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一品芳華梅家絕色妃小說

一品芳華梅家絕色妃小說

梅開芍 著

連載中免費

《一品芳華梅家絕色妃》是作者梅開芍所著一部長篇穿越架空小說,主角是梅開芍慕容寒冰,講述的是:現代的緝毒女刑警穿越到古代,成為大權被奪,又被后宅陷害的梅開芍,當她靈魂融合的那一刻,氣勢大變,身中劇毒沾惹了慕容寒冰,對這位爺來說她是居心叵測不懷好意的女人,而對梅開芍來說,慕容寒冰不過是占著會投胎這個優勢罷了,且看她如何覆滅仇敵踏上榮華巔峰!

更新:2019/09/27

在線閱讀

《一品芳華梅家絕色妃》是作者梅開芍所著一部長篇穿越架空小說,主角是梅開芍慕容寒冰,講述的是:現代的緝毒女刑警穿越到古代,成為大權被奪,又被后宅陷害的梅開芍,當她靈魂融合的那一刻,氣勢大變,身中劇毒沾惹了慕容寒冰,對這位爺來說她是居心叵測不懷好意的女人,而對梅開芍來說,慕容寒冰不過是占著會投胎這個優勢罷了,且看她如何覆滅仇敵踏上榮華巔峰!

免費閱讀

  “哎?本皇子不是眼花了,那不是梅家的廢物花癡嗎?”離皇門口百余米處的閣樓上,一身紅色錦緞長衫的男子瞪圓了眼睛,他眉眼飛揚,相貌英俊,面相中帶著一絲頑皮,不是宮內最小的九皇子慕容長鴻還能有誰,他驚訝的伸出手,指向選秀隊伍里那個打著哈欠的女子,黑如寶石的眸低寫滿了不爽:“大哥,你不是已經把她休了嗎,她怎么來參加選秀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慕容燁站在窗前,明黃色的袍袖翩翩,疏宇鳳目,身形似濯日驕柳,他轉眸掠過樓下的女子,緩緩的蹙起了眉,平穩的語調帶著厭倦:“我也想知道,這是怎么回事。”

  “照我看,這個梅開芍根本就是陰魂不散!也不想想她自己做的那些事,有哪個男人會看上她?除非是眼瞎了!”張揚的聲音繼續,慕容長鴻狠狠地冷哼了一聲!

  聽到最后這句話,遠處的暗影重重的咳了起來!

  慕容長鴻揚過一張俊臉,費解地看著他,嘴角帶著玩味:“這還是本皇子第一次聽暗一出聲呢,原來你不是啞巴啊?”

  “回九皇子,屬下不是。”暗一的聲音很平穩,聽不出半點的波痕,倒是和他那張面無表情的俊臉很相配。

  慕容長鴻來了興致:“那你倒是說說,你方才咳什么?難道本皇子說的不對嗎?”

  “屬下……”暗一抱了抱拳,雙眸落在了昏暗不明的角落……

  慕容長鴻側過身子來,擋住他的目光,頑皮的笑著:“本皇子問你話呢,你看你的主子作甚?”

  “屬下認為,三小姐沒有那么不堪,畢竟是出自梅府的大家閨秀。”暗一不偏不倚的站著,語氣不卑不亢。

  聞言,慕容長鴻搖頭笑了起來:“暗一,這你就不懂了,若是這個花癡能有太顏姐姐一半的玲瓏,也不會這般惹人厭了。”

  “可……”暗一還想說點什么。

  突然,一道慵慵懶懶的男低音響了起來,低沉沙啞的悅耳,就像是有流沙緩緩流過一般……

  “暗一,暖爐的火滅了。”

  黃昏處,隱約能看到一個男子半倚在雕花木椅上,他坐的很隨性,卻有著說不出來的瀟灑與豪邁。

  他看起來像是剛剛睡醒,邊說邊把玩著手中的茶杯,小小的茶杯在他的指尖轉來轉去,發出淡淡的光芒。

  由于背著光,根本看不清他的容貌。

  可,單單只是那冷淡如冰的聲音就讓暗一不敢再多說一句,恭敬的垂下了眸:“屬下疏忽了,這就去給主子取木炭來。”

  語落,不待人吩咐,便隱去了身形。

  慕容長鴻遺憾地撇了撇嘴角,伸手托著下巴,支在木桌上:“真是無趣啊,看來本皇子還是繼續看著這些秀女們來的高興點,等一會兒,還可以去找太顏姐姐玩,也不知道孫公公會把她安排在哪間院子里……”

  按照規矩,秀女們還沒有資格入住宮殿,但又不能離宮殿太遠,免得到時候挑選起來麻煩。

  而且選秀選的是賢良淑德,不單單是外貌身形。

  秀女們的一舉一動,也在考核范圍之內。

  所以早在大湟元朝初期,宮門附近就建了許多庭院。

  這些庭院雖小,卻五臟俱全,美不勝收。

  院內,一團團開得正盛的青梅伸展在墻外,風里送來清新的味道,幾處屋子都修得十分別致,各不相同。

  小院的門口牌匾上掛著三個大字:風雪軒。

  “今日你們也乏了,就在這里住下,稍后會有人帶你們到房間,明日是第一課,學完之后,方可覲見圣上。”孫公公交待著她們,一直都是笑呵呵的模樣:“還望各位小姐們好好學,老奴先退下了。”

  孫公公雖是個太監,卻也是皇上身旁的大紅人,他的話很多時候就代表著上面的意思,各家小姐們自然對他恭敬,笑臉相送,一派的和樂融融。

  只不過,等到孫公公走后,庭院的氣氛就變了。

  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那底下醞釀的確是波濤暗涌……

  小姐們開始互相寒暄,拉幫結派,笑談耳語。

  許多秀女都圍繞在梅太顏的身邊,打聽著皇子們的趣事,時不時向梅開芍這邊瞄幾眼,那眼神里充滿了不屑。

  “也不是我多嘴,太顏妹妹,你們梅家是沒有人了嗎?怎么送了一個廢物進宮。”說話的女子一身烈焰紅裙,艷色非常,語氣里帶著的諷刺,讓各家小姐都笑成了一團。

  梅太顏拉了拉她的衣袖,皓齒咬唇,一臉的為難:“方姐姐,別說了。”

  方媚兒,當今皇后的表侄女,方家最受寵的獨女,平日里就經常和梅太顏混在一起。

  每次看到梅開芍,她都不耐煩地想翻白眼,這世上怎么有這樣的花癡,簡直是給她們做女子的丟盡了臉面!

  “太顏妹妹,你就是太善良了,你看看這個女人,哪有你們梅家半分的氣質。”方媚兒厭惡的掃了梅開芍一眼,好似她是什么令人做惡的垃圾。

  一旁的小姐們,也紛紛皺起了鼻子。

  “說來也奇怪,她怎么會在名單里,事情可是鬧得滿城風雨呀。”

  “誰知道呢,不過梅二小姐還真是心寬,若是換了我,連家門都不敢出一步了,斷然是不敢來參加選秀的。”

  “嗤嗤嗤,一雙被人穿過的鞋而已,姐妹們別在意,反正她也選不上。”

  “說的也是呢,呵呵,不知道聽了咱們的話,二小姐會不會又突然發瘋呢……”

  譏笑聲,一波接著一波。

  梅太顏坐在那中央,輕掩笑顏,美目看著梅開芍,就等著看她出丑……

  可誰都沒想到,梅開芍只是漫不經心的坐在那兒,眼看著庭院里的景色,心記著橫插相交的小路,眸低隱隱地散發著光。

  壓根就不把她們當回事,甚至當她們是空氣!

  見狀,梅太顏臉上的笑僵在了嘴邊,正要站起身來去教訓梅開芍,卻發現從不遠處浩浩蕩蕩地走過來一群人。

  她愣了下,偽善的眸底飛快地閃過了一絲毒意!

  接著,她眨了眨眼睛,一雙眸子氤氳著水汽,長長的睫毛打下來,顯得很是楚楚動人:“你們不要這樣說二姐了,她只是有時糊涂,才會做些錯事,看在我的面子上,姐妹們多擔待點,否則她回去又要耍脾氣了……”

  這樣的話,到了任何人的耳里,都會覺得是梅開芍做了十惡不赦的事情還要勞煩她這個好妹妹來遮掩。

  “太顏姐姐你不要怕,她要是敢耍脾氣,本皇子就把她逐出宮去,哼!”

  一開始的時候梅開芍還不明白梅太顏為什么要這樣惺惺作態,直到耳邊傳來這樣一聲清脆時,她才了然的笑了。

  本皇子這樣的自稱,幾乎是在瞬間就抓住了所有秀女們的耳朵,全部的人都朝著身后看了過去。

  只見金燦燦的陽光下站著一個紅衣打扮的少年,濃眉大眼,英俊非凡,吊兒郎當中帶著聰慧精明,大有一副混世魔王的氣焰。

  在他的身后還走著幾個人,其中一個不是別人,正是把梅開芍休掉的慕容燁。

  他身上披著白色狐毛,里面是明黃的緞衫,墨眸湛黑,俊美逼人,一舉手一投足間,都流淌著屬于皇家特有的傲氣,引得人移不開目光。

  秀女們已經開始臉紅了,抬頭又低頭,想看又不敢看,一顆芳心隨著慕容燁的出現躁動不已。

  怪不得,曾經這幅軀殼會覺得他是天底下最俊美的神。

  傻傻的以為她的皇子哥哥會保護她。

  畢竟兒時的記憶里,他還抓過螢火蟲給她。

  可后來呢,這個男人眼睜睜的看著她被打死,連出手都不屑。

  梅開芍瞇眼,深深吸了一口氣,這才覺得剛剛身體的血液像是凝固了。

  梅太顏則是裝的像是吃了一驚,福了福身,溫溫柔柔的說道:“太顏見過兩位殿下。”

  聞言,秀女們這才回過神來,也跟著福身行禮,各個臉紅耳赤的不成樣子。

  慕容長鴻趕緊跑過去,嗓音里還帶著少年特有的不悅:“太顏姐姐,本皇子說過多少次了,你我姐弟相稱,不用這么見外。”說到這里,他看了下其他的秀女們:“你們也是,父皇母后又不在,別這么拘束。”

  梅太顏莞爾一笑:“禮數不能廢。”

  “哼,真是人和人比不得呢。”慕容長鴻上一刻還笑著,下一刻則變了臉色,雙眸不屑的掃過梅開芍:“太顏姐姐這么惹人喜歡,而某人呢,根本就是不知廉恥!”

  梅太顏心里早已笑開了花,可臉上卻故作為難,伸手拽了拽慕容長鴻的衣袖:“七殿下,不要再說了,二姐聽了會不高興。”

  “本皇子倒要看看她是怎么個不高興法!”慕容長鴻將頭一扭,惡氣沖沖的瞪著梅開芍:“女人,你給本皇子聽著,要是你再敢欺負太顏姐姐,小心你的賤命!”

  從始至終梅開芍都只是低著頭,沒有說話,直到聽到賤命兩個字,她的眸才閃出了一道光。

  她笑了一下,接著站起來,伸手撣了撣身上并不存在的塵土,雙眸平靜的注視著慕容長鴻:“從剛剛開始,殿下就一直在說民女如何欺負太顏妹妹,嗯……民女心中很是不明白,有個問題想要請教殿下。”

  說著,梅開芍走向慕容長鴻,薄唇微挑:“如果民女沒有記錯的話,太顏妹妹的武氣段數已經高達三段了,而民女的武氣段數則為零,是么?那民女與太顏妹妹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地上一個天上啊,哎!”

  “你這女人倒有自知之明,和太顏姐姐比起來,你根本就是個活在臭水溝里的癩蛤蟆!”慕容長鴻氣憤不已的拂袖,好似她靠近一步,都嫌惡心。

  梅開芍受教的點了點頭:“原來如此,那我倒要問問了……”說到這里,她忽然話鋒一轉,不僅不再自稱民女,一雙眸子更像是能劈開人心的利劍,銳利的發著芒:“我一個武氣零段的廢物怎么去欺負一個武氣三段的高手?”

  “這個……”慕容長鴻臉上一紅,剛想要辯解。

  梅開芍就擲地有聲的打斷了他的話:“七殿下年紀小,可以沒有分辨是非的能力,但是七殿下,身處高位,不是更應該講究實事求是,不偏不倚?”

  “本皇子……”慕容長鴻伸了伸脖子,又想開口。

  梅開芍根本沒有給他這個機會:“如果連皇家人心中都沒有公正二字,那我們這些老百姓是不是就活該被冤枉致死!”

  “你!”慕容長鴻手指一顫,胸膛一起一伏,像是被氣的不輕。

  梅開芍笑了起來,一口白牙奪目:“不好意思,民女說的太多了,七殿下是有什么話想說的嗎?當然了,如果七殿下就想不分黑白治民女的罪,民女也無話可說。”

  慕容長鴻一頓,被噎的臉色都發青了,但事到如今,所有話都被梅開芍說盡了,他怎么可能再叫侍衛把這個女人押進大牢,嚴刑拷打。

  可惡!

  簡直是太可惡了!

  慕容長鴻憋屈著一張俊臉,像個小孩子一樣緊緊的攥起了雙拳,手背上是清晰可見的青筋。

  站在他一旁的慕容燁微微的皺起了濃眉,側目看向梅開芍,子眸里帶了一些異樣。

  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看見他只會傻呵呵笑的傻子嗎?

  好像有什么東西不一樣了。

  不過,她也太放肆了!

  慕容燁臉上微寒,說出來的話沒有半點的暖意,平淡沉穩的近乎無情:“那你昨日在大街上的打斗又作何解釋?梅開芍,這里是皇宮,別妄想耍什么手段,欺負了人就不要喊冤。”

  “沒錯!這里是皇宮由不得你撒野!本皇子差點就被你這個不知廉恥為何物的女人給繞進去!”慕容燁說完,慕容長鴻緊跟著就是冷冷一笑:“你在大街上像個潑婦一樣打了自己的親哥哥,現在還說自己沒有欺負過太顏妹妹,根本就是撒謊騙人!哼!本皇子也不想與你這種人浪費口舌,只要你今天向太顏妹妹認個錯,這件事就過去了,省的到時候你再含血噴人,說本皇子污蔑你!”

  聽到這里,其他秀女心中早已清明,一雙眸子厭惡的看著梅開芍,自以為正義的竊竊議論。

  “對,必須要讓她認錯。”

  “如果今日她不改,太顏妹妹日后不知該受多大的氣。”

  “依照我看啊,這樣的女人就該被送進大牢里去教化幾日,否則梅家也不會太平。”

  “說的也是,七殿下心地善良,只讓她認個錯,若是換了我,非要抓她去衙門……”

  面對一張又一張討伐的嘴臉,梅開芍沒有退縮,反而將背脊挺的更直了,呵……這些人的心中原來根本就沒有公正二字,有的只不過是牽強附會。

  既然這樣,就別怪她大開殺戒了!

  梅開芍勾了勾薄唇,就那樣紋絲不動的站著,兩袖清風,明艷萬里,被秀女們圍在了中央,從遠處看竟顯得有些孤寂苦澀……

  就在這時候!

  幾米開外的花架陰暗處,突然傳來了一道慵懶至極的男低音……

  “七弟,你還讓不讓人睡覺了?嗯?”

  那聲音很好聽,醇厚低沉宛如一件上好的樂器,大概是剛剛睡醒的原因,里面還夾雜著一絲絲的沙啞,聽在耳朵里像是金沙在緩緩流動般悅耳。

  話音未落,就見一個高大俊美的男子從容不迫地走了出來。

  一襲古時的黑衣貂裘隨著他走路的動作獵獵作響,袍上繡著的是大片大片的紫金祥云,從暗處寂靜中透出奢華,風華不掩,氣度不減。

  他棱角分明,五官堅毅俊美,唇色淺而薄,在陽光的照耀下,仿佛能發出淡淡的芒。

  一雙狹長墨黑的眸子更是波瀾不驚的像是一潭古井,深邃幽靜,內斂成謎,自有一股攝人神魄的光華,硬生生的將整個園子的景色都壓了下去!

  眾人皆是呆住了……

  自他走來,周遭的一切頓時黯然消退,不復存在。

  一花一世界,一念一清靜。

  可這個男子卻好似占盡了滿天的風華,尊貴無比。

  梅開芍看著那個人,一時之間腦中竟蹦出了“陌上顏如玉,公子世無雙”這兩句話。

  “三殿下!”梅太顏按耐不住,驚呼出了聲,如水美目里寫盡了愛慕。

  聽到梅太顏的稱呼,秀女們紛紛倒抽了一口氣。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