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靈異 → 絨球球入職冥府后竹寧最新免費

絨球球入職冥府后竹寧最新免費

暖暖的茶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竹寧的小說名是《絨球球入職冥府后》是由暖暖的茶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靈異耽美爽文。主要講述的是:竹寧有一個奇怪的身體,就是白天他是一個普通的孩子,可到了晚上就會變成個雪白小絨球,所以畢業后,竹寧稀里糊涂的被調到了特殊部門。后來在發現自己有咬人的技能時,見到可怕的東西就咬咬咬,直到某天不小心咬到了黑無常大人……

更新:2019/10/10

在線閱讀

主角是竹寧的小說名是《絨球球入職冥府后》是由暖暖的茶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靈異耽美爽文。主要講述的是:竹寧有一個奇怪的身體,就是白天他是一個普通的孩子,可到了晚上就會變成個雪白小絨球,所以畢業后,竹寧稀里糊涂的被調到了特殊部門。后來在發現自己有咬人的技能時,見到可怕的東西就咬咬咬,直到某天不小心咬到了黑無常大人……

免費閱讀

  竹寧只感覺自己瞬間騰空,周圍的景物飛速后移,做過山車一般向外飛去,越過自行車道,砸向馬路牙子。

  堅如磐石的地磚在竹寧眼前無限放大,眼看他就要像雞毛撣子般啪到地上。

  竹寧四肢都是極短的小球球,根本幫不上忙,嚇瘋了的小絨球用力鼓起腮幫子,呼——吹向地面,似乎這樣就能減緩自己的落勢似的。

  然而下一秒,這股凡人看不見的氣流竟然氣墊般的聚集起來,托著小絨球硬生生轉了個彎,飄向半米外的花叢,穩穩降落在了花朵灌木間。

  路上正在遛彎乘涼的大爺大媽嚇了一大跳,他們只看見一只白色毛絨絨的小東西,從行駛的面包車中被扔了出來,砸進了花壇。

  好像是一只可憐的白色卷毛小狗?

  而后路人們就看到那面包車停了下來,上面下來了一個可疑男子,大步向花壇走去,應該就是扔狗的罪魁禍首。

  旁邊正在溜吉娃娃的大媽當場就不干了,指著章昱謹怒氣沖沖地大喊:“看起來人模狗樣的,素質怎么這么低,車開得那么快把小狗往下扔?”

  路人們也紛紛出言:

  “就是這分明就是在虐待小動物,這人心里有問題吧?”

  “不能讓他抱回去,小狗肯定摔傷了,多可憐啊,落在他手里肯定活不了多久!”

  “快攔住他……”

  還有不少人拿起手機準備拍照。

  章昱謹直接就被罵懵了,他活了幾十年都是他罵別人,哪有被罵得灰頭土臉的時候?

  但現在大案當頭,那里有時間節外生枝?若是這只“卷毛小白狗”的真實樣貌被眾人拍下來,估計直接就能上熱搜。

  于是章昱謹捧著自己絨球狀的組員就往車上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逃上了車。

  面包車一腳油門開了出去,幾人驚魂甫定地上下檢查了一遍竹寧,確定他一點傷都沒受,連絨毛都沒弄臟之后,才長舒了口氣。

  在新組員差點因為一只幼年鬼猴子壯烈犧牲后,整個執行組徹底把竹寧當成了一級易碎物品,把他圍在了最中央。而那小鬼猴子也被粽子般五花大綁,遠遠放到了后座。

  章昱謹默了半晌也沒組織好語言,只得直接開口問道:“小竹同志,你現在變得回來嗎?”

  小絨球堅定地搖頭:“唧!”

  熊成還沉浸在偶像光環中,打岔道:“難道是修煉出差錯了,所以才……”

  章昱謹輕拍了下熊成讓他閉嘴,而后問出了關鍵:“小竹,你是特意修煉的鍛體之術么?還會其他的術法么?”

  小絨球搖頭再搖頭。

  車內幾人的眼睛越瞪越大,驚訝無比。

  章昱謹艱難開口:“你還會什么?“

  小絨球伸出一只極短的絨絨爪子,上邊掛著個小鉛筆,看來這種變成絨球不能說話的情況不是第一次發生。

  熊成連忙把自己的工作手冊遞了過來,竹寧在背面一筆一劃的寫到:我能看見鬼。

  許薇扶額:“咱們樓里的保潔阿姨都能看見鬼……小竹,你怎么就被調到我們這里了?你怎么會變成絨球變不回來了呢?”

  距離十五中還有近四十分鐘車程,乖孩子竹寧就開始用鉛筆慢慢寫著解釋。

  事情要從二十年前說起。

  竹家幾代修習法術,竹老爺子自感時日無多便留下遺囑,孫輩中誰要是修習有道,能擊殺九里山中的那只魑狼,誰就能繼承竹家的主宅和法器,剩下的金銀錢款,由余下的人平分。

  這下,竹寧一輩小娃娃紛紛被自家長輩給予厚望。

  一日,竹寧的父親竹學勤與三弟竹俊坤喝了點小酒,各抱著自家兒子在院中顯擺,結果互相都不服氣,爭吵的聲音越喊越大。

  兩個小娃娃同年生,還都在襁褓中,竹寧的堂弟被嚇得哇的就哭了。

  “沒出息!你看我們家寧兒,就沒哭鼻子……”竹父向來與竹俊坤不和,這下兒子爭氣,一臉酒氣的竹學勤可是樂開了花,低頭樂呵呵看著自己的寶貝兒子,扯著嗓門炫耀道。

  而后就聽到噗嗤一聲,懷里一輕,兒子沒了,襁褓里多了個巴掌大的雪白小絨球。

  被竹父大嗓門嚇壞了的竹寧委屈極了,小小絨球縮成一團:“唧——”

  看到這景象,全院的人都倒抽了口冷氣。

  竹寧的母親孫巧娥兩眼一翻,直接就暈倒進了水缸里。

  竹學勤本來醉得通紅臉色頓時煞白:“兒子,兒子你怎么了!”

  他抱著絨球就想往醫院沖,最后好歹被大哥竹建國攔了下來:“學勤你冷靜點,這不是醫院里打針吃藥能治的!”

  竹家人呼啦啦趕到了臨近的道觀,把老道從被窩里喊了起來,花了好一番口舌,才讓老道相信襁褓里的那玩意兒是竹家孫輩。

  老道活了小一百年也沒見過這陣仗,偏生無論點怎么香做法,也探測不出一點妖氣,辨不出那小球球的來路。

  只得苦著臉和竹家人解釋:嬰兒臟氣清靈,是稚陰稚陽之體,驚嚇后神魂不穩被邪祟沖撞,也是有可能的。至于驅邪……他修為淺薄,實在不敢妄動。

  竹家人雖然幾代修習法術,但從未遇到過這種邪門的事情,聽到老道無法,自是焦急萬分。竹學勤更是自責不已,認定了是自己酒后嗓門太大,把兒子嚇出了問題。

  當夜,竹寧的大伯竹建國逼著一院子的竹家人起誓,絕不能將此事泄露半句,否則那可憐娃娃恐怕這輩子就成好事者眼里的猴兒,沒個安定時日了。

  還好,第二天天亮,竹寧又變回了白白胖胖的小娃娃,但今后只要到了晚上天一黑,竹寧就會變成個雪白小絨球,而且哪怕是白天,這可憐孩子受到點驚嚇就變球。

  外面野貓叫一聲,大人說話聲音大一點,奶粉沖兌的稍微燙幾度,甚至親爹哼的搖籃曲跑一句調……只要受到一點點驚嚇,這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就會噗嗤一聲消失,縮成個怯生生的小絨球。

  今后幾年里,竹學勤帶著竹寧把省里僧道以及同行求了個遍,也沒醫出個所以然來。

  本來,竹學勤還期盼著兒子能修習得道,繼承竹老爺子的衣缽,但現在也只得認了命,兒子晚上維持不了人形就不維持了,只要白天別受驚嚇,能把這秘密永遠藏起來,不被別人欺負嘲笑就好。

  于是,從竹寧小學一年級開始,每年開學第一天,竹學勤和孫巧娥再拉上大伯竹建國,帶著大包小包的特產禮品,握著老師的手就不松開了:

  “老師,我們寧兒天生體弱膽小,一激動就會犯病,孩子學習差沒關系,您可千萬別太嚴厲。”

  而后竹學勤夫婦和大伯,就會把竹寧從小到大怕的那些東西,絮絮叨叨來回叮囑,老師們被竹家的瘋家長嚇著了,每天和竹寧說話都是溫聲細語的。

  竹寧整個變絨球的秘密,就這么被瞞了下來。

  等到竹寧小學畢業,竹學勤夫婦喜極而泣,欣慰萬分!

  至于什么術法道學,那種和鬼怪打交道的東西,是寧兒能學的嗎?寧兒又怕黑又怕鬼,把寧兒嚇到了怎么辦?

  等到竹寧再大一些,變絨球的情況改善了不少,白天只要不直接見鬼就沒什么問題,天黑后集中精力也能維持幾小時人形,但稍微一緊張還是會成球……

  竹學勤夫婦早就搬出了和鬼怪道法沾邊的竹家大宅,在省會買房定居,方便竹寧讀書,每天晚上都在天黑前回家。

  竹寧是個認真聽話的孩子,盡管學習總比別人慢一點,還上不了晚自習,但在他踏踏實實的努力下,還是考上了大學,每天走讀著完成了學業。

  竹寧一直覺得自己愧對父母,二十出頭的人每天天黑還需要父母照顧,實在不像話,就盼望著能找到一份不會有太大壓力的工作,能夠自力更生,拿到工資回報父親母親。

  但竹寧有著變絨球的致命缺點,連招聘會人多一些都不敢往里擠,結果一直到畢業都沒有找到工作。正當竹寧灰心喪氣,幾欲輕信校園里打字員招聘廣告的時候,卻在畢業典禮那天接到了這樣一條招聘函:

  【尊敬的竹寧同志,您已被特調處一組錄取,請于7月20日晚9點于南山路十五號特調處報到……】

  竹寧高興瘋了,買了白天的動車票就來到了渠南市。

  等趕在天黑之前在租住的一居室安頓下來后,竹寧才發現,招聘函上報到時間要求的是晚九點,而不是早九點……

  .

  小絨球最后用鉛筆總結道:“招聘函上沒有聯系方式,我只能冒險晚上出來,想當面解釋我不能值夜班。”

  全車人看著委委屈屈的小絨球,目光中充滿了憐憫,整個車廂陷入了一陣令人唏噓的沉默。

  熊成撓了撓頭最先開口:“既然是招錯了,人家孩子也怪可憐的,就讓他回去吧?”

  他沒敢去批判白處長的托夢,但意思已經相當明顯,白處長人都昏迷二十多年了,誰知道那所謂的托夢靠不靠譜。

  但張宇卻暗中給了熊成一胳膊肘,壓低聲音:“什么叫招錯了,別胡說!”

  章昱謹眼里也閃過幾分為難,最終還是沉吟道:“處長既然把你招進我們特調處,肯定有他的深意。小竹啊,招進執行組的人,萬萬沒有再出去的道理,你在業務上要是有什么不足,咱可以慢慢學……”

  最后章昱謹在車內其他人一言難盡的目光下,實在無法繼續編下去了,只得長嘆了一聲,對其他幾人說道:“以后執行任務的時候多保護著點吧,這孩子也不容易。”

  竹寧整個球都僵在了原地,宛如一捧隨風飄蕩的蒲公英。

  幾個同事眼神中的憐憫更盛了幾分。

  許薇拍了拍絨球極短的小爪子,安慰道:“拋去危險性不說,我們特調處的待遇還是不錯的,晚九朝五每周調休兩天,五險一金,執行組的組員月薪2w起步,還有各種獎金補助。”

  張宇也道:“雖然特調處這個名字聽起來唬人,實際上根本不是什么官方部門,只是和各方都有合作而已。當初起這么個名字,是因為我們好歹是個非盈利組織,叫公司不太合適,就叫特殊事件調查處了。”

  熊成插嘴:“沒錯!什么處長副處長都是瞎叫的,根本不用害怕,閑下來的時候請一兩個月的病假出去旅游都沒事兒,還是帶薪的。”

  熊成還想介紹些老油條的妙招,聽到章昱謹輕咳了一聲之后,才有所收斂,摸了摸鼻子嘟囔道:“當然,這樣做是不對的……我們本來就有十五天年假,平時的案子基本在外省,出差是給補假的,都加一塊也能湊出一個月。”

  小絨球逐漸安定了下來,眼睛亮晶晶地看著車內的新同事。

  這半年來,竹寧眼看著自己的同學們一個個找到工作,考公考編考研……他一直陷于深深的擔憂中,擔心自己勞煩了父母二十多年,大學畢業后還要繼續成為拖累。

  現在同事們都這么好,不就是夜班么,有什么難的!

  小絨球:“唧唧!”我會努力工作的!

  車內的幾人雖然聽不懂,但卻能領會到其中積極向上的語調,章昱謹松了口氣,勉勵地拍了拍新組員的絨爪子。

  五分鐘后,面包車停在了十五中校門口。

  張宇得到了保護新同事生命安全的光榮任務,用雙手小心翼翼捧著個大絨球,跟在最后面下了車。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