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名門寵婚顧少別亂來陸晚完整版

名門寵婚顧少別亂來陸晚完整版

南姒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陸晚顧南承的小說名是《名門寵婚顧少別亂來》是由南姒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豪門總裁小說。主要講述的是:陸晚被渣男和妹妹背叛,還被陷害進了監獄,沒想到卻被一年前她捅過的男人糾纏,他說:“我幫你報仇,你做我女人,這交易如何?”

更新:2019/10/11

在線閱讀

主角是陸晚顧南承的小說名是《名門寵婚顧少別亂來》是由南姒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豪門總裁小說。主要講述的是:陸晚被渣男和妹妹背叛,還被陷害進了監獄,沒想到卻被一年前她捅過的男人糾纏,他說:“我幫你報仇,你做我女人,這交易如何?”

免費閱讀

  “心愛的男人要和你妹妹結婚的滋味怎么樣。”顧南承坐在沙發上,看著被甩出去的陸晚,頗為不屑的說道。

  陸晚忍住了咳嗽,即便臉色忍到了通紅,都硬是沒有咳出一聲。她將自己的姿態放得很低。

  畢竟兩人的身份,一個是被害者,一個還是加害者。

  兩人就這樣對峙著,半天都沒個吭聲的。

  過了一會,陸晚見顧南承的腿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她微抬頭想知道顧南承要做什么。

  剛一抬頭,下頜便被掐住了,一杯鮮紅入血的酒在陸晚猝不及防之下被灌進喉嚨。

  辛辣的液體帶著葡萄單單的清香,陸晚拼命掙扎,可是根本不可能抵得過顧南承。

  “咳咳……”陸晚被折騰的一陣劇烈咳嗽,紅酒被灑得到處都是,群上都沾染了不少紅色的酒漬。

  被嗆得連眼淚都要流出來,泥人也該有三分氣性,怎么能這樣被人羞辱!她掄起拳頭就往顧南承身上砸,還試圖想要逃出這房間。

  顧南承從背后,想抱嬰兒那樣,將她攔腰抱起。

  陸晚連忙蹬腿捶打顧南承的大手,心中似乎能夠預感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連忙大叫:“你放開我!你想干什么!”她慌了,本來就還在病中,怎么可能是顧南承的對手?

  顧南承將她一把扔到沙發上,隨即欺身壓住陸晚,陸晚不斷掄起拳頭砸他,可卻感覺自己的拳頭,就像是給他撓癢癢一般,不痛不癢,壓在自己身上的人,紋絲不動。

  終于,陸晚意識到自己不是顧南承對手,便也不再掙扎,冷靜地深呼吸了一口氣:“你給我喝了什么。”

  顧南承一笑,那雙桃花眼便顯得更加的狹長,他手指輕輕地在陸晚近乎蒼白的唇瓣上摩挲著,等已經將陸晚的心吊得很高了,才悠悠地開口:“一杯普通的紅酒而已,瞧把你給嚇得,一年前的那一刀,整個S市的人都知道我不能人道。”

  顧南承漫不經心的說出自己不能人道,就跟在討論今天天氣如何云云,伸出手指抹掉陸晚嘴上的紅酒漬。

  看他面露嘲諷,陸晚明顯不信,眼中帶著深深的戒備。

  “今天我是以調查者的身份來詢問你,一年前的事情。”

  一提及一年前,陸晚身體就開始不由自主的顫抖,她將臉撇向一邊,盡量讓自己保持冷靜:“這就是顧少的詢問方式,真是令人大開眼界。”

  “因為服用了藥對我動的手,而你也成為了服用藥之后,唯一還活著的。不覺得榮幸?”顧南承沒理會陸晚言語中帶著的諷刺,繼續著他的話題。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如果真的是這樣,那為什么一年前沒有人把我的體檢報告告訴給法官,反而直接對我判刑?”陸晚身體一僵,迅速的將他推開,接著遠離顧南承,一臉警惕的看著他。

  顧南承對此并不介意,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看來,晚晚并不配合我的工作。”

  他每叫一聲晚晚,陸晚都覺得是惡魔在召喚,渾身不由自主的打著哆嗦。

  陸晚將視線移開,不想讓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因為心會痛。

  “雖然我昏迷不醒,不表示我什么都不知道,一年前顧容承必定答應了你什么,所以才認罪的這么心甘情愿吧。”

  陸晚低著頭,掩飾住臉上的驚慌,手卻不斷在收緊,顧南承將身子湊過來,低醇的嗓音猶如誘惑白兔的大灰狼。

  “我幫你報仇,你做我女人,這交易如何?”

  陸晚抬頭與之視線相對,眼底閃過一絲糾結,卻又認命的低下了頭:“我是個罪人,沒資格報復別人,一年前的事情,我很抱歉。剩下的,無話可說。”

  “看來,即便被渣男辜負,心中依然愛著那個男人。”所以連報復都不忍心。

  顧南承站了起來,看著陸晚的眼里寫著失望二字:“沒想到,晚晚居然是癱爛泥,真讓人失望。”

  會面結束,最后陸晚被人帶著上了回監獄的車。

  坐在車上,陸晚有些失神,爛泥扶不上墻么?

  她心中苦澀,知曉并非如此。

  她是想報復陸妍,報復那些給她承諾,卻對她置之不理背信棄義的人。她也知道只有顧南承可以幫她完成,卻明白顧南承昭然若揭的心思,一旦她答應,可能將萬劫不復。

  臉上笑容淡淡地帶著諷刺,一年前她陸晚已經成為了S市所有人的樂子,飯后的余資。

  現在她不想再來一次,只想早點出去,過平凡安逸的日子,再也不去追究往事。

  陸晚一回到監獄里又開始了昏昏沉沉,感嘆自己真是病來如山倒。不過卻沒有昨晚那樣難受得好像要死了一般。

  陸晚想過安寧的日子,偏偏老天都不讓她如愿。監獄暴動,警報聲響徹了整個監獄,尖銳的警報聲穿透了人的耳膜,把陸晚給吵醒了。

  她剛從床上起來,突然就聽到了一聲悶響,隨即是一個獄警倒在了她的監牢門口。

  陸晚瞪大了眼,身體靠著墻,害怕被門外頭的人發現。

  巧的是,門外的人,就是沖著陸晚來的!

  鎖鏈被解開的聲音在警報聲的嘈雜下,并不為外人所知道,但陸晚卻聽得分明,那個人在開自己鐵門的鎖。

  陸晚抵著墻,心跳開始加快,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思索著等下跑出去的話,能夠怎么樣才能不被槍打中。

  但是已經來不及,她監獄的門被打開了。

  一個男人進來的那一刻,黑黝黝的槍口已經對準了陸晚。

  陸晚腳步開始向后退,唇瓣抑制不住的顫抖,心已經懸在了嗓子眼,她看著面前的男人。

  是一張陌生的面孔,陸晚并不認識,壓下心悸,強力保持鎮定問道:“你是誰?為什么要來殺我?”

  “去問閻王爺吧。”男人簡單了斷一點也不想給陸晚機會,就在扣動扳機的時候,陸晚腦子的弦繃斷了,憑借著本能往旁邊一閃,隨即又是一聲槍響。

  陸晚肩膀中槍,但是那人卻是被人一槍爆頭。

  被這一幕嚇得不輕的陸晚直接癱軟在地上,可她渾身卻仍緊繃著,死死地盯著門口,害怕進來的人會再次拿槍指著她,卻沒想進來的人居然是顧南承!

  顧南承率先進來,大步邁向陸晚,蹲在陸晚身邊查看傷勢。臉上雖然沒有任何的變化,但從顧南承微微顫抖的手指可以表露出,他還害怕。

  “沒事了。”顧南承將陸晚攔腰抱起,聲音輕柔地說了一句。

  陸晚渾身一軟,淚就忍不住奪眶而出。在她最害怕的時候,安慰她的,不是別人,卻是她最討厭的人。

  “為什么?”陸晚的聲音,因為病情的反復而嘶啞,幸好感冒本就帶著鼻音,不然一定會讓自己很狼狽。

  “別說廢話。”顧南承抱著陸晚向外走,門口站著獄警還有穿著白大褂的醫生。

  見到顧南承出來,都紛紛低著頭。

  陸晚皺眉,心中好像猜到了什么,還沒來得及多問,人已經抱著她,火速走到了外頭車上,被送往醫院。

  今晚很黑,并沒有月光從監獄開去醫院的路上沒有燈,漆黑一片,能將人臉上的色神情盡數隱去。

  陸晚的肩膀很痛,痛得她額頭上全是黃豆大的汗水,但她很清醒,也極力忍著,思考著為什么有人要殺她。

  “你,我保釋了。從現在起呆在我的身邊。”車廂很安靜,顧南承倏地開口,打破了車廂原本的安靜。

  陸晚沒有開口,只是將眼睛閉上,用一種鴕鳥心態來面對著顧南承。

  車子沒有往中心開,反而越走越偏,開到了軍區醫院。

  顧南承下車想抱著陸晚,卻被晚拒。

  “那個,我自己可以走……”陸晚只是傷了肩膀,其他地方沒有受傷,她也不想麻煩顧南承。

  顧南承卻黑著臉,不大高興。

  “等你走過去,這手臂可以鋸掉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將陸晚攔腰抱起,往醫院走去。

  醫生們早在之前接到了電話,連床都準備好了,等顧南承他們一過來,立即將陸晚放到病床上推進手術室進行手術。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