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顧漓紀橋笙全文

顧漓紀橋笙全文

白生米 著

連載中免費

《枕上暖婚晚安紀先生》是作者白生米所著一部豪門總裁類型小說,主角是顧漓紀橋笙,講述的是:顧漓愛了一個男人八年,身心俱疲也將所有的熱情耗盡,回首往事,才發現紀橋笙一直在她身后也深情且長久的愛著她,被傷過的心已經千瘡百孔,還能否接受這樣一份炙熱的愛情?而紀橋笙又真的能夠接受她曾經的一切嗎?更多精彩盡在故事遞!

更新:2019/09/27

在線閱讀

《枕上暖婚晚安紀先生》是作者白生米所著一部豪門總裁類型小說,主角是顧漓紀橋笙,講述的是:顧漓愛了一個男人八年,身心俱疲也將所有的熱情耗盡,回首往事,才發現紀橋笙一直在她身后也深情且長久的愛著她,被傷過的心已經千瘡百孔,還能否接受這樣一份炙熱的愛情?而紀橋笙又真的能夠接受她曾經的一切嗎?更多精彩盡在故事遞!

免費閱讀

  顧漓無大礙,胸悶氣短,貧血導致暈倒。

  她醒來已是晚上十點,紀橋笙和蜀風不知何時離開。

  關辰是博愛醫院的醫生,今天恰好他值班,他受紀橋笙之托要送顧漓回去,顧漓直接拒絕了。

  出租車上,顧漓拿出手機看了看,二十多通未接電話,十幾通好閨蜜南菲的,兩通婆婆徐梅的,還有幾通是顧家的。

  出于禮貌,顧漓準備先給徐梅回過去,可徐梅的電話卻先打了進來。

  顧漓按下接聽鍵,將手機放至耳邊,輕喚,“媽。”

  “顧漓,你怎么回事兒?我的電話都敢不接了?!你是要上天嗎?!”電話那頭徐梅憤怒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說你到底是干什么吃的?屁大點兒的事兒都解決不了,現場那么多記者你就不能好好解釋解釋,替自己的丈夫分擔一些事情能死人嗎?!現在倒好,看外面都把程家傳成什么了,你衣食住行全靠我們家銘銘養著,他破產了對有你什么好處?!”

  衣食住行全靠他養著嗎?

  哪一樣是他養的?!

  若真是細算起來,這些年來她幫程家賺的錢已經夠養活十個自己了!

  顧漓緊握著手機垂下眸子聽著,不吭聲。

  “呸呸呸!銘銘不可能破產!

  顧漓,你說話啊!我當初就說銘銘娶一個花瓶擺在家里不妥,還真被我言中了!連這點兒小事兒都辦不好,你這個程家少奶奶丟人不丟人?!難道顧老爺和夫人就只教會你吃閑飯了嗎!”

  “媽……我今天不舒服去了一趟醫院,剛有空看手機。”顧漓有氣無力。

  “你少找借口了!這件事情你如果處理不好,以后就別叫我媽!”徐梅氣沖沖的掛了電話。

  顧漓靠在椅背上,太陽穴疼痛不已,除了休息,她什么也不想想。

  到達靈山別墅,顧漓付錢下車。

  一路尾隨至此的黑色轎車停在不遠處,車內的人看著顧漓進入別墅,直至主樓內的燈光亮起才撥通手中的電話。

  “先生,顧小姐安全到家了。”

  電話那頭的紀橋笙不動聲色的掛了電話,瞇著眼睛看向床上的小人。

  小人被白天咖啡廳內的劫持事件嚇的不清,當時他也在場,現在一個勁兒的說夢話,時不時哭一陣。

  之前關辰來看過,說是受到驚嚇,缺少安全感。

  這段時間小人的媽媽不在家,只能紀橋笙代勞。

  小人怕的緊,紀橋笙守著他,寸步不離。

  *

  顧漓拿出鑰匙用手機照著開門,門廳處的聲控開關不知何時壞了,周圍別墅區燈火通明,唯獨她這里昏昏暗暗。

  打開房門,一陣涼意襲來,顧漓打了個哆嗦。

  關上房門,她沒換拖鞋,先摸索著開燈。

  “啪!”

  手指還沒有觸碰到開關,打火機的聲響突然在客廳里響了起來,很是響亮。

  火苗忽明忽暗,映襯出一張冷酷的人臉。

  蒼白!狠厲!

  顧漓的心猛的咯噔了一下,“誰?!”她警惕的問。

  沒人應答。

  顧漓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兒,她轉身就跑,卻被一道夾雜著些許憤怒的男音喊住,

  “站住!”

  熟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顧漓猛的一怔,頓足,回頭,猶豫了幾秒鐘,趕緊打開燈光。

  看見沙發上坐著的程銘,顧漓倒抽一口涼氣。

  這五百平的婚房,程銘不曾踏進半步!

  今天突然來了,意料之外!

  客廳內的窗戶沒關,窗簾被風吹的呼啦呼啦響,在半空中劃著優雅的弧度。

  “看見自己老公就跑,看到別的男人就往懷里鉆,顧漓,你是不是犯賤?!”程銘先開了口,言語鄙夷。

  顧漓微微蹙眉,“你來做什么?”

  “這里是我家!”程銘黑著一張臉強調。

  顧漓聞言想笑,卻沒有笑出口。

  她站在玄關處看著程銘,淡漠的問,“找我有事?”

  “這就是你對待自己老公的態度?!你不守婦道當著我的面跟別的男人親親我我,反過來問我有事兒?顧漓,今天在醫院這事兒你就不準備解釋解釋嗎?!”

  顧漓看著程銘,眼角閃過一抹迷茫,迷茫中又夾雜著些許譏諷。

  “解釋什么?”

  她的口氣不溫不火,卻讓程銘火大,“你特么的問我解釋什么?!”

  他抓起矮幾上的水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緊攥著拳頭走到顧漓面前,二話不說直接掐住了她的下巴,眼神兇狠,

  “我問你,回來這么晚是不是跟那個小白臉出去睡了?!”他說的咬牙切齒。

  疼痛感襲來,顧漓用力掰程銘的手,兩條好看的秀眉也擰成了一條直線。

  程銘用力太狠,不過片刻功夫顧漓眼睛里就擠出了淚花,她本能的反抗,抬起腳踢在程銘銘兩腿之間,只是還沒有踢到要害就被程銘制止。

  “我倒是沒發現你這么厲害!”

  他說著松開顧漓的下巴,轉手抓住她兩只手腕,高高的舉過頭頂,下半身死死的抵著她的雙腿,讓她動彈不得。

  這樣的姿勢讓顧漓惱火,她咳嗽幾聲怒斥,“起開!別碰我!”

  程銘看著顧漓眼睛里的厭惡,火氣更大,“顧漓,你嫁給我不就是想讓我睡了你嗎?你今天出去勾搭小白臉不就是因為寂寞嗎?!現在在我面前裝什么清高?!”

  他說著直接低下頭去,毫不客氣的在顧漓脖頸處咬了一口。

  顧漓猛的打了個哆嗦,下一秒就辱罵出聲,“程銘你個王八蛋!你滾!滾!”

  顧漓直接爆了粗口。

  看著她痛苦不堪的模樣,程銘沒有絲毫憐憫,譏笑出聲,“少在這兒給我玩欲擒故縱的把戲,自己是什么身子自己不清楚?又想當表子又想立貞節牌坊,真當觀世音姐姐是你媽嗎?”

  程銘話落揪住顧漓的領口,硬生生的扯掉兩顆紐扣。

  脖頸下方雪白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美人骨若隱若現。

  顧漓的眼淚在眼眶里直打轉,卻硬是沒讓它們流下來,她用力扭動著自己的身體,大聲怒吼。

  這是程銘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的看顧漓的身體,不知道是因為顧漓的反抗還是因為體內的怒火,獸欲被激發,幾乎一發不可收拾。

  他彎腰直接把顧漓抱了起來,快速走到陽臺上,毫不憐香惜玉的把她往陽臺上一丟,整個人撲了上去。

  落地窗前,顧漓似乎還能看到對面別墅里走動的人影,甚至感受到了別人驚訝的目光。

  這跟程銘把她脫光了丟在大街上讓別人欣賞沒什么區別!

  “你不是寂寞嗎?不是喜歡犯賤嗎,今天我就讓你好好賤一次,在這地方做別人都能看見!夠刺激吧?高興吧?興奮吧?!”程銘話落又開始用力撕扯顧漓的衣服,埋下頭在她脖頸處廝啃。

  “程銘!!!”

  這一刻,顧漓殺了程銘的心都有!

  她含著淚怒吼,聲音沙啞,拼盡了所有力氣在掙扎。

  當大腿根部感受到涼意時,顧漓幾乎失去了理智,她對著身上的程銘歇斯底里,“你敢這么對我,我就讓你這輩子再也見不到溫暖心!”

  程銘手上的動作瞬間僵住!

  他趴在顧漓身上死死地盯著她,紅血絲慢慢爬滿了眼眶。

  “你在說一遍兒?!你特么的敢在說一遍兒!我先要了你的命!”

  程銘就像是一條瘋狗,狠狠掐住顧漓的脖子,越掐越緊。

  顧漓完全不能呼吸,由極力反抗慢慢變的不在動彈。

  “叮叮叮……”程銘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顧漓即將失去的意識終于被找回了一些。

  手機鈴聲響了好幾聲程銘才憤怒的松開手,看都沒看顧漓一眼,撿起地上的手機按下接聽鍵,“喂,爺爺,我馬上去公司!”

  得到解脫,顧漓猛的咳嗽了好幾聲,白皙的小臉憋的通紅。

  程銘掛了電話,蹙著眉頭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看著顧漓冷聲說道:“要么離婚!要么就給我乖乖的老實待著!別再讓我看見你跟別的男人廝混!”

  他走到門口又說了一句:“丟人現眼!”

  直到程銘離開好久顧漓的身體才能動彈,艱難的走進浴室,打開花灑開始沖冷水澡。

  她站在花灑下面抽噎,一邊兒沖澡一邊兒用力揉搓自己的身體,表皮肌膚被她搓的通紅都不解恨。

  一個小時后,顧漓回到臥室,疲憊不堪的坐在床邊,墻上還掛著她和程銘的婚紗照。

  看著十分刺眼。

  今天是她跟程銘三周年結婚紀念日,她卻被程銘兩次推上鬼門關。

  今天她也終于看明白了一件事:自己愛了八年的男人,真的會因為其他女人要了自己的命!

  呵!

  顧漓不哭了,卻想冷笑。

  閨蜜南菲的電話打了進來,一接通,南菲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臭罵,

  “我說姑奶奶,打你電話一直不接,你給我玩起了失蹤是不是?!你敢不敢消失到清明節去?老娘直接給你燒紙錢!”

  顧漓還處在悲傷中,被南菲罵著,卻欣慰的勾了勾唇角,全身的神經都開始放松。

  “菲菲,今天出了點兒意外。”

  “意外!什么意外?你以為自己還活在解放前信息全封閉嗎?程銘那點兒破事兒早就傳開了,自己老婆發生了這么大的事兒,他自始至終都沒露面,特么的還有一點兒人性沒?!這種人渣就應該拉出去斃了,斃個十回八回的都不解恨,應該腰斬,五馬分尸……”

  顧漓安靜的聽著,直到南菲抱怨結束。

  “菲菲,我真沒事兒,別擔心,不都習慣了嗎?”

  一句‘習慣了’,讓南菲心疼不已。

  她的聲音有些許哽咽,“我等兩天回國,我警告你顧漓,這次你再不和程銘離婚,我和你沒完!”

  顧漓笑笑,“好,我等你回來!”

  “把自己給我照顧好了!養好身體等我回家喝酒!不醉不休!”

  “……”

  掛了電話,顧漓仰面躺在偌大的雙人床上,盯著天花板發呆。

  離婚嗎?

  這些年,“離婚”這兩個字程銘在她面前提過無數次。

  可每次都被她拒絕。

  他們一個真心想離,一個死活不離,偏偏因為種種原因這個主動權又在顧漓手里。

  這也是這么多年,程銘的無奈之處。

  說實話,這些年來,她過的也不幸福。

  卻一直倔著不肯離。

  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就死死守著。

  她守著的到底是自以為的愛情,還是內心的不甘?!

  沒人知道。

  整整八年了……中間的酸甜苦辣,唯有她一人能體會!

  東方瑰麗的朝霞漸漸染滿天際。

  窗外的晨光甚好。

  顧漓一夜未眠,頭隱隱作痛。

  妹妹顧思一通電話,讓顧漓原本慢慢平復的心瞬間又提了起來。

  電話里顧思哭的稀里嘩啦,泣不成聲。

  到底出了什么事兒,她表述不清。

  顧漓只知道,顧家出事了!

  養父養母為人和善,待她恩重如山,是她心頭最重要的那塊肉。

  顧思說,家里出事兒爸媽不讓告訴她,這讓顧漓更加不安。

  她和程銘的關系養父養母都知道,每次顧家有難,他們都不讓她去求程銘,說是要給她保留最后的尊嚴。

  三年來,顧家不曾麻煩程家絲毫。

  反倒是結婚那年,顧家給了程銘10%!的顧氏股份作為嫁妝,希望他能好好待顧漓。

  顧漓心頭緊張,她快速洗漱一番,隨意拎了件衣服準備出門。

  人已經走到門口,房門卻突然被推開。

  再次看見程銘,顧漓的心咯噔一下。

  “你怎么在這兒?”她脫口而出。

  “這里是我家!”

  程銘再次強調,明顯不悅,越過她走進客廳,鞋子都沒換。

  顧漓站在門口緩了片刻,心頭掛念顧家,卻還是轉身回到客廳。

  結婚三年,他從未踏進這里半步。

  五百平的別墅里,三年來只有她一人。

  可是從昨晚到現在,不足二十四小時的時間里,他卻回來了兩次。

  沒有驚喜,反而惴惴不安。

  果然。

  “顧漓,是不是你干的?”

  “啪”的一聲,程銘將手中的報紙拍到她面前的矮幾上。

  報紙正面攤開,一張少兒不宜的照片占了大半個篇幅。

  隱晦處都打了馬賽克,唯獨那兩張情意闌珊的臉。

  標題也是醒目:程氏接班人婚內出軌,和小三密會,你情我濃!

  程銘恨她,也是因為溫暖心。

  他和溫暖心情投意合,可程老爺子卻棒打了鴛鴦。

  此刻程銘火大,顧漓懂。

  這個時候程銘和溫暖心的事情被爆出來,無疑是火上澆油。

  作為一個商人,拖欠別人工資差點兒釀成大禍,沒有職業道德。

  作為一個丈夫,婚內出軌,沒有家庭責任。

  豪門世家是非多,這兩條無論哪一條拉出來,都能把程銘推到風口浪尖,何況還是兩條同時出現。

  她和程銘的婚姻雖名存實亡,卻也沒想過害他,哪怕昨晚他如此待她,她也不會詆毀他。

  顧漓搖頭,表現的淡漠如斯,“不是我。”

  得到否定答案,程銘有型的眉毛瞬間擰成了一條直線。

  他看著顧漓,似是要從她身上挖出一絲絲撒謊的影子。

  緩了片刻,他再次審問,一字一句,

  “到底,是不是你?!”

  顧漓抬頭,眸子里明顯有了傷意。

  她已經說了不是,他卻還問,他們夫妻間的信任,也不過如此。

  不過此刻說信任太過矯情。

  生命都可以不顧,信任又算什么?!

  “不是!”她回答的有氣無力,卻擲地有聲。

  程銘別過頭去,臉色烏黑。

  “心心人緣一向很好,除了你還有誰能如此嫉恨她?!還有誰想讓她背上小三的罵名?!”

  這會兒顧漓才明白,程銘回來不是為在自己,他是在為自己心愛的女人討公道。

  呵,多么偉大的愛情!

  可是,難道讓溫暖心背上小三罵名的,是她?!

  程銘和溫暖心的事兒,她也是結了婚以后才知道。

  既然當初他程銘已經有了喜歡的人,為什么不早告訴她?

  既然他娶了她,就應該知道會給溫暖心帶來什么傷害!

  現在又過來怪她,是不是過分了些?!

  “你和我結婚那天,就已經把溫暖心推到了小三的位置!不是旁人怎么說,她本來就是!你潛意識里已經認定是我做的,還跑過來問我干什么?!”

  顧漓反問,不卑不亢。

  顧漓的態度和話語惹怒了程銘,他站起來指著她道,

  “到底誰才是小三,你心里清楚!假若你還有點兒良知,就立馬出去發布消息,還心心一個清白!”

  顧漓看著程銘,內心澀然。

  發布消息,發布什么消息?

  說自己是小三,攪了他程總和溫暖心的愛情,溫暖心是無辜的!天下人都來辱罵她不要欺負善良可憐的溫暖心?!

  呵!

  顧漓積攢多年的怨氣終于開始慢慢發泄。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