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歷史 → 撒嬌精周霆李深深

撒嬌精周霆李深深

葡萄救我 著

連載中免費

《撒嬌精》是由葡萄救我原創所著的穿書文,主角叫周霆李深深。講述了深深一覺醒來,莫名其妙來到了七十年代。更可怕的是,她沒有穿衣服,旁邊正躺著一個只穿了一條褲衩的少年。而她沒有身份證明,只能依附身邊這個看起來就不好惹的少年。周霆是b市出了名不好惹的小祖宗,小小年紀逃課斗毆誰都不服管。直到有一天,他的臥室里出現了一個無時無刻不在撒嬌的少女,這女的是專門來克他的吧!

更新:2019/10/11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葡萄救我大神最新作品《撒嬌精》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撒嬌精最新,撒嬌精無彈窗,《撒嬌精》是由葡萄救我原創所著的穿書文,主角叫周霆李深深。講述了深深一覺醒來,莫名其妙來到了七十年代。更可怕的是,她沒有穿衣服,旁邊正躺著一個只穿了一條褲衩的少年。而她沒有身份證明,只能依附身邊這個看起來就不好惹的少年。周霆是b市出了名不好惹的小祖宗,小小年紀逃課斗毆誰都不服管。直到有一天,他的臥室里出現了一個無時無刻不在撒嬌的少女,這女的是專門來克他的吧!

免費閱讀

  盛夏,京市一中。

  一中是京市出了名的重點高中,師資力量雄厚,升學率極高,號稱是只要進了一中就是半只腳踏進了名校的大門。在這所學校里,就讀的學生不是成績拔尖的優等生,就是非富即貴的擇校生。

  叮鈴鈴下課鈴響起,放學后,三三兩兩的學生背著書包出校門回家。

  十三班的教室里,眉眼冷厲的少年一雙大長腿越過課桌,斜斜的支在過道中央。

  裴宇盛一把把書都塞進書包里,問:“霆哥,打球去不去?”主要是放學了也沒什么事干,不如打球。

  周霆沒說話,旁邊的趙錢明倒是接了一句:“這么熱的天,打個屁的球!”

  這天確實熱,就教室里電風扇關了的這一會兒就熱的不行。

  “男人,球場上還怕熱?”習慣性的頂了趙錢明一句后,裴宇盛也覺得熱得慌,念頭一轉,又賤兮兮的開口:“嘿嘿,我知道一個地方不熱,咱哥幾個要不要去見識見識?”

  說著,他臉上露出了一個男人都懂的那種笑容。

  這話說的,倒勾起了趙錢明的好奇心:“什么地方”

  “我堂哥開了一家會所,怎么樣?要不要哥帶你去見見世面?”

  看裴宇盛那賊眉鼠眼的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經會所。

  趙錢明罵了一句:“去你的!”又笑著湊過去問:“比去看李月明練舞有意思?”

  李月明算是一中的校花級人物,從小跳舞,長得又漂亮,和他們這一伙人關系都還不錯,最近他們這伙人最大的消遣,就是放學后去看李月明等一群女孩子排練跳舞。

  “去看李月明跳舞有什么意思,人心里眼里只看得到我霆哥。”

  趙錢明挑挑眉:“霆哥又對她沒意思。”

  “李月明都看不上,難不成真得來個報恩的小仙女,才動得了霆哥這顆凡心?”裴宇盛摸了摸下巴,調侃道。

  最近大熱的一部電影講的就是這劇情,學校里忒流行小仙女下凡報恩的故事,周霆還隨口說過就喜歡這報恩的小仙女這款。

  不過,柔弱無助的小美人下凡報恩,哪個男的心里沒這么幻想過?

  趙錢明沒回他的話,轉頭去問周霆:“霆哥,會所走起?”

  周霆聽他們倆說了半天,想了想確實無聊,可有可無的點了點頭,大長腿從中間過道一收,站起來,回了一句:“行啊,走!”

  ————————————————

  周霆昨晚喝了不少酒,鬧到了半夜,后來干脆就在裴宇盛堂哥這兒睡下了。

  或許是白天聽多了關于報恩的小仙女的話,潛移默化的也影響得他晚上做了個朦朦朧朧的夢。

  夢到一半,忽然被懷里嬌嬌軟軟的觸感蹭了蹭,周霆下意識的就收緊手臂,將懷里這塊軟肉往里帶了帶。

  映入眼簾的是睡得正熟的一張小臉,嫣紅的嘴巴微微張開,黑色的頭發,有幾縷貼在白玉一般的下巴和側臉上。周霆目光沉沉的盯了懷里的小臉蛋半響,模模糊糊冒出個念頭:這是個什么精怪?

  必然是個精怪,不然怎么長的處處都合他心意,這夢還挺有眼色的,安排得比裴宇盛堂哥這會所都周到。

  滿意了幾秒鐘后,周霆上手掂了掂這軟綿綿的觸感,不是,這貼上來的軟綿綿是什么玩意兒?

  深深感覺像是被什么壓在身下,沉重得喘不過氣來,想要翻個身,手腳卻被牢牢的按壓住動憚不得。

  脖子邊傳來熱熱的熟睡的呼吸聲。

  她想要睜開眼睛,但眼皮太沉重,像是做了劇烈運動后累得不行了似的,渾身乏力,連動動手指尖的力氣都沒有。

  用盡了全部的力氣也只是動了動腦袋,隨即又沉沉的墜入夢鄉。

  不知道過了多久,深深感覺肩膀上有一雙手正抓著她使勁兒搖晃。

  睡了一覺后,身體的乏困感總算沒有那么強烈,深深睜開眼睛,看著眼前湊近放大的一張臉,緩緩眨了眨眼睛。

  周霆正在毫不留情的搖晃人的動作一頓。

  深深動了動手腕,身體的乏力感還在,只能支持她小幅度的動作,她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顏色奇怪的窗簾,白色的床單,款式老舊的床頭柜,以及墻壁上還在呼呼的吹著風的電風扇。不是她昨晚入睡的臥室。

  這是哪里?

  好不容易把人弄醒后,看著這女孩垂下眼眸一眼不發,搞得就像他欺負了人似的,周霆舌頭抵了抵牙根,低低的罵了一句:“艸!”,脫下才套上的校服丟在面前這女孩身上。

  “先穿這個,我出去一趟!”

  深深靠在枕頭上,慢吞吞的道謝。

  陌生的環境。房間里除她之外的另一個人,應該對她沒有惡意。

  校服很大,能遮到她膝蓋的位置,深深費力套上的時候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是她自己的,沒有匪夷所思的穿越到別人身上。

  周霆出去找服務員又借了一套長袖長褲的衣服,放在床上后又出去了。

  過了一會兒敲了敲門后,推門進來,看深深沒有換上這套衣服,皺了皺眉頭。

  拉過椅子坐下后,周霆敲了敲扶手,居高臨下的問:“姓名?”

  “李深深。”

  “年齡?”

  “十八歲。”

  好歹成年了,周霆掃了一眼雪白床單上刺眼的鮮紅,臉上煩躁的神色稍微緩和了一點。

  誰他媽一覺醒來看到床上莫名其妙躺著個女的心情能好?他們這個圈子里的人,見多了各種沖著家世貼上來的女人,遇著早上這場面,心里不惱火才怪!

  等周霆問完停頓的間隙,深深才開口問:“這是哪里?”

  “天上人間會所。”周霆揉了揉眉心,“你不知道?”

  深深睫毛顫了顫:“是滬市嗎?”

  周霆唇角勾出個笑:“京市。”

  聊了幾句話,好歹沒有早上才醒來那么尷尬,周霆點了點床上那套衣服:“怎么不穿?”

  深深心不在焉的回答:“使不上勁兒,沒力氣。”

  周霆轉念一想也是,這女的看著就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皮膚嫩得很,受不住他也正常。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周霆是在想著怎么處理這情況,往他身上撲的女孩子挺多的,不過是眼前這女的情況特殊了一點。

  而深深則是一片茫然,她明明是該在滬市家里的臥室里,怎么一覺醒來后就到了京市?至于周霆口中的天上人間會所,在巨大的震驚下,深深倒沒怎么注意。

  “說吧,你想要什么?”周霆曲起手指敲了敲扶手,“你這種情況我見得多了。”

  是見得挺多的,圈子里不少這方面的小道八卦。

  深深腦子里還一片混亂,揪了揪身上校服的袖子,望向周霆,下意識順著他的話開口:“能給我一份今天的報紙嗎?”

  要報紙?這女的腦袋是被艸壞了嗎?

  周霆本想說不能,他這態度擺明了是想銀貨兩訖,這種時候扯什么報紙?不過又是在耍什么手段。

  不要錢,不提要求,多半是想著賴上他放長線釣大魚?

  神色冷了冷,左右不過是個想攀龍附鳳的女人,他也不必再親自繼續糾纏下去,周霆不耐煩的點了點頭:“行。”

  說完又看了床上的鮮紅一眼,這種事情到底是女的吃虧,大不了到時候吩咐多給這女的一點補償。

  門開上又關上,不一會兒,就有女服務員送來了熱水和報紙。

  深深接過報紙道了謝,目光迫不及待的找到日期那里。

  1979年5月11日。

  不再是她熟悉的那個時代。時間倒流回四十年前。

  一陣恍惚過后,小腹傳來的不適感實在急需處理。

  身體勉強積蓄了一點力氣,深深下床推開門,門口正站著剛才那女服務員。

  抿了抿唇,深深難為情的問:“不好意思,請問能給我一片衛生巾嗎?”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