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景云夕雷閆霆小說全文

景云夕雷閆霆小說全文

二二得二 著

連載中免費

豪門總裁甜寵漫畫《大叔寵上歡惹火嬌妻有點甜》正在火熱連載中,該漫畫改編自作者二二得二所著長篇小說《嬌妻很甜》,主角是景云夕雷閆霆,講述的是:景云夕是景家最受寵的小公主,沒想到在十八歲那天被親人設計,與雷閆霆一同登報成了全城笑柄,因此被逐出家門,沒想到陰差陽錯下,她還是撞進了雷閆霆的懷中,被他細心呵護著長大…更多精彩盡在故事遞!

更新:2019/09/27

在線閱讀

豪門總裁甜寵漫畫《大叔寵上歡惹火嬌妻有點甜》正在火熱連載中,該漫畫改編自作者二二得二所著長篇小說《嬌妻很甜》,主角是景云夕雷閆霆,講述的是:景云夕是景家最受寵的小公主,沒想到在十八歲那天被親人設計,與雷閆霆一同登報成了全城笑柄,因此被逐出家門,沒想到陰差陽錯下,她還是撞進了雷閆霆的懷中,被他細心呵護著長大…更多精彩盡在故事遞!

免費閱讀

  景云夕很喜歡雪天,漫天飛舞的白讓她覺得很浪漫。

  如此童話般的場景,再配上此刻的飛雪,簡直太完美了!

  “呵呵,大叔,你看,下雪了!”景云夕歡快地伸手,轉圈接著飄落的雪。

  挺好的,在這么美好的夜晚,和他留下最難忘的回憶,而后為他和姐姐送上祝福,離開……

  真的挺好……

  謝謝大叔為她準備的夢幻世界,謝謝老天爺的做美,讓一切就在這最美的光景下結束便好……

  因為這突如其來的飛雪,莫名給了景云夕勇氣,她覺得,現在自己能夠冷靜地向他說出早已準備好的話語。

  誰知道晚餐后,她還有沒有現在的勇氣呢?

  雷閻霆望著那個小身影如精靈般在飄雪中快樂旋轉,無波的黑眸也漸漸浮起溫柔之光,任天氣再寒冷,看到她的身影,聽到她的笑聲,就讓他覺得心頭無與倫比的溫暖滿足。

  薄唇漸漸上揚,雷閻霆直直地站在原地盯著她,仿佛怎么也看不夠似的。

  忽然,庭院中旋轉的小人朝他這方望來。

  與她晶亮的目光對個正著,雷閻霆呼吸不由得一滯,心頭一動,緊緊鎖住那個雪中的精靈,朝她伸手,溫柔一笑:“云夕,過來。”

  景云夕同樣深深地凝視著他,目光仔細地劃過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他的唇……仿佛要把他的相貌深深印刻在心底,永不忘卻。

  景云夕邁開步伐,緩之又緩地朝他走去,不過短短四五米的路途,卻讓她走成了無限遙遠的距離。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慢點到達他的跟前,還想和他在這美好的夜晚,好好欣賞一番雪景,好好吃一餐飯……

  但是,景云夕知道,當斷不斷必受其亂。

  壓下心中的不舍,最終還是站定在高大的他身前,沒有將手遞給他,而是仰頭,笑得和孩子般天真無邪:“大叔,我來找你要禮物了。”

  雷閻霆望著她的笑顏,被感染地同樣彎了眉眼:“好,你說。”說著就要牽起她的手,帶她回屋,卻被對方不經意地躲開。

  雷閻霆忽然一皺眉,似乎察覺到什么,低頭細細審視著她的笑臉,企圖找出其中的異樣。

  不知道是不是對方掩飾地太好,觀察力向來超凡的他,竟然找不出任何的異端。

  但是,直覺告訴他,這不是事實。

  雷閻霆緊緊盯著她被寒風凍得微紅的小臉,不由自主地屏息,等待她索要的禮物。

  景云夕醞釀了許久,坦然地望進他深邃漆黑的眸中,終于輕啟紅唇:“我祝愿大叔元旦的訂婚禮能夠順順利利進行,也希望大叔能夠和姐姐順利完成訂婚,直至走入婚姻殿堂,攜手一生,永遠幸福美滿……”

  頃刻間,感覺到一陣磅礴的怒意和冷意朝她襲來,景云夕知道是身前人散出的,止住要后退的步伐,依舊堅持著微笑道:“這就是我想要的圣誕禮物,對于大叔來說,很簡單吧?”

  雷閻霆的雙眸黑沉一片,仿佛醞釀著排山倒海的颶風,垂在雙側的大掌緊緊握起,手背青筋顯露,顯然主人正在爆發的邊緣。

  低首望著眼前的人,即便說出這些話,依然如此笑靨盈盈,難道這就是她最想要的?

  他不知道,景云夕每說出一個字,就仿佛有尖利的刀刃在她胸口凌遲,那么簡單的一句話,幾乎費了她大半的氣力,要不是她強撐著,隨時都能跌到在地。

  下顎忽而一痛,景云夕被迫踮起腳尖仰高了頭,緊張地望著明顯在壓抑怒火的人,面上依舊裝著一片輕松。

  雷閻霆收緊手掌,不顧手中的人吃痛地皺眉,湊近他,陰沉地道:“這就是今天,你要的禮物?”他不敢保證,她要是點頭,自己的這只手,會不會下移到她那纖細的脖頸上,狠狠收緊。

  然而,下一秒,景云夕肯定地道:“是,這就是我想要的禮物。”

  雷閻霆不由得又一次用力,控制著自己體內狂暴的因子,不讓自己的大掌轉移位置,咬牙道:“你再說一遍。”

  景云夕目光清澈,又一次不怕死地重復著剛剛的話語:“我希望大叔能夠和姐姐順利完成訂婚,直至……”

  “閉嘴!”忽然一聲爆吼,打斷景云夕的話語,雷閻霆眸中的風暴愈盛。

  該死的,她竟然還能笑得出來!

  “你就這么迫不及待把我推到別的女人身邊嗎?”

  面對暴怒的他,景云夕反而處變不驚地笑著,理所當然地開口:“姐姐本來就是大叔的未婚妻啊!元旦本來就是你們訂婚的日子,大家都知道啊。”

  在對方越來越犀利的漆黑眸中,景云夕繼續淡定地說:“我祝福你們訂婚順利進行,沒有不對吧?”

  此刻童真無邪的笑顏在雷閻霆眼中簡直刺目無比!

  雷閻霆的呼吸明顯加重幾番,臉色寒的可以結成冰,周身的溫度簡直比外界氣溫還要低個十幾度。

  飛舞的雪花,似乎都不敢近他的身,在他們周圍,便被吹散四落。

  浪漫的飛雪中,夢幻的彩光中,一大一小兩個身影對峙而戰,沒有絲毫的溫馨更沒有絲毫的旖旎,透出的只有無限冷意……

  “這是你的真心話?”半晌,冷沉的男聲響起。

  景云夕肯定地道:“是。”

  雷閻霆怒極反笑地點點頭,松開了對她的鉗制:“好,很好,既然這就是你的愿望,我自會滿足。”

  正揉著自己下顎的景云夕聽聞,心中頓時升起兩股矛盾的情緒,一方面是完成姐姐囑托的輕松,另一方面,自是壓抑無限痛楚重新涌起……

  會過去的,一切都會過去的,景云夕不斷自我安慰著。

  瞅了眼緊抿著薄唇,狠戾瞪著她的人,景云夕正要轉身離開,下顎再次被鐵鉗般的大掌牢牢捏住,強迫自己與他對視。

  雷閻霆黑目愈加深邃,幾欲將眼前的人吸入其中,沉聲問:“你可曾對我動過心?”

  景云夕渾身一震,避開他晦澀不明的目光,咬唇回答:“沒有……”

  “看著我的眼睛!”

  一聲厲呵,景云夕轉頭直視進對方恍如星辰大海般的眸子,攥緊雙拳,指甲狠狠戳進手心的肉中,再次肯定地說出同樣的兩字:“沒有!”

  雷閻霆平靜的眸中泛起一絲微波,轉瞬便被壓下,輕啟薄唇,無情地吐出一個字:“滾。”

  似乎預料到他此番的反應似的,景云夕沒有任何的慌亂,反而依然揚著沒心沒肺的笑容,火上澆油地道:“我相信大叔會說到做到的,不要忘記答應我的,元旦……”的訂婚禮記得照常進行哦。

  “滾!”一聲出離憤怒的大吼,雷閻霆再也抑制不住地狠狠推搡了面前嬌小的人一把,居高臨下地望著跌到在地的她,周身戾氣遍布,“現在,馬上給我消失!”

  早已處于暴跳的邊緣,雷閻霆看著撐起胳膊半天站不起來的人,俯身直接粗暴地揪起她的衣領,將人用力拉起,寒著臉湊近她因為吃痛而皺巴起來的小臉,一字一字咬牙蹦出:“滾!否則,我會控制不住地想掐死你!”話音一落,毫不溫柔地再次推開她,轉身不去看她那張礙眼的笑臉。

  之前預演了那么久,恐慌了那么久,真正這一刻到來,景云夕卻能夠全程笑顏以對。

  望著眼前那尊高挺的背影,景云夕恭敬地朝他鞠了一個標準的九十度躬,似乎在感激他曾經救了她、幫助她的一切……

  嘴角依然上揚著,眸中的晶亮已經滿溢。

  停頓達整整三秒,景云夕才起身,最后望了眼渾身散發著冷氣的他,望了眼院子中璀璨的童話世界。

  轉身,一步步,朝別墅外走去……

  空中的飛雪越下越大,兩個一大一小背著對的身影,漸行漸遠……

  直至其中一個身影完全消失在偌大的庭院中,那個矗立的高大背影終于動了。

  望著庭院中專為她打造的浪漫,雷閻霆只感覺滿滿的諷刺:這還只是第一波驚喜罷了,之后還為她準備了更多……

  呵呵,是不是該感謝她在這就向自己說出這番話,省的他去費心安排接下來的節目了?

  低頭,見到腳邊那堆疊的禮物盒,伸腿暴躁地將其踢散。

  “來人!給我把這些樹都砍了!”

  雷閻霆厲呵一聲,甩手朝客廳行去,他現在簡直有砍人的沖動!

  見到紅木大門上掛著的精美圣誕環,伸手粗魯地將其扯下:“把這些都給我丟了!音樂都停了!”

  “是,雷少。”

  面對盛怒中的雷閻霆,特意撤離的保鏢和傭人全全現身,麻利地按照他的要求將所有的禮盒裝飾品通通丟棄。

  夢幻的的五彩燈光消失,轉而代之的是明亮的白熾燈光……

  所有精心的布場,頃刻間恢復原樣……

  站在臺階上的雷閻霆,薄唇緊緊抿成一條線,居高臨下地望著庭院中忙碌奔走的人影。

  周身黑暗的戾氣沒有任何消減,反而愈加旺盛,仿佛一尊充滿了殺氣的煞神,立于這方天地間,絮亂了飛舞的飄雪……

  突然一陣悠揚的手機鈴聲響起,雷閻霆沉著雙眸掏出一看,周圍可怖的寒氣略微收斂。

  只聽得對面一稚嫩嬌俏的女音傳來:“哥哥!圣誕快樂!有沒有給我準備禮物啊?”

  “還想禮物?”雷閻霆嚴肅地道,“月考沒前十,別想過個好年了。”

  “哼,討厭的哥哥!一考完我第一個就給你送祝福,結果這么對我,沒良心!不要理你了!”對面那甜美帶著絲撒嬌的聲音埋怨道。

  “嗯。”雷閻霆應了聲,便掛了電話,轉而打給花穆海。

  “喂?喂!”穿著一身寬大校服的雷芯婧對著電話大喊,再打過去,卻是占線的狀態。

  “什么嘛!”雷芯婧不滿地丟開手機,她還想問問哥哥,元旦還真要和那個討厭的女人訂婚不成?

  不行!不能這么坐以待斃,元旦那天,她一定要溜出學校去他們的訂婚現場,攪得你們天翻地覆,訂婚宴無法進行為止!

  哥哥是她一個人的!才不要被那個白蓮花女人占去呢!簡直糟蹋了哥哥這么個冷面美男!

  另一邊。

  挺直著背脊,離開別墅的景云夕,一走出大門,就仿佛渾身的力氣被抽光般,雙腿酸軟無力。

  靠著圍墻,整個人不由自主地滑落在地,眸中的淚水也跟著控制不住地滑下。

  短短十來分鐘的光景,仿佛經歷了幾十年,經歷遍人生的大起大落一般,一顆心滿是滄桑憔悴之感……

  景云夕抱膝蜷縮成一團,就這么孤身在雪地中坐著,任那雪花沾染自己的發頂、衣領,只顧埋頭狠狠發泄壓抑了許久的情緒。

  小小的身影散發著濃烈的孤寂。

  痛,心里還是痛得慌,明明做足了思想準備,竟然還是無濟于事。

  那熟悉的窒息感再次傳來,自己仿若無助的溺水者,孤獨在大海中沉沉浮浮地掙扎……

  也不知道在這坐了多久,圍墻內的嘈雜響動聲漸漸弱去,景云夕也漸漸收斂了哭勢,感覺終于恢復了正常的呼吸。

  扶著墻,艱難地起身,仰頭望著高高的圍墻,雖然看不到里面的場景,但能想象那個人會是如何的暴怒。

  流淌著淚牽起嘴角,無意間嘗到一絲苦澀,收回目光,一步一步緩緩朝前挪去。

  至少結果,比自己想象中的好多了,至少沒被她囚禁著,讓她毫發無損地離去……

  冒著寒風飛雪,雙腳雖早已凍僵,景云夕依舊堅定地朝離這最近的郵局行去,將早已備好的信封,投遞進郵筒。

  里面是大叔給他的信用卡,還有一筆自己兼職存下的現金。

  還有一部分還不清,等再兼職一段時間,下學期獎學金到手了,應該就能徹底和他兩清了。

  瞅著白色的信封,徹底滑進郵筒,景云夕濕濡著雙頰,揚起欣慰的笑容。

  終算是了卻一樁心事了……

  走到避風的屋檐下,景云夕抹了抹頰邊的濕濡,撥出阮文琴的號碼。

  對方迫不及待地接起:“小夕,是你嗎?怎么樣了?”

  景云夕盡量保持平穩地回答:“姐姐,任務完成,大叔他答應了。”

  阮文琴不可置信地顫聲問:“你說什么?閻霆他、他答應繼續和我舉行訂婚儀式了?”

  聽到對面幾欲喜極而泣的聲音,景云夕忍不住捂住雙唇,不讓自己不受控的哭聲傳出,狠狠吸了一口氣,平靜地一字一句緩緩開口:“對,大叔他會繼續和姐姐訂婚,以后你們還會一起踏進婚姻的殿堂……”

  景云夕不禁哽咽地停了下,調整好情緒后,繼續帶淚笑著祝福:“小夕祝姐姐與大叔和和美美,早生貴子,幸福相守一生。”

  “好好好!”阮文琴激動不已,“我就知道小夕出馬,一定不會讓我失望的,謝謝小夕了!”

  阮文琴頓時有種從地獄回到天堂之感,雖然心下依舊妒忌著對面的人。

  對方出面一說,閻霆竟然什么都能答應。

  之前自己百般央求懇求,甚至拋下了自尊乞求,也得不到他一絲一毫的同情與松口,但是景云夕一出面,一切便都不同了。

  閻霆的原則在她跟前,果真都是形同虛設;看來她在他心中的地位,遠超出自己的想象……

  但是過程不重要,自己只要結果。

  能夠繼續和閻霆順順利利地完成訂婚,當著公眾媒體的面,成為他名正言順的未婚妻,這才是最主要的。

  知道對方也同樣愛慕著閻霆,此刻的她一定不好受吧?這種滋味,自己能懂。

  此刻的她,會不會躲在某個角落,暗自傷心,孤獨地舔舐傷口呢?這個小可憐……

  阮文琴心底升騰起一種病態的滿足,佯裝體貼地問:“對了,你吃飯了嗎?你現在在哪?要不要一起吃個飯?”

  景云夕搖頭,不讓自己的泣音傳出:“不了,姐姐,我吃過了,我要去上晚自習了……”

  故意忽略對方想要結束對話的含蓄話語,阮文琴揚著得逞滿足的笑容,開口:“小夕,你可是姐姐的大恩人,我給你寄一張邀請函,到時候一定要來參加我和閻霆的訂婚哦!”

  此話一出,景云夕只感覺自己的胸口被一只大錘子狠狠鑿了一下,悶痛悶痛,依舊強顏歡笑地應下:“好,那我先去上自習了,姐姐再見。”

  “好,謝謝小夕,再見。”

  掛斷了電話,景云夕好不容易恢復些許的氣力,再一次被抽地一干二凈。

  靠著郵局關閉的鐵門,又一次蹲下蜷縮成一團,毫不收斂地放聲哭泣。

  這兒是a市的城郊地區,加之現下寒冷的天氣,車少人少,嚎啕地再大聲,也不會引人注目,是宣泄情緒的好地方……

  “吱呀”一聲,一輛山地自行車停駐在郵局的門前,隨即一聲熟悉的溫潤呼喚響起:“云夕?”

  景云夕霎時止住了哭泣,她怎么好像聽到了溫玉的聲音?

  不可置信地仰頭,果不其然,就見到身著白衣的頎長身影,正一只腳撐地,一只腳踩在自行車的腳蹬上,訝異地望著自己。

  “你、你怎么在這?”景云夕意外于他的現身。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