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蘇安安顧墨成全文免費

蘇安安顧墨成全文免費

薏米 著

連載中免費

言情甜寵小說《嬌妻橫夫這女人我罩的》正在火熱連載中,本書已養肥,讀者們可以放心閱讀!該文由作者薏米所著,主角是蘇安安顧墨成,講述的是:蘇安安剛滿十八歲就被那個渣男老爹一腳踢進了顧墨成的懷里,成為顧家的新媳婦,這個男人比她大了整整十歲啊!蘇安安后知后覺的發現,顧墨成這個人挺好的,幫她善后為她出頭,男神需要的十八般武藝他都會!

更新:2019/09/27

在線閱讀

言情甜寵小說《嬌妻橫夫這女人我罩的》正在火熱連載中,本書已養肥,讀者們可以放心閱讀!該文由作者薏米所著,主角是蘇安安顧墨成,講述的是:蘇安安剛滿十八歲就被那個渣男老爹一腳踢進了顧墨成的懷里,成為顧家的新媳婦,這個男人比她大了整整十歲啊!蘇安安后知后覺的發現,顧墨成這個人挺好的,幫她善后為她出頭,男神需要的十八般武藝他都會!

免費閱讀

  蘇安安只能應下蘇華說的事情,她連代替蘇紫菡嫁給顧墨成這事都被逼得應下,還有什么應不了的。

  “爸,我去看看姐姐!”蘇安安站起身,小心翼翼地看著蘇華。

  “嗯。”因為蘇安安答應他事情,蘇華才點點頭。

  蔣媚想起另外件事情,看向蘇華提醒道,”老公。”

  蘇華跟著想起,他看向走在樓梯上的蘇安安,說道,”安安,你現在跟了顧先生,慕家的玉佩留著不合適,找個機會把玉佩還回去。”

  蘇安安停下腳步,聽到”慕家”兩個字,她的嘴角勾起了冷嘲的笑意。

  慕家的玉佩是慕老爺子給的未來孫媳婦的,可是去年她才知道慕瑾瑜背著她和蘇紫菡滾了床單,而且他們的事情蘇華知道,蔣媚知道,慕瑾瑜的父母都知道。她的東西一件件地被奪走,家、爸爸,還有未婚夫,現在連慕家給的聘禮都得要回去。

  那天,她從學校回來,上樓打算直接睡覺,走到蘇紫菡的房門前,聽到里頭傳來男女曖.昧的聲音。

  她好奇,哪個男人這么不長眼看上了蘇紫菡!

  透過門縫,她看到里面男女糾纏的畫面,整個人愣住了,身子好像掉到冰水里,一陣陣地發冷。

  抱著蘇紫菡親吻的男人不是別人,是她的未婚夫——慕瑾瑜。

  她和慕瑾瑜的婚約訂得很早,那時候媽媽還在。從小,蘇安安就知道他會是自己以后的老公,所以在他身上花心思,想著有天能離開蘇家,過簡單安寧的生活。

  “紫菡,我愛你。”

  隔著一道門,蘇安安聽到慕瑾瑜對蘇紫菡溫柔的表白。站在門口的她捏起了拳頭,想沖進去,把賤男賤女打一頓。

  蘇紫菡為什么連她的未婚夫都搶?她退讓得不夠多嗎?

  要推門進去的時候,聽到蘇華站在樓梯口喚她。

  “安安!”

  蘇華看著她,要她過去。

  顯然,蘇紫菡和慕瑾瑜在里面滾床單是蘇華允許的。

  蘇紫菡是有多喜歡,帶著慕瑾瑜急切地在自己房間里滾起來,連著門都沒有鎖上。蘇華是有多開明,允許自己的女兒和男人在家里光天化日地滾床單。

  “安安,該看到的你都看到了。”書房里,蘇華直截了當地說道。

  她抬起頭,淡淡地問蘇華。

  “他們什么時候在一起的。”

  一定不是最近,從蘇華的表現里,看得出來,蘇紫菡和慕瑾瑜在一起很久了,而且經過了蘇華的同意。

  “前年。”蘇華說道。

  她猛地腦子一片空白,自己是有多遲緩,過兩年才知道自己的未婚夫和別的男人在一起。如果不是今天湊巧碰見,她可能得到蘇紫菡懷了慕瑾瑜的孩子才知道。

  “瑾瑜說,他愛的是紫菡,而且這件事情他爸媽都同意。”

  “同意什么?”蘇安安冷笑地問了句,她的手在發抖。

  慕父慕母對她不錯,沒有表現出不要她當慕家兒媳婦的行為。

  是他們演戲演得太好了,還是她太笨!

  “安安,既然瑾瑜和紫菡已經在一起了,你退出吧。”蘇華直接說道。

  在他看來,蘇安安就該成全蘇紫菡和慕瑾瑜。

  蘇安安抿著嘴不說話,退出?她做錯了什么!

  “還有!”蘇華頓了頓,準備說的時候看了眼蘇安安。

  蘇安安的預感很準,蘇紫菡和慕瑾瑜在一起兩年,蘇家和慕家隱瞞得那么好,今天她怎么能這么湊巧地碰到。

  所以,這件事一定有后文。

  所以,他們的目的不僅僅是讓她退出。

  “之前顧家來提親。”

  這件事蘇安安聽傭人陳媽說過,還說蘇紫菡不愿意嫁到顧家去,說什么顧墨成長得太丑,嫁過去守活寡會死人的事情。

  蘇紫菡不愿意嫁給顧墨成,所以要她來。

  “爸爸,我才剛到二十周歲。”蘇安安笑起,回道。

  本來等到她二十周歲就會和慕瑾瑜結婚,現在她還沒到二十周歲,就被蘇華逼著嫁人。

  “顧家那邊沒說要領證,你先過去住段時間。”

  蘇安安冷笑地看著蘇華說這些話,作為一個父親不是該保護自己的女兒,他是在做什么!

  嫁到顧家去?顧墨成是誰她都不知道。如果真按蘇紫菡說的,不是把她往火坑中推。

  “爸爸,顧家要的是蘇紫菡吧。”

  蘇華沉默,沒有馬上回答。

  “你看到了,紫菡和瑾瑜兩情相悅,我不能硬拆撒他們。”蘇華故作為難地說道,”顧家在寧城的地位,安安你也清楚,我們得罪不起。”

  “能嫁到顧家去,也是一種福氣。”

  “要是到慕家,瑾瑜他不愛你,你嫁給他會受委屈的。”

  一句句話說的真是為蘇安安著想。

  “爸爸,我不怕委屈。”她開口,說道。”我和瑾瑜既然有婚約,就按婚約來吧。”

  “顧家那么好,還是紫菡姐姐去吧。”她故意那么說,氣得蘇華拉下了臉。

  裝慈父十分鐘的時間都沒到,蘇華就露出了真面目。

  “安安,代替蘇紫菡到顧家去。”

  “憑什么!”她忍不住地質問。

  蘇華不高興她頂撞自己,”該說的已經同你說了。”

  “到顧家去,對你最好。”

  這是直接替她決定了!

  “和慕瑾瑜有婚約的是我,顧家要娶的人是蘇紫菡。”

  “我不會去顧家的。”

  她不愿意嫁給一個陌生的男人,拿自己的一輩子開玩笑。

  蘇華愣了愣,沒想到她拒絕得這么干脆,他也沒有勃然大怒,看著她,笑了笑。

  “安安,我想替你姐姐請個醫生。”

  一句話猛地砸到蘇安安的心里,蘇華太清楚她的軟肋是什么。她不愿意去顧家,他就用這招。

  她當時的身子不由地顫抖,看著蘇華一臉的笑意,眼淚沒能控制住流了出來,它們模糊了她的視線,讓她覺得眼前的蘇華很是丑陋不堪。

  他用自己的大女兒逼小女兒嫁人,嫁給一個不愛陌生的男人。

  回想著半個月的事情,蘇安安勾起嘴角冷嘲地笑笑。

  先是讓她代替蘇紫菡去顧家,現在又是讓她退婚,她不同意,蘇華就用他最大的籌碼逼她就范。

  次次靈驗,次次能讓蘇安安妥協。

  她走到頂樓的時候,調整了自己的心情,再是難過,也不能在姐姐面前表露出來。

  剛才蘇安安和蘇紫菡在門口的吵鬧,他聽得一清二楚。

  蘇紫菡癟了嘴,在蔣媚的催促下,應了好字。

  蘇華走后,蘇紫菡按耐不住自己的脾氣,要到頂樓去教訓蘇安安,被蔣媚拉住了手。

  蘇安安不僅打了她,還對玉佩的事情半個字沒回應。

  “媽媽,蘇安安是什么意思!她已經跟了顧墨成,還霸著慕家的玉佩做什么!”蘇紫菡不悅被蔣媚拉住,惱聲說道。

  蔣媚寬慰道,“紫菡,你都說了她現在跟了顧墨成,有什么資格再嫁到慕家去。”

  “可是她不把玉佩拿出來怎么辦?慕老爺子就認玉佩。”蘇紫菡說道。

  要不是蘇安安的玉佩讓蘇家和慕瑾瑜的父母頭痛死了,慕老爺子說玉佩給了誰,誰就是慕家的孫媳婦。

  “紫菡,不急在這一時。”蔣媚輕聲說道,她看向空空的樓梯,勾了嘴角,“今天先讓她們姐妹好好聚聚。”

  蔣媚說完這話,蘇紫菡猛地想起什么,對了,她怎么給忘了,她們手中可有蘇若初這顆棋子。

  就是因為蘇若初,蘇安安乖乖嫁給顧墨成,蘇安安任由她們欺負著。

  —

  在蘇家頂樓藏了一個秘密,蘇安安快步地走在頂樓走廊上,昏暗的走廊安靜得很。這里一般沒有人進來,被蘇華劃為禁地。

  不經過他的允許,誰都不能上來半步。

  也沒有外人知道,蘇家頂樓還住著一個人。

  “姐姐。”蘇安安走到一扇鐵門前,門沒有被鎖著,她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臉上露出歡喜的笑容后才推門進去。

  一個女人披著頭發坐在床上,她正看著窗外的景物。

  女人聽到她的聲音,回過身子,在看到蘇安安,她消瘦的面容上露出了純美的笑容。

  蘇安安進去,爬上來床,依偎到女人的懷里。

  “姐,我想你了。”

  到了姐姐的懷里,蘇安安的眼眶莫名地發酸,也只有在這里她最幸福。

  她不敢把眼淚掉下來,偷偷地抹去淚珠,揚起個好看的笑容再抬起頭看著對著她癡癡笑著的蘇若初。

  “姐姐,我給你梳頭吧。”

  蘇若初沒有回應,蘇安安拿了梳子給她梳起來。她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帶走姐姐,什么時候不用受蘇華的要挾。

  嫁給顧墨成、退婚、交出玉佩,蘇安安不知道以后蘇華又會用姐姐要挾她做什么!

  她已經一無所有,就是再難,也不能丟下姐姐不管。

  中飯蘇安安是留在蘇家陪姐姐吃的,四五點后想到今天晚上的飆車大賽,她準備早點去現場準備準備。

  飆車大賽在午夜十二點,這種比賽類似于地下擂臺,只談輸贏,不談性命。如果開車的途中出了事故,只能認自己倒霉。不過大賽的獎金十分優厚,優厚得蘇安安一定要拿下第一名。

  她二年前就偷偷地跑出參加這種比賽,一次次的生死較量中,她的技術越發嫻熟,膽量哪?她雖然需要錢,可是會好好珍惜自己這條性命。

  沒了命,誰來照顧姐姐!

  “安安!”

  大賽的出發點,傅芯把車開到蘇安安面前,”我哥的新車,你小心點開!”

  蘇安安接過傅芯手中的車鑰匙,雙眼發亮地盯著面前的新車。這車明顯是改裝過的,漂亮的曲線,內飾裝修的精致,都告訴著蘇安安,這車絕對的好貨。

  “汽車公司定制的,外面買不到。”傅芯自豪地說道。

  蘇安安拍拍傅芯的肩頭,真的是同人不同命,傅芯有位這么好的哥哥,她羨慕死了。

  “對了,安安,你昨晚干嘛丟下我就跑!”

  蘇安安跟著同傅芯解釋,昨晚在酒吧里她吻的那個男人是她的新婚老公——顧墨成。

  蘇安安結婚的事情,除了蘇家知情,就告訴了傅芯。

  “顧墨成!”傅芯聽完蘇安安的話,在電話里激動地說道,“他就是顧墨成!”

  顧墨成十年里沒聽到他和女人傳過緋聞,也沒交過女友,都說他其實對男人感興趣,那方面不行,但是沒有傳他長了一張人神共憤的臉。

  “蘇安安,你賺翻了!”

  “顧墨成竟然長得這么帥,就是每天能摸把也高興!”

  傅芯興奮地說道,”他比姓慕的好看,氣場上簡直是完勝。”

  提到慕瑾瑜,蘇安安低下了頭,沒吭聲。

  她過了會,不樂意地回道,”什么叫做我賺翻了!”

  顧墨成三十一,她二十,明明是他老牛吃嫩草。

  她年輕漂亮,有活力,說賺也是他顧墨成賺了。

  傅芯對蘇安安的話不以為然,如果不是傳言顧墨成性方面有問題,追他的女人從寧城城頭排到城尾。

  不,哪怕顧墨成這方面出現問題,單憑他的家世和權勢,愿意為這守活寡的女人也不少。

  “可惜了,他那方面不行!”

  不行!顧墨成床上那樣子怎么是不行!

  “看他那身材,不應該不行啊!難道他喜歡的是男人,還是個攻!”

  傅芯越想越歪,蘇安安要反駁的時候,聽到身后傳來聲音。

  “何安!”

  領頭的男生頂著一頭黃色頭發走來,他挑釁道,“今天你要是輸了,繞寧城跑十圈!”說著,他扭頭看向身后的伙伴,笑起,”得裸奔!”

  這家伙在蘇安安沒出現前,飆車賽中一直第一,蘇安安來了后,他被蘇安安甩過身后去。這次的大賽,他不沖著錢來,要的是看蘇安安笑話。

  顧子銘的話說完,引得其他人大笑。

  要一個女孩子裸奔,這絕對是羞辱。

  “好啊!”蘇安安一口接下,她今天傳來了身皮衣褲,凸顯出她的身材,特別是上半身的36的胸,整個人看上去又是利落帥氣,”你輸了,早上十點繞中心廣場跑二十圈!”

  “得裸奔!”

  早上十點那會,廣場的人最多。他想看自己的笑話,先看他能不能贏了她。

  “你!”顧子銘見蘇安安這么囂張,恨恨地瞪過去,咬咬牙。

  “放心,我不會輸的。”蘇安安揚起得意的笑容,“你準備脫衣服吧!”說完,蘇安安拉開車門上車,傅芯跟著坐在她的副駕駛座。

  “安安,銘少被你氣死了。”車里,傅芯說道。

  來這里飆車的人都不會說真名,像蘇安安在這叫何安,傅芯叫芯芯。

  她們來這里是瞞著家里人玩,一旦被發現,蘇家也好陸家也好,都丟不起這臉。再說現在蘇安安是顧墨成的人,在顧墨成面前裝乖的她,更得低調行事。

  蘇安安戴上夜視眼鏡,理了理自己頭上的假發,朝身邊的傅芯點了點頭。

  “去起點!”傅芯說道。

  比賽很激烈,沖出起點的那刻,必須全神貫注,不能分心。輸贏是小,在寧城大道上一不小心就丟了性命。

  蘇安安踩油門,掛檔,所有的動作一氣呵成,漂亮得很。這個時間點,寧城的大道很安靜,他們的路線是繞寧城一周,得過曲折的小道,也有車多的寧城街道,還有隧道山洞。

  路線復雜,所以才有這么高的獎勵。

  一出起點,蘇安安沒多久將銘少的車甩在身后。她猛踩油門往寧城里沖去,加速更快,要的就遙遙領先。

  進入隧道,她稍微慢了些,這地方是事故多發點。隧道里只有一輛車子,還是保時捷。這車,蘇安安怎么瞧著眼熟。

  她想著時,身后傳來汽車磨擦地面的聲音,是銘少追了過來。她連著定神,踩下油門超過前面的保時捷。

  保時捷車里,顧墨成專注開著車,他早上有事出了城,這會才和蕭彥回來。

  “這么晚也得回城,急著睡你的小妻子!”

  顧墨成看著前頭的隧道入口,沒有說話。

  蕭彥對顧墨成的沉默沒在意,他習慣了顧墨成的冷沉少言,更習慣找話刺激顧墨成。

  “看你有了女人后,精神越發不錯,你們那方面很和諧!”蕭彥試探道,千年鐵樹開了花真的稀奇得要命。他很想去顧墨成家看看小嫂子長得什么樣,可是顧墨成不許他去。

  說什么,怕他們這群人帶壞人。

  真的是郁悶!

  也就韓龍逸這個診所小醫生被顧墨成叫去給條狗看病,才瞧到了眼顧墨成的女人。

  蕭彥的這話,顧墨成心里承認。

  不知道是不多年沒有碰過女人,他對蘇安安的身體很感興趣。每次一觸碰,就抑制不住涌起的沖動,昨晚他將蘇安安要暈了過去,心里有些愧疚。

  想著時,他扭頭看了眼旁側盒子里為蘇安安買的首飾。

  “不對啊,之前寧城好多人都在傳,顧家掌權者不近女色,是那方面不行!”蕭彥說著,故意看向顧墨成。

  顧墨成扭頭瞪了他一眼,蕭彥笑笑,故意說道,”你不會真的不成吧!”

  “還是說,你對男人有興趣。”

  “蕭彥!”顧墨成冷聲說道。

  “不是我說的,是韓龍逸,找他看病的那些大爺大媽的都在八卦你的性取向。”

  他話音剛落,突地一輛車子從旁極速駛過,因為車窗開了下半,車子駛過時帶出一股強烈的風,嚇了副駕駛座的蕭彥一跳。

  “靠!”

  “現在人什么素質!”

  緊跟著又一輛車開過去,”這是在飆車!”

  蕭彥說道,他看向旁邊的顧墨成,慫恿道,”顧墨成超了他們!”

  十多年前,顧墨成可是賽車的好手,在賽車界稱王,那時候沒人敢和他拼命。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