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唐詩薄夜小說完整版

唐詩薄夜小說完整版

盛不世 著

連載中免費

虐心言情《千億寶貝拐個爹地送媽咪》由作者盛不世傾心創作,主角是唐詩薄夜,講述的是:唐詩沒想到薄夜的薄情會讓她萬劫不復,因為他不相信她,所以薄夜將懷著身孕的唐詩丟進監獄不聞不問,三年后,薄夜以孩子威脅唐詩,讓她給人道歉,唐詩笑了,將曾經的真相一一擺出,讓薄夜明白,這三年都是他虧欠了她!但是唐詩不會給他任何挽回的機會!

更新:2019/09/27

在線閱讀

虐心言情《千億寶貝拐個爹地送媽咪》由作者盛不世傾心創作,主角是唐詩薄夜,講述的是:唐詩沒想到薄夜的薄情會讓她萬劫不復,因為他不相信她,所以薄夜將懷著身孕的唐詩丟進監獄不聞不問,三年后,薄夜以孩子威脅唐詩,讓她給人道歉,唐詩笑了,將曾經的真相一一擺出,讓薄夜明白,這三年都是他虧欠了她!但是唐詩不會給他任何挽回的機會!

免費閱讀

  今天唐惟在游樂園里玩得很開心,比起之前他裝著老成令人心疼的模樣,現在的他更像個孩子,無憂無慮地笑著,仿佛沒有任何憂愁煩惱。

  三個人在結束游玩后回到停車場,唐詩站在停車場出口抱著唐惟等她哥哥開車出來,高挑細長的身影惹得一輛開瑪莎拉蒂的車主對著她按了幾聲喇叭,“美女,要過來一塊嗎?”

  唐詩沖坐在里面的帥哥笑了笑,還沒來得及說話,她懷里的唐惟就說,“不用了,我媽咪有人接!”

  靠,這個臭小子!

  江歇剛想說可惜了這么漂亮的姑娘已經結婚生子了,結果在看見唐惟的臉的時候,整個人懵逼了!

  他直接把頭探出了車窗,和唐惟大眼瞪小眼,“臭小子,你說什么?”

  這小孩子怎么長的跟……跟薄夜一模一樣!

  有沒有搞錯啊!怎么會突然間冒出來一個這么像的小孩!這該不會是薄夜以前的風流債吧!

  江歇頓時把目光轉向唐詩的臉,這一下,他終于記起來她是誰了!

  五年前他還沒來海城的時候,就聽說過一件大事兒,海城的太子爺薄夜大義滅親,把自己老婆送進了監獄。

  他老婆是誰?是海城的唐家大小姐,那個才華橫溢氣質高傲的唐詩!

  江歇還在發呆,后面唐奕開車子上來,見他堵在外面不走,按了幾聲喇叭,他這才回過神來,又狠狠看了一眼唐惟。

  他真的沒看走眼,媽的,太像了,這他媽要說不是薄夜的種,他也不信!

  于是江歇偷拍了一張照片,就趕緊開車走了,透過后視鏡看見唐詩上了跟在他后面的一輛車,記下號碼牌后,他就單手發送了一條消息給自己的好兄弟。

  【江歇:老夜老夜!你他媽是不是有種在外面流浪啊?】

  【薄夜:……你喝多了嗎?】

  江歇直接發送了一張照片過去,是唐詩抱著唐惟站在馬路邊的樣子,她身子細長高挑,頭發被傍晚的風吹得飛起,踩碎身后一片夕陽。正笑著抱著懷中的小孩,眉目依舊精致細巧,一臉歲月靜好的模樣。

  幾乎是沒隔幾秒,就有電話打過來,江歇接通就聽見薄夜在另一端怒吼,“你在哪兒看見的?”

  “歡樂谷啊!”江歇報了一串車牌號,方便之后薄夜順著車牌號去查,隨后繼續說道,“他們上這車了!我靠,我一看都嚇了一跳,后知后覺才想起來的。我和你說,那臭小子簡直他媽跟你一模一樣,不是你兒子我都不信!”

  對面薄夜直接掛了電話,派人去定位那串車牌號,手指死死抓著手機,不知道是因為亢奮還是憤怒,薄夜的表情變得陰森可怖。

  唐詩!你竟然有膽子偷偷生下我的孩子!

  五年了,他竟然不知曉,他和唐詩還有個孩子!一直以來,他都只想要他和安謐的孩子,可是那個孩子已經回不來了……連著安謐一起……

  唐詩這個孩子到底是什么時候生的……?是當年在監獄里嗎……?

  一想到了監獄,薄夜的眼神就沉了下來,五年了……唐詩坐牢已經整整五年了。

  唐奕把自己妹妹和小侄子送回家后就要回工作室,說是要回去趕稿子,順路把車子開走了,唐詩把冰箱里的盒飯拿出來給他,“你別太累了啊。”

  唐奕說,“養你是挺累的。我連老婆都還沒下文呢。”

  唐詩一把將自己的哥哥關在門外面,身后唐惟在沙發上笑,“舅舅老光棍!”

  唐詩也笑了,“今天玩得開心不開心啊?”

  唐惟點點頭,“開心——!!”

  “開心就好,要知道回去……”

  “回去和舅舅說謝謝。”唐惟睜著眼睛,“我明白的,媽咪。”

  唐詩覺得自己能生出這樣一個聰明的小孩子簡直就是中了五百萬彩票!

  收拾了一下屋子剛打算睡覺,門口就響起一陣門鈴聲。

  唐詩還在擦地板,就喊著唐惟去開門,唐惟跳下沙發,邁著小短腿過去,“是不是舅舅忘帶東西了啊……”

  剛打開門,看見對面那張臉的時候,唐惟的表情就一下子變了。

  薄夜也沒想到會是他過來開門。他幻想過很多見面的方式,五年不見,或許唐詩會一臉冷漠,或許會滿眼陌生,也有可能還是在恨著他,但是他沒想過,會是他兒子來開門。

  唐惟一看見薄夜的臉,心里頓時一緊,下一秒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把門摔上了。

  草!薄夜生平第一次登門入室,結果被人家直接摔門關在外面!

  還他媽是個小屁孩!

  不過心里想想自己兒子的確挺有自己風范的,又傻逼呵呵欣慰了一把,再一次敲門。

  這個時候聽見唐惟的聲音傳來,“媽媽,外面沒人,可能是鄰居的惡作劇!”

  薄夜怒了,臭小子從哪里學的睜眼說瞎話!!

  于是他干脆直接一腳踹在門上面,這一次下了唐惟一大跳,他頂著門,看著屋子里的唐詩,“媽咪……門口有個壞人……”

  “怎么了?”唐詩過去一把抱住唐惟,這孩子怎么這幅表情?心里想到他們母子二人過日子或許是會引來不法分子,于是后退幾步,唐惟在她懷里死死抱住她。

  “媽咪,別怕,是薄家大少。”

  唐詩的心,倏地一下冷了!

  薄夜怎么會過來?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和唐惟的?他上門……是不是來搶走孩子?

  想得多連著眼眶都跟著紅了,唐詩咬咬牙,“小寶放心,媽媽絕對不把你交給壞人。”

  聽了這句話,唐惟落在地上,干脆大大方方去開門。薄夜正想踹第二下的時候,就看見門一下子又開了,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屁孩站在那里,皺著眉毛一臉警覺地看著他,“你找我有事嗎?”

  嚯!這都直接挑明開頭了!看來這孩子什么都知道啊!

  薄夜也冷笑,“怎么,不請你爸爸進去?”

  “我沒有爸爸。”唐惟迅速地反擊,“這五年都是我媽媽領著我過來的,我沒有爸爸。也不需要爸爸。”

  唐詩一聽這話眼睛又紅了,多懂事的孩子啊!

  薄夜站在門口和唐惟對視,“你不需要爸爸?”

  “薄大少,我媽咪和我一向都安安穩穩,沒有犯事兒,您找我們什么事,麻煩立刻告知,說完就請回去吧。”

  唐惟學著其他人喊他薄大少,聽在薄夜耳朵里,怎么聽怎么不舒服。

  這小孩子是不是唐詩教的?教他這樣陽奉陰違。

  薄夜怒了,干脆直接進來,看見唐詩站在客廳里,頓時,分離五年所有情緒一下子涌上心頭。

  唐詩看著他的眼里帶著那種來自靈魂深處的怕和痛,讓他不由自主握緊了拳頭。

  “好久不見。”

  他如是說道。

  唐詩沒回答,唐惟見攔不住他,干脆跑到自己媽媽身邊,拉著她的手說,“媽咪不怕,我們去睡覺吧。”

  母子二人一起轉身,打算直接無視薄夜。

  “站住!”

  帶著怒意的聲音從背后傳來,唐詩渾身一顫,連唐惟都察覺到了她的手在顫抖。

  薄夜怒極反笑,“這個小孩的事情,你不打算跟我解釋解釋?”

  “解釋什么?”

  唐詩看著薄夜,聲音發顫,“我都坐了五年牢了,你為什么還不肯放過我?”

  坐了五年牢!毀掉了她對他的全部的愛和期待!

  薄夜瞇著眼睛,似乎不滿意這個反應,“你坐牢是你罪有應得,裝什么委屈?”

  唐詩眼眶一紅,轉過身去,對著薄夜道,“是么?是啊,那你現在過來倒貼我做什么?我這種有前科的女人,還值得你登堂入室?”

  “你當然是不值得。”薄夜上去一把抓住唐惟的手,“但是他值得!”

  唐詩忍著自己不要掉眼淚,可是唐惟竟然出奇的冷靜,他就這樣看著薄夜,輕聲道,“薄大少,請放手。”

  用的是請這種字眼,如同針刺一般扎在薄夜的心口。

  他說,“叫我爸。”

  “我沒有爸爸。”

  唐惟抬頭,竟然笑了,“我只有一個坐了五年牢的媽媽。”

  那一刻,薄夜承認,他輸給了一個孩子。

  唐詩一個字都不用說,可光是唐惟一句話,就叫他萬箭穿心。

  五年牢而已,唐詩害死了他的孩子和他的愛人,憑什么現在一臉受害者的模樣來質問他?!

  他忽然間就想起五年前唐詩被帶走時對他說的話。

  倘若你有天知道,你今天的所作所為對不起我……

  薄夜心口一緊,下意識去看唐惟,忽然間問出了一個很愚蠢的問題,“孩子你是什么時候生的?”

  “還用問嗎?當然是監獄里啊。”

  唐詩笑得眼淚都出來了,“你眼里只有安謐,你怎么會關心我有沒有懷孕?是啊,沒準唐惟都不是你的小孩子呢,在你眼里,我可不就是個女表子嗎!”

  薄夜大怒,放開唐惟狠狠掐住唐詩的脖子,“五年不見,你還是這么賤!”

  唐詩用左手去推薄夜,令他震驚的是,她的左手上竟然有著繭子。

  唐詩一直都是用右手的,為什么……

  想到什么事情一般,薄夜伸手就去抓她的右手。唐詩尖叫一聲,突然間就情緒激動,“你放開我!”

  唐惟也紅了眼睛,“放開我媽咪!”

  袖子被人掀起,露出一截纖細得輕輕一捏就仿佛會被折斷的手腕,曾經這雙手是唐詩的驕傲,她畫設計圖紙的時候,全世界都在她眼里閃閃發光,可是現如今——

  手腕上交錯縱橫的疤刺進他的眼睛,薄夜終究沒忍住震驚,瞳仁狠狠縮了縮!

  再往上看去的時候,一截斷掉的小拇指就暴露在他視野里,唐詩的右手并不是五指健全,她的小拇指斷了一截,孤零零而又刺人眼。

  那一刻,妖孽俊美的男人終是沒能克制住自己的聲音,痛聲道,“怎么回事?!”

  唐詩笑得如同五年前那般張狂,如同一個瘋子,眼里倒映出薄夜震驚的表情,“這可不是您親手送給我的禮物嗎!薄夜,我這一生已經吃夠了你給我的苦頭,求求你高抬貴手放過我吧!”

  求求你高抬貴手放過我吧!

  薄夜倒退幾步,無力地松開抓著她的手,不可置信地抬頭看向她。

  那雙支離破碎的眼里沒有了愛,只剩下痛恨,那種已經被刻入骨髓的痛恨,在她眼里自焚一般燃燒著。

  痛苦就這樣措不及防地蔓延上來,就如同原本伸手狠狠抓住什么,卻在下一秒沒有接住帥成碎片,這種根本沒有辦法防備的刺痛開始密密麻麻蔓延全身。

  是……他是想著將她關進監獄,讓她這輩子后悔,可是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是誰在監獄里對她施暴,是誰毀了她的驕傲!

  薄夜就這樣看著唐詩,忽然間就有一種劇烈的恐懼感漫上心頭,他害怕自己再也看不懂眼前這個女子。明明他們有過五年的婚姻,可是為什么,他對她這么陌生?

  薄夜自然是不懂,整整五年,唐詩瘋過傻過失去理智過,那五年的絕望讓她死了無數遍,讓她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笑話!

  再抬頭的時候,唐詩的眼里就只剩下了驚天的痛恨。

  薄夜像是逃離一樣離開了唐詩的家,狠狠甩上門的時候,他站在門口,弓著背用力抓住自己的衣領——喘不過氣,像要窒息了。

  唐詩為什么……會變成這樣?那五年里她到底發生了什么……

  這明明是他樂意看見的,可是為什么……

  隔著門,唐詩身體滑落,靠著唐惟,無聲痛苦。

  許久,她壓抑地低吼出聲,像是要吼穿自己的靈魂。

  所有掩蓋在風平浪靜下的蠢蠢欲動,在這一刻以更猛烈的姿態朝她席卷而來,那段暗無天光的日子似乎又在叫囂著要將她牽扯進去,唐詩渾身發抖,被她靠著的唐惟卻將背繃得筆直。

  “媽咪……要不要喝牛奶?”

  唐詩閉眼,熱淚落下。

  ******

  瘋狂的一夜過后,原本以為薄夜是不會再來打擾他們兩個了,可是第二天下午,令唐詩措不及防的事情就發生了。

  唐奕打來電話說沒在幼兒園接到唐惟,院長說看見有人把他接走了。

  根據院長的描述,那個人絕對是薄夜不會有錯!

  唐詩翻身下床,跌跌撞撞拉開抽屜,將放著好久沒吃的藥直接塞進喉嚨里,她干嘔幾聲,硬生生將藥片空口吞下去,隨后抹了把自己臉上的眼淚,重新站起來。

  微紅的眼里帶著鮮明的痛恨,她伸手抓住自己胸口的衣服,手指不斷地哆嗦。

  沒關系……不要怕。

  薄夜,你搶了我最后的信仰,我就不顧一切跟你拼命!

  唐惟是在三點的時候被薄夜接走,隨后他直接被接進了薄家大宅子,薄夜的母親岑慧秋一看見他就愣了。

  老婦人喃喃著,眼淚就落了下來,“你是……我們薄家的……孫子嗎?”

  唐惟沒說話,岑慧秋眼里的悲傷看著不假,可是他不想搭理。

  “你爸媽是誰?”

  “我媽媽是誰對你們來說不重要。”

  唐惟笑了,五歲的小孩心智近妖,“我爸爸是誰對我來說自然也不重要。”

  薄夜剛停好車進來,就聽見唐惟這番話,氣得一腳踹在門上,“你這話什么意思?”

  唐惟說,“字面上的意思。”

  岑慧秋看得出來這個孩子怨念很大,尤其是對薄家,也不敢上前抱他,就是這么看著他,“你媽媽……過得還好嗎?”

  唐惟甜甜地笑了,“牢里都是吃國家飯,所以我媽過得衣食無憂。”

  薄夜一聽就來火,拎著唐惟把他提起來,“跟誰學的這樣說話帶刺?”

  他冷笑著,“是唐詩教你這么說的么?嗯?”

  唐惟一臉無懼,“誰教我說的?周圍身邊人都是這么告訴我的。說我媽坐過牢,說我媽殺過人,要算起來,你昨天也當著我媽的面說過一次。”

  薄夜心口刺痛,狠狠將他放下,咬牙切齒,“你是不是跟你媽學了本事,過來給我找不快?”

  “嫌我找不快,就把我送回去。”

  唐惟看著他,“你想拿我來威脅我媽媽,可是這么做只會讓我們更恨你。”

  更恨你!

  終于說了,承認吧,他們就是在恨著他,且這種恨已經滲入血肉變成一種習慣。

  只要是薄夜出現的地方,唐詩就會驚慌失措恨不得想要逃。

  所以整整五年,她從原來的海城搬到藍城,只為了逃離他!

  薄夜不知道為什么發了大火,摔了好多東西,岑慧秋在后面悲哀地勸,“夜兒,別砸了……”

  薄夜冷笑了一聲,徑自上樓,唐惟坐在下面沙發上,一臉面無表情。

  父子兩人各自生氣起來的時候樣子倒是一模一樣。

  岑慧秋叫了下人來收拾,一邊坐在唐惟旁邊,心疼道,“嚇著你了吧……?”

  唐惟搖搖頭,“沒有。”

  可是眼眶微紅,明顯就是受到驚嚇的樣子。

  “你……你叫什么名字啊?”岑慧秋對于這個小孩子很有好感,就想著問問名字。

  唐惟看向她,“我叫唐惟,豎心旁的惟,我媽媽說這個字是代表著僅僅和希望。”

  岑慧秋不敢問唐詩的近況,可是唐惟竟然提起來了,她便繼續小心翼翼問道,“你媽媽……”

  “我媽媽的事情不用夫人多擔心了。”

  看看他,五歲的小孩,多智近妖,連帶著使用尊稱的時候都這么一副疏離的樣子。怕是以后想要親近也難……

  岑慧秋想著一個合適的開口方式,“唐惟啊,其實……當年你爸媽……”

  “不用和我說,我知道。”唐惟直接接上她的話,“他們都說是我媽媽犯賤,說我媽媽殺了人,所以罪有應得,我也明白。我們就是罪有應得。”

  我們就是罪有應得。

  他分明說著將自己打入地獄的話,卻連帶著岑慧秋的心都跟著痛了。

  這個孩子,是恨上他們了啊……

  唐惟不去管自己這樣傷了老婦人的心,轉頭看向窗外。

  夜色沉沉,看不見黎明。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