓人難以把持,這會兒她主動高興,更是拿出了看家的本事。

  才吻了沒幾秒鐘,凌異洲便感覺他要招架不住了。

  “木木……”凌異洲呼喚著她的名字,開始呼吸急促。

  發現凌異洲的身體產生了變化,夏林一躲,連忙躲開凌異洲的臉,嘻嘻笑道:“你干嘛?在辦公室呢。”

  凌異洲興趣來了,才不管在哪里,況且他覺得沙發上也是一個非常好的地點。

  “沒事。”他摸了摸夏林的背,手掌溫度直線上升。

  “先生!”就在這時,辦公室的玻璃門再次被打開了,女助理小徐拿著材料走進來。

  在看到凌異洲和夏林目前的狀態時,臉上沒有尷尬,只有一臉視死如歸。

  “出去!”凌異洲最惱人這樣毀壞他的興致,今天若是聞立也一樣要受呵斥,

       更何況只是個臨時助理,凌異洲已經有了明天便趕她走的打算。

  夏林被看見了不好意思,縮到凌異洲懷里,隱約感覺這女助理像是故意的。

  “先生,不好意思打擾您,但是我關于建筑面積這里還有一點……”

  “出去!”凌異洲再次高聲強調了一遍。

  女助理哆嗦了一下,這才沒有說下去,“是”了一聲出去了。

  “沒事,不會再來了。”凌異洲見女助理走了,第一時間是去安慰懷里的夏林,

      他知道她容易害羞,被別人看見了這一幕肯定心里有疙瘩。

  夏林在他懷里哼了哼,“凌老師,你什么時候退休?我想找個沒人的地方,跟你隱居,

      我要把你與世隔絕起來,這樣就沒有人覬覦你了。”

  夏林摸著她的腦袋笑了笑,“說什么傻話,我們繼續。”夏林擰著凌異洲的肩肉,嬉笑著臉紅。

  凌異洲把她的手抓著放在一起,正要親下去的時候,玻璃門再次響了,有人進來。

  凌異洲萬分惱火地看著再次突然闖進來的助理小徐,臉上的神色瞬間變得青黑,一副風雨欲來的架勢。

  夏林看到這女助理再次出現也十分不悅,現在的狀況,明顯不允許她隨便開門闖進來,

      這女助理若不是情商低,便是不想在凌氏繼續混下去了。

  然而女助理頭上冒汗,著急道:“不是啊凌先生,下面……我們下面大廳里出現狀況了,有野獸,還有警察!”

  “什么?”凌異洲察覺到狀況,但是女助理這樣含糊其辭,根本就聽不懂她在說什么。

  女助理這才調整語速和狀態,驚魂未定地對凌異洲道:“剛剛我無意間看了一眼前臺的監控,

       發現突然有一只兩米高的黑毛野獸闖了進來,樓下守著的保安都被一下子撞暈了,

       倒在那里不知道怎么了,雖然野獸身后跟著幾個警察在追擊,

        但是我看樣子好像是只發狂的野獸,我們這里會不會有危險!”

  女助理之所以這么驚慌,是因為看到剛剛監控錄像中的保安一下子被野獸放倒,

       有點感同身受,害怕野獸也會沖上來發狂。

  凌異洲站起來,皺起眉,說到黑毛野獸,他第一個想到的是被南錦天殘害過的趙嘉言。

  但是按理說趙嘉言在奇跡島的時候便已經說通了,他的驕傲注定他應該不會再在夏林面前出現了。

  可是今天這黑毛野獸要不是趙嘉言,還能有其他人?

  夏林顯然也想到了趙嘉言,愣愣地看著凌異洲,“該不會是他吧?”

      夏林也想不出來趙嘉言有離開奇跡島來到大都市的理由。

  “我去看看。”凌異洲當即要下樓去。

  “我也去。”夏林跟上他。

  凌異洲看著她猶豫了一下,但最終沒有拒絕,想著如果真是趙嘉言并且發生了什么事,

    有夏林在的話會比較穩定一點,況且,趙嘉言不會傷她。

  在電梯上的時候,凌異洲提醒夏林,“如果我們下去之后,看到的野獸不是趙嘉言,

       是與他無關的另類龐然大物,那么我們見機離開,你跟著我。”

  夏林點頭,“我明白。”

  如果是其他危險的野獸,那種體型是擁有能夠爬樓的能力的,他們留在樓里也不太安全,

       唯一能做的便是盡快從這里離開。

  電梯很快到達一樓。

  凌異洲和夏林雙雙進入戒備狀態。

  電梯門一打開,凌異洲便擋在夏林身前,迅速觀察現場的情況。

  “站住,別動!再動我們要開槍了!”只聽見幾個警察拿著槍在大喊。

  凌異洲順著他們的聲音去找,果然看到了一直兩米高的黑毛野獸。

  這不是趙嘉言是誰,他真的離開奇跡島來了這里!

  “凌老師,看清楚了嗎?”察覺道凌異洲身體有片刻的僵硬,夏林猜出了結果,順便探出腦袋去。

  “是他。”凌異洲咬了咬牙,不明白趙嘉言為什么會不惜以這幅樣子跑來這里,

       但是他是絕對不會允許趙嘉言再靠近夏林的。

  后面的警察還在對著野獸大吼,在警察看來,這突然出現的怪物著實讓人心驚,

       他們一路從海關處追了幾十公里才追到這里,現在滿頭冷汗地只想斃了這頭野獸。

  但是野獸一路上并沒有表現出任何傷害人的舉動,就連公物都沒怎么破壞,他們一時又找不到理由下手。

  就在這時,野獸回頭,看到了凌異洲和夏林。

  野獸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想也沒想便朝著凌異洲和夏林這邊沖了過來。

  “你停下來!”后面的警察立馬察覺到了野獸跟剛剛不一樣的爆發力,他朝著凌異洲奔跑的時候,

        身體觸碰到了旁邊的一排花瓶,只聽到重重地幾聲,花瓶全部被他弄碎。

  這只野獸的性質和剛剛已是不同,剛剛沒有傷人也沒有傷公物,所以他們沒辦法斃了他,

       但是現在,野獸不但損傷了人家的財物,而且還朝著凌異洲和夏林奔去。

  眼看著就要發生不可預知的危險,幾個用槍指著野獸的警察迅速互相看了一眼,下定決心,

      然后砰砰砰三聲,給了趙嘉言三顆子彈。

  這幾個警察很聰明,子彈全部打在了趙嘉言的頭上,因為他們知道,對于如此巨大的未知野獸,

      無法判斷他的心臟在什么地方,打頭部都最有效且迅速的致命手段。

  而趙嘉言因為一心想要靠近凌異洲和夏林,根本沒有來得及躲閃警察的子彈,

      三顆子彈就這么穿過他的頭顱,灑下幾灘血跡。

  “啊!”場面太過血腥,夏林一時受不了這刺激,下意識地喊了一聲。

  凌異洲迅速捂住她的眼睛,把她轉了個身,輕聲道:“不要看。”

  但其實現在夏林的心境有些復雜,趙嘉言就這么在她面前倒下,雖然外貌已經不是原來的樣子

      但是他是趙嘉言啊,這意味著趙嘉言死了。

  夏林感覺自己心里有一塊地方涼了一下,腦子里頓時像是放電影般一幀一幀地略過與趙嘉言相關的回憶。

  每個人都說會忘了前任,其實并不是真的忘記了,只是他們愿意把前任掩埋起來不再提,

       等到有合適的契機,這回憶仍然如潮水般兇猛。

  畢竟在一起六年,這輩子有多少個六年,趙嘉言身上,有著夏林的青春。

  他就這么帶著夏林的青春,死了。

  啪嗒一聲,夏林感覺自己突然掉下一滴眼淚,砸在腳背上,她連忙抹了抹眼睛,強迫自己鎮定下來。

  “凌先生,凌太太,你們沒事吧?”警察見趙嘉言這邊已經不能動了,這才松了一口氣,過來慰問凌異洲和夏林。

  凌異洲搖頭,“沒什么大事。”但手一直在夏林頭上安撫著。

 “這野獸我們也不知道是突然從哪里竄出來的,整個局子里竟然沒有一個人知道這到底是什么動物,

       竟然跟人一樣跑步,而且速度奇快,我們要不是有直升飛機追蹤,根本就追不到他,凌先生你沒事就好。”

       警察道。 警察對趙嘉言還是非常好奇的,這種東西他們從未見過,

       要不是最后這一下又朝著凌異洲他們撲過去的意向,他們可能會活捉回去。

  當然,如果可能的話。

  “你們怎么就把他打死了呢。”夏林抹掉自己的眼淚,看著躺在地上的龐然大物,

      心里有些不適滋味,剛剛是給趙嘉言流的最后一滴眼淚,現在也忍不住惋惜。

  其實她更加想問的是趙嘉言,已經變成這樣了,待在奇跡島好好的,為什么要跑到這里來?

  但是趙嘉言已經回答不了了,她只能轉而問警察。

  為什么把他打死,警察愣住了,笑道;“凌太太,如果不把他打死,剛剛喪命的便很有可能是你和凌先生。”

  夏林還想說什么,但是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凌異洲,又怕凌異洲多想,而她不忍心讓凌異洲多想,便什么都沒說。

  “你們過來,把這野獸先拖回局里。”警察在招呼人拖野獸,順便還給凌異洲的保安叫了120,

       雖然只是帶了一下暈倒沒有大礙,但是不排除野獸身上會攜帶病毒什么的,他們還是要小心。

  凌異洲至始至終只是頷首看著他們動作,并沒有發表什么看法。

  “老大,他還沒死!”這時候,一個小實習警察叫了起來,他摸到了野獸的呼吸,

       野獸在頭部穿孔的情況下竟然還能有呼吸,這簡直就是個奇跡!

  幾個警察全都圍了過去,他們本來也準備活捉研究一下這是什么物種的,

       省的以后再碰到束手無措,現在這野獸還活著,剛好,他們趕緊把野獸拖走。

  “快點,拖走我們給他找個獸醫,我看也簡直不了多久了,呼吸非常虛弱。”

  聽著幾個警察在招呼著喊,夏林心里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也不知道是因為趙嘉言還活著,

     還是因為惋惜他呼吸微弱活不了多久。

  等這些警察把趙嘉言拖走,看著他們離開,夏林轉頭問凌異洲:“你覺得他能活下去嗎?”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