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武俠 → 這江湖竟該死的甜美松蓮橙

這江湖竟該死的甜美松蓮橙

松蓮橙 著

連載中免費

《這江湖竟該死的甜美》是松蓮橙所著的一篇古代武俠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被師傅趕下山美其名曰進行歷練的向小園在囊中羞澀的情況下,只得走上騙吃騙喝的道路,卻在此道之上意外遇到了高冷腹黑的江小侯爺江睿,從此二人開啟互相嫌棄模式,并在走江湖的途中結識了一群小伙伴的故事....

更新:2019/10/11

在線閱讀

《這江湖竟該死的甜美》是松蓮橙所著的一篇古代武俠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被師傅趕下山美其名曰進行歷練的向小園在囊中羞澀的情況下,只得走上騙吃騙喝的道路,卻在此道之上意外遇到了高冷腹黑的江小侯爺江睿,從此二人開啟互相嫌棄模式,并在走江湖的途中結識了一群小伙伴的故事....

免費閱讀

  提起這位江元錫,大章朝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這位安遠侯弱冠之年便已上陣殺敵,不過五年時間,便坐到了撫遠大將軍的位置。此后聲名鵲起,戰無不勝,令敵人聞風喪膽,成為了大章朝家喻戶曉的戰神。

  因其軍功顯赫,又能文善武,為人謹慎,所以被圣上特封為了安遠侯。

  但他如此有名,除了是驍勇善戰的大英雄之外,還因其一樁風流韻事,流傳度極廣,就連向小園都略有耳聞。

  原來這安遠侯的發妻,也是一位大將軍的愛女,乃是鎮國公徐壽明的掌上明珠。

  這安遠侯還未發跡之時,徐小姐就已對他癡心不悔,后來終于得償所愿,下嫁于這江元錫。

  婚后兩人也算琴瑟和鳴,相敬如賓了一段時日,只是隨著這江元錫的名氣越來越大,兩人的爭吵也逐漸增多。

  直到有一年,江元錫打完勝仗后,竟帶回來一位下官之女。

  這徐夫人出身于將門世家,本就性烈如火,眼里更是容不得半粒沙子。

  得知此事后,徐夫人當機立斷,立刻快馬加鞭,把當時年僅六歲的江睿送到了金陵葉家。然后又折返回京城,一紙休書扔到了江元錫的臉上。

  從古至今,只聽說過休妻的,這休夫還是聞所未聞。一時之間,大章朝竟是炸開了鍋。

  有人唾棄于這安遠侯拋棄糟糠之妻的。

  也有人認為徐夫人實在是小題大做,納個小妾而已,哪至于如此大動干戈。

  鎮國公得知后也氣得病倒了,徐夫人便搬回了國公府,一心一意地照顧起了老父親。

  只是沒到一年,徐夫人便因心郁難解,落落寡歡而亡。

  鎮國公徐壽明本來就身體不好,再加上白發人送黑發人,也跟著女兒后腳就走了。

  此后鎮國公府地位是一落千丈,而安遠侯府卻如鮮花著錦,烈火烹油一般。

  那位當初的下官之女,終于在五年后被扶正,成為了如今的安遠侯夫人。

  而江睿在金陵葉家生活了六年,十二歲那年,才終于被親生父親記起,接回了京城安遠侯府。

  向小園不由唏噓,沒想到江小侯爺看起來冷傲孤高,竟然有一個如此悲慘的童年。

  自己雖然從小無父無母,被師父收養,但師父對自己就如親生孫女一般,所以向小園才能無憂無慮的長大。

  想到這,向小園不禁同情心泛濫,心疼地看了眼江睿,然后又沒好氣的對蔣亦題說道:“行就行,不行就不行,你問那么多干嘛?”

  蔣亦題彷佛對向小園有著無限的好脾氣,耐心解釋道:“雖然我牡丹門樹敵無數,虱子多了不癢,債多了不愁,但這不是,能少一個就少一個嗎?”

  又狀似無奈的接著道:“一個金陵葉家就夠難纏的了,再加上一個安遠侯府,我牡丹門可是本本分分做生意的,并不想平白招惹上是非。”

  向小園聽后倒真是被逗樂了,笑著說道:“我還是第一次聽見有人說,殺手組織是本分做生意的。”

  蔣亦題見狀,又殷勤說道:“小園兒姑娘沒聽說過的多了去了,要不要我慢慢說給你聽?”

  向小園見這人又開始不正經了,并不想理他,轉頭沖岳行云說道:“不知這位岳大俠,要枯枝牡丹做什么?”

  岳行云聽后哈哈大笑道:“老子平日里最喜歡稀奇古怪之事,前些日子從朋友口中得知,這枯枝牡丹世所罕見,只存在于傳說之中。”

  “于是老子便想來牡丹門試試運氣,能得手最好,不能得手也不在乎。”

  葉世亭聞言后忙說道:“岳大俠,枯枝牡丹事關家父性命,恕在下不能相讓。”

  沒想到岳行云聽后竟豪爽說道:“雖然我跟葉老兒一向不怎么對付,但也不想他死,這樣吧,這枯枝牡丹我助你一臂之力。”

  葉世亭沒想到竟然能聽到這么一個意外之喜,忙抱拳謝道:“前輩大恩,世亭沒齒難忘,以后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岳行云隨意地擺了擺手,滿不在乎的說道:“不需要這些虛禮,我幫你只是因為我想幫你,你再說那些謝恩之事,老子立馬掉頭就走。”

  向小園本來以為那個蔣亦題脾氣就夠古怪的了,沒想到這還有個更讓人摸不到頭腦的。

  前一刻還是奪花對手,這一刻竟變成了隊友。

  蔣亦題見這些人聊的熱火朝天,絲毫沒把自己放在眼里,非常的不滿,朱唇微勾對無緣長老說道:“緣叔,你說說這事,怎么解決?”

  無緣長老聽后并沒立刻回答,而是背負著兩手,專注地望著高處那朵,沐浴在清冷月光下的妖冶牡丹,喃喃自語道:“三十年了,整整三十年。師父,枯枝牡丹已經開了,您回來看看啊。”

  然后似有所覺,無緣長老收回了思緒,對蔣亦題說道:“但聽門主安排。”

  蔣亦題似聽到了綸音,看著葉世亭目光灼灼地說道:“這樣吧,枯枝丸能練出三顆,我蔣亦題也不是那等小氣之人。如果葉公子能贏了我,那這枯枝丸我牡丹門雙手奉上。”

  “但是如果輸了……就把你旁邊那個小娘子留下,如何?”

  葉世亭聞言后斷然拒絕道:“不行!向姑娘對我葉家恩重如山,我葉世亭不能行此不忠不義之事。”

  蔣亦題聽到后無聊地擺了擺手,說道:“那就沒辦法了,既然如此,諸位大俠就自求多福吧。”

  說完后蔣亦題長袖一揮,在暗處潛伏的天香堂眾人便想上前來收拾殘局。

  這時就聽一軟糯女聲說道:“等等!”

  蔣亦題聞言,忙又揮了揮手。林泉石見狀,吩咐天香堂諸人隱匿身形,又退了下去。

  向小園見這位牡丹門門主,一而再,再而三地調.戲自己,不由好奇道:“你究竟想做什么?為什么要我留在牡丹門?”

  蔣亦題聽后一臉曖 昧地說道:“在下生平最好美人,像姑娘此等絕色,我怎么能放過?”

  在一旁看好戲的岳行云聞言后哈哈大笑道:“你這小子,倒是和老子愛好一樣。要不是今日情況特殊,真想跟你一醉方休。”

  江睿見這牡丹門門主雖然一臉不正之色,但眼神清明,眸光幽深,知其并非如表現出的那般,是個不知深淺的好 色之徒。于是開口朗聲說道:“蔣門主既然并無誠心,那我們也只好恭敬不如從命了,今日就算拼著一死,也要摘下這朵枯枝牡丹。”

  沒想到蔣亦題聽后竟委屈了起來,無辜地說道:“我愛美人確是事實,只是這位小美人除了姿色,我更好奇她的醫術,還有破我牡丹島奇門遁甲的本事。”

  “想我牡丹島的奇門遁甲,不說獨步天下,但也非常人所能化解。更何況這‘六封嵐’與‘煙籠紅玉染’,別說能解此毒,一般人便是聽,也都沒聽說過的。”

  在場諸人聽后,都帶著探究的目光看向向小園,其實這問題也困擾了江睿與葉世亭許久,這位向姑娘瞧起來年紀不大,但這一手使醫用.毒的本事,確實是不小。

  向小園見眾人都默不作聲地望向自己,不由小聲說道:“我這一身本事,都是師父傳授給我的。”

  沒想到說完這話后,最激動的竟然是那位無緣長老,只見他眼含熱切,目光灼灼地盯著向小園,顫聲道:“敢問姑娘,師從何人?”

  向小園嘀咕道:“師父一直說他是隱居的高人,但是平日里我們只在鄉下給人看病,也不見別人如何尊崇于他。”

  江睿聞言后沉思道:“向姑娘的師父,可曾提起過牡丹島?”

  向小園微揚起小臉,努力回憶道:“沒有,師父每日除了教授我功課,就只剩嚷著要吃紅燒肉了。”

  蔣亦題聽后嘴角微抽,艱難地問道:“不知向姑娘師父的高姓大名?”

  經此一問,向小園才想起,共同生活了這么多年,自己竟然不知道師父姓甚名誰。只好搖了搖頭說道:“我并不知道師父的姓名,不過五味村的村民都叫他玉神醫。”

  “玉神醫!”那位無緣長老聽到后竟失控地大聲喊了出來,只見他幾步便縱到了向小園面前,眼睛通紅,雙手顫抖地問道:“不知姑娘師父,可是身長八尺,相貌清癯,喜穿白衣?”

  向小園想到了下山前師父吃肉吃得滿嘴流油,連花白胡子上都沾染了不少湯汁的樣子,尷尬地搖了搖頭,說道:“我師父背有些駝,而且從不穿白衣,因為并不耐臟,不好漿洗。”

  無緣長老聽后略有些失望,不死心的問道:“不知姑娘師父,今年可是六十有三?”

  向小園聞言后略帶了些警惕之色,咬了咬唇問道:“老人家,你問這些干嘛呀?”

  無緣長老帶了滿腹悲痛之色,追憶道:“恩師是牡丹島島主,他對我來說如同再生父母,但是我卻深恩負盡。茍活至今,我只想再見師父一面,給他老人家磕頭謝罪。”

  見這位無緣長老如此傷心,向小園心里也有些怪不是滋味的,誠懇道:“師父今年確實是六十三歲,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那無緣長老眼中似又重燃起了希望之色,目光殷切地看著向小園說道:“不知姑娘師父,現居何處?”

  向小園聽后搖了搖頭,認真說道:“老人家,這個我不能告訴你,因為我下山的時候,師父說他終于能過幾天清凈日子了。所以我猜,他并不喜歡別人去打擾他。”

  沒想到那無緣長老聽后竟沒再糾纏,而是商量道:“這江湖上人心險惡,從今日起,無緣便看護在姑娘左右,以衛姑娘周全。”

  然后又小心翼翼道:“只求姑娘替無緣給玉神醫帶一句話。”

  向小園好奇道:“你要我帶什么話呀?”

  無緣長老聽后哀傷道:“就說暉諭不孝,今生不能報師父大恩,來世結草銜環,以死相報。”

  向小園聞言后忙擺了擺手道:“老人家,這話我可以幫你帶到,但是護我周全就不必了,師父本意就是讓我下山歷練,見一見這人心險惡,世道艱難。”

  “如果你一直跟在我身邊,那還叫什么歷練呀。”向小園微撅了小嘴說到。

  無緣長老見向小園執意不肯,也不再強求,而是說道:“如果玉神醫有話要對我說,屆時還求姑娘帶信于我。”

  向小園鄭重的點了點頭,然后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滴溜溜一轉,開口說道:“老人家,我可以幫你,但是這個枯枝丸,你看看,能不能分給我們一顆?”

  蔣亦題聽到后正要開口,沒想到無緣長老已大手一揮,不在乎的說道:“我正好有一粒,姑娘盡管拿去。”

  向小園聞言后心中一喜,轉身看了眼江睿與葉世亭二人,見葉世亭已面現激動之色,不由開心道:“那我就先謝過老人家啦。”

  “不可!”蔣亦題急切的說道:“緣叔,你神功將成,正要靠這枯枝丸渡劫,此時放棄,豈不是功虧一簣。”

  無緣長老聽后只抬起了頭,專注地望著高處的枯枝牡丹,滄桑地說道:“向師父謝罪是我平生夙愿,跟這件事相比,剩下的皆是小事。”

  蔣亦題還待再說,無緣長老已疲憊的說道:“我老了,不過是拼著一股信念殘喘至今。題兒,把枯枝丸給這位向姑娘后,就讓他們離開吧。”

  說完后,無緣長老轉過身,略佝僂著背,慢慢的向花樹下搭著的一間茅草屋子走去。

  向小園見他背影凄涼可憐,不由大聲說道:“老人家放心,我一定將話帶到。只是我這次下山歷練,兩年之后才會回去,還請老人家耐心等待。”

  無緣長老聞言后擺了擺手,表示知道了。

  蔣亦題見狀沒好氣地說道:“諸位跟我走吧,現在你們是我牡丹門的座上賓,我可不敢怠慢了。”

  葉世亭聽后抱拳道:“多謝蔣門主,只是…不知這枯枝丸,要多久才能制好?”

  蔣亦題翻了個白眼道:“總要個三五日吧。”

  向小園低低“切”了一聲,然后抬頭威脅道:“蔣大門主,我不介意再去跟無緣長老談談心噢。”

  蔣亦題聽到向小園所言,只得無可奈何道:“就算不眠不休,也需六個時辰才能制好。”然后向不遠處喊了一聲“箏箏,去采 花吧,今夜就開始加緊炮制。”

  “是,主子。”只聽一道清亮好聽的聲音回到。

  向小園見遠處黑暗中走出來一名美貌少女,只見她穿著玫瑰紫事事如意的妝花褙子,下著墨綠色牡丹撒花百水裙,頭上一應釵環皆無,只別了一朵碗口大的魏紫牡丹。整個人看起來清清冷冷,跟她旁邊那位花團錦簇的主子簡直是涇渭分明。

  岳行云此時竟收起了嬉笑神色,而是顧慮重重的問道:“這位可是魏紫姑娘?”

  那位被喚作箏箏的聞言后,對岳行云微一點頭說道:“是我。”

  岳行云聽后雙目精光四射,沉聲道:“不知滄都郭家一十三口性命,可都是姑娘所殺?”

  箏箏莫名其妙地看了岳行云一眼后說道:“不是,我從未踏足過滄都地界,應該是有人嫁禍于我。”

  岳行云聞言后松了一口氣道:“抱歉,是在下冒犯了。此事事關我好友郭繁滿門,所以略急了些。”

  箏箏回了一句“無妨。”便足尖一點,快速向樹冠上的枯枝牡丹掠去。

  向小園見箏箏身輕如燕,不過眨眼間便躍到了花旁,不由得很是羨慕。相比較之下,自己之前一直引以為豪的輕身功夫,簡直是不值一提。

  蔣亦題見箏箏已開始采 花,懶懶說道:“諸位都隨我走吧,箏箏采 花還需一會兒工夫,你們先到客院歇歇吧。”

  向小園聽到蔣亦題說牡丹門竟然有客院,倒真是有些好奇道:“不知哪些人才能當牡丹門的客人?”

  蔣亦題被噎了一句,想起來,牡丹門確實是幾十年間沒有生人來過了,但一時間有些下不來臺,只好冷哼一聲道:“像姑娘這種有大本事的人啊,不僅毫發無傷的進來了,還要帶走我牡丹門一顆枯枝丸。”

  想了想向小園的師父很有可能就是老島主,又無奈加了句“像我牡丹門這樣熱情好客的門派已經不多見了,向姑娘快隨我走吧。”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武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