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總裁霸愛陸先生請上位章節

總裁霸愛陸先生請上位章節

池淺淺 著

連載中免費

《總裁霸愛陸先生請上位》是作者池淺淺所著一部長篇豪門總裁小說,主角是紀南珂厲莫寒,講述的是:在女人眼中,紀南珂是最悲哀的妻子,是厲莫寒三個月不回家都不想見到的笑話,而紀南珂自己倒是自得其樂,面對諸多上門請她讓位的女人不置可否,而等著看他們什么時候離婚的眾人發現厲莫寒就是個虛偽至極的人,離婚?離婚是不可能的!

更新:2019/09/27

在線閱讀

《總裁霸愛陸先生請上位》是作者池淺淺所著一部長篇豪門總裁小說,主角是紀南珂厲莫寒,講述的是:在女人眼中,紀南珂是最悲哀的妻子,是厲莫寒三個月不回家都不想見到的笑話,而紀南珂自己倒是自得其樂,面對諸多上門請她讓位的女人不置可否,而等著看他們什么時候離婚的眾人發現厲莫寒就是個虛偽至極的人,離婚?離婚是不可能的!

免費閱讀

  最終,紀南珂還是坐上了那輛勞斯萊斯幻影。

  相較于將兩條腿走斷,她知道適可而止的順臺階下,更是給了雙方面子。

  一路無話,司機將她送到了錦城大學的校門外。

  從車子進入眾人視線里,周圍人群便開始議論紛紛。

  在看到推門而出的紀南珂,眾人眼中立刻閃出驚艷的神色。

  紀南珂并不喜歡張揚,但作為厲莫寒的太太,她早已漸漸習慣于成為大眾品足的焦點。

  “南珂!”

  才剛踏進研究樓,紀南珂便聽到了池早早驚呼著向她沖了過來。

  “南珂,你有沒有事?快讓我看一看,厲莫寒有沒有把你怎么樣?”

  池早早一臉的緊張,扯著紀南珂的兩只手臂,來來回回查看著。

  “早早,我沒事。”

  紀南珂有些好笑的看著池早早的反應,心里一暖。

  池早早確認紀南珂無恙后,深深松了一口氣。

  “嚇死我了,昨晚看到厲莫寒冷著個死人臉把你拉走了,可擔心死我了!”

  紀南珂笑了一下,道,“你呢?沒有我在,是不是又趁機勾搭了幾個小鮮肉?”

  一提到這個,池早早有些悻悻的撇了撇嘴,“小鮮肉沒有,老臘肉倒是有。還不是我那個老古板大哥,我都還沒玩嗨,就被他給抓回去了,連個小鮮肉的手都沒摸到??”

  看著池早早張張合合的嘴巴,紀南珂臉上的笑容微斂。

  “早早,我遇到陸霽北了。”

  一句話,讓還在自顧自說的池早早瞬間禁了聲。

  半晌,才錯愕的問,“哪個陸霽北?”

  其實池早早清楚的很,整個錦城,就只有一個陸霽北。

  “那他有沒有跟你提五年前的事?”

  池早早停頓了下,便又開口問道。

  搖了搖頭,紀南珂眸色暗淡下來。

  那件事,她倒是希望他不記得,永遠都不要記得!

  “靠!”低咒了句,池早早挑了挑秀氣的眉,似是思索了一下,“其實,我看陸霽北挺好的,至少比厲莫寒那張冰渣渣臉好!”

  “南珂,說真的,你干脆和厲莫寒離婚,跟陸霽北好算了,反正他還是你的第一??唔??”

  嘴巴立即被捂住,池早早沒有說完的話全都消失在紀南珂的手心里。

  “好了,早早,我們今天要快點把報告趕出來,我晚上還要回厲家老宅吃飯。”

  紀南珂一邊捂著池早早,一邊拉著她向研究樓內走去,聲音漸漸消散在空中。

  ??

  等到紀南珂將車停好,看著面前的厲家老宅時,眉頭微微蹙了一下。

  每一次回來這里,都讓她感到極其的不舒服。

  還未踏進別墅大門,便聽到了厲婭晴帶著幾分嬌縱的聲音傳來。

  “媽,你看這款古琦最新款,我穿一定很好看,我明天有聚會,你給我買吧!”

  話音剛落,一抬頭便看到了踏進門內的紀南珂。

  視線落在紀南珂身上的暖黃色連衣裙上,厲婭晴的臉色瞬間便冷了下來。

  “啪嗒??”一聲將手里的時尚雜志合起來,扔到了茶幾上。

  紀南珂的視線在別墅內轉了一圈,走了進去。

  “媽,大伯母。”

  紀南珂走到客廳里,向著沙發一南一北兩側的兩名婦人打了招呼。

  坐在厲婭晴身側的美婦人,視線落在紀南珂的身上,臉上不慍不怒,“下次早點來,不要讓長輩等。”

  點了下頭,紀南珂在最中間的沙發上坐下。

  而另一邊正在修理指甲的貴婦人,抬眸掃了一眼紀南珂,嘴角似笑非笑,“婭晴,不是大伯母說,這衣服不適合你,還是穿在南珂的身上好看一些。”

  一句話,讓厲婭晴盯著紀南珂的表情恨不得是吃了她。

  抿了抿唇,不吭聲,紀南珂早就習慣了大伯母的挑撥離間,話中有話。

  “哼!山雞始終是山雞,就是穿上黃袍也變不了鳳凰。”

  厲婭晴尖酸刻薄的話吐出,狠狠剜了紀南珂一眼,“只有蔓溪姐才能穿出這些衣服的高貴。”

  唇抿得更緊,紀南珂面上淡淡的,指甲卻已經陷入掌心。

  特意貶低的話不是第一次聽到,暗自寬慰自己不要在意,可心還是忍不住難受。

  似是很滿意自己所聽到的,大伯母若有似無的眼神不斷落在紀南珂身上。

  “南珂,有好消息了么?”婆婆張宛如狀似不經意的問著,眼底卻閃過一絲期待。

  還是來了。

  幾乎每次回來,她都要當眾問她這個問題。

  兩年了。

  結婚兩年,厲莫寒卻從來都沒有碰過她。

  她要如何懷孕?

  心里苦笑,紀南珂難堪的搖了下頭。

  眉頭蹙起,張宛如有著明顯不悅。

  “兩年了,就是養只母雞,都能下蛋了。”

  “媽,別是有人根本就是只不能下蛋的母雞,哧哧……”

  厲婭晴捂嘴偷笑,卻在瞅到大伯母怒瞪自己時,瞬間收聲。

  還是一如既往的蠢!

  紀南珂眼底閃過一絲笑意,這厲婭晴想罵她,卻沒曾想把大伯母也一起得罪了。

  “有時候沒懷上,也不都是女方的原因,莫寒查過了么?別再是他有什么難言之隱?”

  大伯母毫不客氣的反擊著,讓厲婭晴母女臉色十分難看。

  似是突然想起什么,大伯母一拍額頭,驚呼道,“瞧我這記性,昨天不還有個女人找上門來,說是懷了莫寒的孩子?就是電視臺的當家花旦沈蕓菲。”

  這個名字讓紀南珂驀地想起那個向自己炫耀的傲慢女人。

  三百五十萬戒指的主人。

  “呦,這才剛說完曹操,曹操就到了。”大伯母笑著開口,直接起身離開。

  順勢看去,玄關處站著剛剛進門的厲莫寒恰好也望了過來。

  四目相對,紀南珂瞥開了視線。

  一頓飯吃的是各懷心事,不歡而散。

  一路無言,車子駛入院子后,紀南珂卻沒有動。

  “厲莫寒,兩年了,我們也互相受夠了對方,離婚吧!我也好給沈小姐讓地方。”

  “啪嗒……”

  打火機在夜空中劃亮,點燃了手中的香煙。

  厲莫寒吸了一口,吐出一道煙霧來,才側過頭微瞇眼睛看她。

  “做夢!”

  “紀南珂,這是你欠蔓溪的,欠厲家的,這輩子你都休想!”

  云霧繚繞間,厲莫寒的臉看的真真幻幻。

  蝕骨的話語透過涼薄的嘴唇,如同利刃一般,一字一句砸在她的胸口。

  交疊在一起的手,緊緊的捏著,指甲似是要掐入手背。

  “何必呢?我們現在只有互相折磨。”

  她已經累了,不想再跟他爭些什么。

  他沒有接腔,半晌,將燃了一半的煙蒂掐斷扔掉。

  “你昨晚去哪了?”

  突然而來的問題,讓紀南珂一驚,下意識便回頭看他。

  黑暗中,他如墨的深眸,帶著一絲的銳利和探究。

  紀南珂倉皇的低頭,撩起臉頰邊垂落的散發,掛在耳后。

  “去早早那里了。”

  心里一緊,莫名的便想到了那個男人,紀南珂不由得拉了池早早出來當擋箭牌。

  厲莫寒看紀南珂的神色有幾抹不自然,眸色頓沉,推門下車。

  紀南珂剛打開車門的手驀的被厲莫寒攥住,捏緊。

  一把將她從副駕駛拽起來,眉目陰冷,“紀南珂,你撒謊的功夫真是日益精進了不少!”

  紀南珂心里咯噔一下,不知厲莫寒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她的沉默不語,令厲莫寒的表情更加森冷可怖,“說!到底去哪了?!”

  紀南珂微微蹙眉,掙開他的束縛。

  “厲先生,這兩年來,你有問過我的死活么?現在你又是以什么身份來質問我?!”

  空氣瞬間凝結,連呼吸都停住了。

  紀南珂強壓下眼底的淚意,側過頭去不肯看他。

  這兩年來,他不是把她當做空氣,就是當做憎恨的對象。

  守著偌大的房子,紀南珂覺得冷的透骨。

  “在嫁給我的第一天,你應該就很清楚,我娶你,就是為了折磨你!報復你!”

  心,突然擰的生疼。

  紀南珂臉色蒼白,死死咬住唇瓣,一聲不吭,末了,卻倏地笑了。

  “是,厲莫寒,這一切就算是我欠你們厲家,欠蔓溪的,兩年也夠了吧?”

  “我用兩年的婚姻幸福,來換取你們所有人的諒解,現在也應該到頭了。”

  她的聲音平淡無波,卻讓厲莫寒隆起了眉頭。

  “紀南珂,早在兩年前,你的幸福便已經隨著蔓溪的死消失了。”

  他向前逼近,將她逼得是連連退后。

  “我再說一次,這輩子你都休想擁有幸福,因為你不配!”

  閉了閉眼睛,再次睜開眼時,眼底一片澄凈。

  紀南珂勾唇一笑,迎上陰桀冷厲的眸子,“厲先生,我知道了。”

  轉身,繞過他,徑直走進別墅內。

  只是,心卻抖得厲害。

  每一步,都像是用把刀在她的心臟上狠狠割下一片。

  既然他要恨她,那就讓他恨得徹骨一些,也好過視她如空氣。

  這輩子,幸福離她是越來越遠了,可是,能讓他記恨一輩子,也是種不錯的選擇。

  站在臺階上,腳步頓住,紀南珂回頭看他,牽起唇瓣。

  “對了,記得回去提醒沈小姐,讓她給彼此留點臉面,下一次,我不敢保證再見到她,我還會有好的修養!”

  “南珂,一會兒你替代汐曦去接待今天的嘉賓。”

  導師將一疊資料放到紀南珂桌上。

  紀南珂一怔,快速打開最上面的資料,看到了嘉賓名單上的名字。

  微蹙眉,抬頭詢問,“活動不是一直都由汐曦負責的么?”

  在之前得知嘉賓是他的時候,她就特意回避有所接觸。

  誰知,竟然還是不可避免的碰到了。

  “汐曦請了兩天病假,這個節骨眼上只能你頂上了,流程表都在資料里了,還有一個小時嘉賓就要來了,你現在抽空看看。”

  導師拍了拍她的肩,轉身離開。

  抿了抿唇,紀南珂看了眼時間,打開了資料,快速瀏覽起來。

  五十分鐘后,紀南珂跟主持人對接完活動流程,站在研究樓的最前端,靜默的等候著。

  身后的竊竊私語,均是在討論今天的嘉賓。

  那個錦城大學神話一般的人物,乃至整個錦城都爭相邀約的男人。

  卻在回國后推掉了所有媒體記者的采訪,回到母校錦城大學來做交流報告。

  消息傳出的時候,整個錦城都轟動了。

  視線里駛進一輛黑色勞斯萊斯幻影后,紀南珂抱緊了懷里的花。

  車子在研究樓外穩穩停下,在眾人的翹首以盼中,副駕駛位置上率先走下一個男人。

  男人打開車子后座,一只腳落入紀南珂的眸中。

  偉岸挺拔的身影出現,立即引起四周的騷動。

  紀南珂舉步上前,將懷里的花遞了過去,“歡迎你,陸先生。”

  陸霽北淡笑,接過花,“謝謝。”

  紀南珂被他臉上的笑容晃得有些發暈,微側過身子,掩飾了尷尬,“陸先生里面請。”

  在眾人的簇擁下,陸霽北被紀南珂帶到了休息室。

  休息室的門一關,喧鬧的環境迅疾被阻隔。

  一室的寂靜無聲,瞧著面前的男人,紀南珂有些微的不自在。

  “陸先生,這是活動的流程表,你先看一下,有問題還可以協商。”

  將流程表遞給他,轉身去倒了兩杯水。

  杯子放到他面前的時候,紀南珂聽到他開口,“沒有問題。”

  房間里頓時靜了下來,空氣里似是彌漫著一種微妙的氣氛。

  接待活動,紀南珂接待過不少,每次結束,對方都會大力夸贊她的周到細致。

  只是,今天在面對陸霽北,不知怎的,她竟然有些無所適從。

  悄悄看了眼時間,距離活動開始,不過只剩十分鐘了。

  偷偷松了口氣,剛一抬頭,便望進一雙如墨深邃的丹鳳眸中。

  心,不由得咯噔一下。

  “紀小姐,你似乎很怕我。”

  低沉悅耳的男聲從對面傳來,他坐在沙發上,肆意瀟灑的模樣讓人心顫。

  “陸先生,你想多了。”紀南珂扯唇,揚起一抹微笑。

  “哦,是么?”他輕笑,眼底閃過一絲光芒。

  “我以為以我們的關系,應該沒有這么生疏客套。”

  紀南珂一怔,心下一驚,不知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臉上微怒,紀南珂蹙眉道,“陸先生,我已經結婚了。”

  聞言,陸霽北輕輕笑了,“抱歉,我的意思是,以我和厲家的關系,我們算是親戚。”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