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顧顏兮霍奕辰全文免費

顧顏兮霍奕辰全文免費

女王 著

連載中免費

甜寵總裁小說《婚婚欲睡總裁的頭號鮮妻》正在火熱連載中,該小說由作者女王傾心創作,主角是顧顏兮霍奕辰,講述的是:顧顏兮身為顧家千金,卻隱藏著一個誰也不知道的秘密,與丈夫的新婚之夜,她再度見到那個讓她噩夢連連的男人霍奕辰,而今非昔比的她不再只會抗拒害怕,而是用盡一切手段將這個男人馴服成最聽話也最寵愛她的老公!

更新:2019/10/11

在線閱讀

甜寵總裁小說《婚婚欲睡總裁的頭號鮮妻》正在火熱連載中,該小說由作者女王傾心創作,主角是顧顏兮霍奕辰,講述的是:顧顏兮身為顧家千金,卻隱藏著一個誰也不知道的秘密,與丈夫的新婚之夜,她再度見到那個讓她噩夢連連的男人霍奕辰,而今非昔比的她不再只會抗拒害怕,而是用盡一切手段將這個男人馴服成最聽話也最寵愛她的老公!

免費閱讀

  霍奕辰挑眉看著顧顏兮,淡淡一聲:“你是不是特別不希望我回來。”

  霍奕辰第一次用這樣清淺的口氣跟顧顏兮說話,可是顧顏兮卻覺得后背發寒,手臂上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一層。

  “不是。”顧顏兮違心說著:“你走了一個多星期了,我每天都在家盼著你回來。”

  “在家,盼著我回來?”霍奕辰眼底寒光一閃,將‘在家’兩個字咬的很重。

  顧顏兮雙手緊抓著手包,面上卻平靜的說道:“我在家很無聊,就去會館找了個工作。”

  面前黑影一閃,一只大手毫無預兆的捏起顧顏兮的下巴:“在家無聊,是怪我沒有陪你?”

  明明是很溫柔的動作,卻有一種被扼住咽喉的感覺。

  顧顏兮的故作平靜在一點一點龜裂,支吾一聲:“不……不是,你那么忙。我不是需要男人陪的小女人。”

  霍奕辰本來壓著火氣,可是這個女人回來不立刻跟他認錯,求原諒,卻還跟他打太極!

  捏著顧顏兮下巴上的手瞬間滑到她的脖子上:“顧顏兮,你不需要我陪,卻去陪別的男人。你是在故意打我的臉么!”

  顧顏兮的呼吸忽的被掐斷,她本能的雙手抓住霍奕辰的手:“我……我不想去陪秦爺,那是……被逼無奈。”

  霍奕辰眼底鋒芒更盛,手上又用了力氣,切齒道:“顧顏兮,你想要錢求我啊,只要你好好的求求我,賣點力氣,還怕我不給你錢花么。”

  顧顏兮緊抿著嘴不想說了。

  她不想求人,尤其這個人是霍奕辰。

  結婚,是霍奕辰提出來的。他給父親醫藥費,是自己用身體換的。但是這樣的交換是將自尊踩在爛泥里的代價,一次就已經生不如死。她不想再來一次,或是每次缺錢都來一次。

  顧顏兮是霍奕辰的老婆不假,住好的,吃好的,穿好的,可口袋里卻窮的好像乞丐。她需要錢,她不偷不搶去掙錢有什么錯?

  霍奕辰見顧顏兮雙眼死瞪著他,就是不說求他的話。心里的怒氣好像火山爆發一樣噴薄出來。一把將手上的女人甩出去,都不管她是不是會受傷。

  顧顏兮重重摔在沙發上,又滾到地上。肺子里的氧氣本來被壓縮到極致,又忽的大口大口呼吸被灌滿空氣。一瞬間疼的顧顏兮緊緊蜷縮起身子,比身上摔的疼更難受百倍。

  張嫂本來在廚房忙活,見先生和夫人生氣,忙過來想勸一句。可話還沒說出口,霍奕辰就厲聲一句:“滾出去!”

  張嫂嚇的一哆嗦,再不敢管閑事,轉身出去別墅,還將門關上。

  霍奕辰彎腰抓著顧顏兮又給扔到沙發上,單膝跪在她身邊,伸手就撕她的衣服:“你不是要錢么?好啊,一晚上一萬,我看你能不能睡個百萬富翁出來!”

  蜷縮成一團的顧顏兮好像被惹怒的母豹子,忽的爆發,一把抓在霍奕辰的脖子上:“我是顧家的顧顏兮,我不是賣肉的小姐!”

  霍奕辰伸手摸摸脖子,一絲嫣紅蜿蜒在掌心。

  戾氣不脛而走,殺氣在眼底浮現:“你為了五萬能去陪秦爺,是不是嫌棄我給的少?”

  顧顏兮渾身哆嗦,卻口氣堅定再一次嘶吼:“我說了,我不是賣肉的!”

  “好,既然你犯賤,那我就白睡你,一萬我都省了!”

  霍奕辰走火入魔一樣,好像失去了理智,直接就將顧顏兮在沙發上強了。毫無溫度,一切就好像機械般。

  這是一場兩敗俱傷的歡愛,事后,霍奕辰抽身離去,頭都不回。

  顧顏兮用最后的力氣撿起地上破碎的衣物,努力想遮蓋住自己的身體,卻怎么遮都遮不住。手臂的青紫,身上的齒痕,讓她看起來好像個破碎的娃娃。

  在會館的時候就想到了這樣的下場,不是么?霍奕辰就是一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他除了這點下作的本事,真的就沒有別的本事了。

  張嫂不知道何時進來,拿一個毯子給顧顏兮蓋上,紅著眼角道:“夫人,先生就是想聽你說句軟話,你就說啊。說了就不用遭這大罪了。”

  顧顏兮木然的搖頭,眼淚無聲的順著眼角落下來。

  “我沒有錯,我為什么要說軟話。我沒有錯,我沒有錯……”

  顧顏兮身上的青青紫紫和一個一個的齒痕讓她不能去會館工作。昨天被摔的那一下也太重,讓她每呼吸一次都覺得胸口里好像炸裂了一樣疼。

  張嫂等到中午還不見夫人下來吃飯,擔心的上樓看看,敲門也沒有回應,就大著膽子進去房間。

  “夫人,夫人你醒醒。”張嫂到床前推推顧顏兮,但是顧顏兮就是緊閉著眼睛一動不動。面色不正常的紅著,呼吸很粗,每一下都好像耗盡了生命。

  張嫂伸手摸摸顧顏兮的頭,額頭滾燙的烙鐵一樣。

  “夫人,夫人你病了!你燒的厲害,我給先生打電話。”張嫂拿起圍裙里手機就要報告霍奕辰。

  顧顏兮迷迷糊糊的睜開眼,一把抓住張嫂的手:“不要給他打電話,不要,我……睡一覺就好了。”

  “可使不得啊,夫人你這發燒的厲害啊,燒出大毛病就壞了。”張嫂著急。

  “我真沒事。”

  顧顏兮推開張嫂,又躺在床上。忍不住咳嗽幾聲,痛的她揪緊了身下的被子,出了一身的冷汗。

  張嫂害怕了,蹬蹬跑下樓就給霍奕辰打去電話。

  顧顏兮再次醒來是在醫院。

  一個人躺在醫院里,入眼都是白色,鼻子里是消毒水的味道,手背上扎著輸液的針。嗓子里干渴的能冒火,一呼吸,胸口里還是疼的,但已經減輕了不少。

  陷入黑暗的時候以為自己會死,想不到自己命大還活著。

  過了幾分鐘,護士來換藥,說了一句“你醒了啊”就走了。

  又過了幾分鐘,張嫂拎著保溫桶進來:“夫人,你醒了?你渴不渴,我給你倒水喝。”

  顧顏兮看見水就好像沙漠里瀕死者看見綠洲里的甘泉,大口大口的喝起來。喝的急了,嗆了,劇烈的咳嗽起來,胸口里就劇烈的抽疼起來。疼的刀子扎一樣,將整個身子都蜷縮起來,如同一個刺猬。

  門被推開。

  回去換了一身衣服的霍奕辰大步來到床邊。

  張嫂看著先生的陰戾,不安的哆嗦著聲音:“先生,夫人她……她喝水喝嗆了。”

  霍奕辰眼底翻滾著什么說不清的情緒,想伸手,可手最終還是在褲袋里。

  張嫂扶著終于緩過氣的顧顏兮躺好,卻發現她手背的針滾了,鼓起一個好大的包。忙叫了護士鈴,很快護士來到房間。

  護士將針拔出來,帶出一些血跡。用膠帶將針眼貼上,又在另一只手腕勒上止血帶,在手背上找到一根鼓起的血管,冰涼尖細的針刺破那白皙的皮膚,看著就疼。而顧顏兮全程就好像個人偶一樣,眼皮都沒有動一下。

  “病人受到重創,肺子里本身就有陰影,又高燒引起肺炎,情況很嚴重。家屬一定要好好照顧,不能讓她咳嗽。每一次咳嗽,都有可能加重病情的。”護士一邊用膠帶固定針頭一邊囑咐道。

  張嫂趕緊說道:“知道知道,下次一定注意。”

  護士走了,張嫂在床邊小聲問:“夫人,餓了吧,我煮了粥要不要吃一點。”

  顧顏兮無力的搖搖頭,又閉上眼睛。她好累啊,她還想睡。

  張嫂見霍奕辰在一邊站著,就識趣的離開。

  病房里就剩下兩個人,一個閉著眼睛把自己封閉在自己的世界,一個站在窗前拿出一顆煙,半晌又將煙放回去。

  醫生來查房,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女人,一臉慈祥,拿著聽診器聽了聽顧顏兮的肺部,又問了她身體的恢復情況。

  隨后醫生跟霍奕辰說道:“先生,醫生治病不治人。你妻子這次能撿回一條命是運氣。家暴,虐待,傷的最嚴重的是心。”

  霍奕辰咬肌緊了緊,生平從沒被人教訓。這一次被醫生教訓,他咬了牙沒吭聲。

  醫生走了,顧顏兮又閉上眼,她不想看到霍奕辰,一眼都不想看。有他的地方,呼吸都覺得不夠用。

  霍奕辰一個人站了很久,最后大步離開病房。

  霍奕辰一走,張嫂就進來了。她將保溫桶打開,倒出一碗粥,輕聲道:“夫人,你都睡了一天一宿了,肯定餓了,起來喝一點粥吧。”

  顧顏兮是真的餓了,而且,她還不想死。

  張嫂扶著顧顏兮坐起來,靠著床頭坐著,一勺一勺喂著。看顧顏兮的精神好一點,就忍不住說道:“夫人,先生在滬州的時候就是我跟著的。我已經伺候先生三年了。先生雖然不茍言笑,卻是個不錯的男人。不管外面怎么名聲不好,卻從沒有帶女人回去過夜。夫人這次生病,先生守了您一天一夜,眼底都有紅血絲了。先生是在意夫人的,就是……不會表達他的心情而已。”

  顧顏兮喝粥的動作一頓,霍奕辰守了自己一天一宿?那不是在意,是怕她死了吧。如果自己死了,他還要背上一個殺人的罪名。這對他來說,是一個污點。

  霍奕辰今天在公司脾氣異常暴躁,開會將高層罵了一個遍。有人匿名舉報,一個導演脅迫女演員潛規則。霍奕辰不顧好幾個人力保,將那知名導演直接踢出公司。

  耿超進來辦公室,將一個紙袋放到桌子上,跟霍奕辰匯報:“先生,夫人這幾天的行蹤調查了。行程比較簡單,除了去健身會館上班,就是去醫院看望顧文海。夫人前天去私家偵探社交了六萬塊,雇人跟蹤調查顧子安和柳曼曼。”

  霍奕辰讓耿超離開,抽出紙袋子里的東西看看。有監控的畫面,也有做公交車的記錄,還有私家偵探社的筆錄。

  顧顏兮賺錢居然是為了找人調查顧子安和柳曼曼。這個女人到底在堅持什么,你沒錢,跟我說,我會不給你錢?你想報仇,你求我,我會不幫你報仇么?

  一個弱女子,想憑著自己的本事去跟顧子安和柳曼曼斗,你知道會有多難。

  霍奕辰這些年其實一直關注顧顏兮。關注的結果她是一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善良單純,被顧文海和顧子安寵到天上,又很有教養的女孩。顧顏兮天生貌美,據說遺傳了母親的好基因。她有點聰明,應該是遺傳了她父親的基因。

  霍奕辰那時那刻天神一樣的出現娶了顧顏兮,就是去報復的。只是真正接觸了才發現,這個女孩原來并不是自己以為的那樣是溫室的花朵。她還有堅韌的性格,還有不求人的傲骨。她每次在自己面前故作的平靜乖順的貓兒一樣的時候,眼底深處的掙扎和桀驁他都看得見。

  霍奕辰曾以為自己會很容易掌控顧顏兮,可現實是,他或許根本就不了解這個人。

  秘書敲門進來:“霍總,一早安排好,今天中午要和沈小姐出席一個慈善午宴。沈小姐已經在等您了。”

  霍奕辰煩躁的很:“讓她自己去,我沒空。”

  秘書愣了一下,但很快點頭出去。

  “沈小姐,霍總今天中午有另外的安排,請您和助理去午宴,就不必等他了。”霍奕辰的秘書小陳很婉轉的跟沈君轉達了老板的意思。

  沈君正笑意滿滿的眼角涼了。她怎么都沒有想到霍奕辰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這一個多月,他做什么都是帶著自己的啊。沈君還以為自己再加把力,就能飛上枝頭做鳳凰了,結果卻被直接拒之門外。

  沈君是一個有心機的女人,不然也不會從十八線龍套演員慢慢成為霍奕辰身邊的紅人。他知道霍奕辰身邊的女人來來往往,卻從沒有誰俘獲了他的心。但是自己不一樣,自己是沈君。

  沈君的驚愕只是一下,隨后就恢復微笑:“陳秘書,那你轉告霍總不要太辛苦了,我和助理去應酬就好。”

  沈君離開亞裔文化,隨后叫上助理:“葉子,你從現在起監視霍總的行程,一舉一動。記住,千萬要小心,不要讓人發現了。”

  葉子狐疑的問:“沈小姐,您難道懷疑霍總另有新歡了?”

  沈君眼角輕瞇:“霍奕辰這個人生性涼薄,對女人不長情。又身處這個紅粉包圍的位置,當然是誘惑更多。我好容易到他身邊不容易,可不想還沒有和他更進一步,就失去這個大靠山。”

  葉子點頭:“沈小姐,我知道了。我會跟著霍總的。但是我也早就跟你說過,想要抓牢男人,還是得睡他。”

  沈君咬著嘴唇:“你以為我不想啊,但都是沒有機會啊。其實霍奕辰并不像外面傳的那么風流,他很克制自己的。”

  葉子忽的笑了:“沈小姐,機會是人創造出來的。”

  顧顏兮在醫院呆了五天,身體好的差不多。

  燒退了,每一次呼吸也不再是忍受。身上的青淤消退的就剩下一點淡淡痕跡。手臂和鎖骨上的幾處齒痕也結痂脫落,只留下一點白色印記。一切都在往好的地方恢復,更好的是自從那天霍奕辰離開后,就再也沒有出現在病房。

  顧顏兮這幾天晚上都會做一個夢,夢里有人拉著她的手,或是將她擁在懷里給她溫暖。

  呵,自己真是太孤單了啊,只能在夢里臆想有一個人抱著自己。

  因為同一家醫院,顧顏兮來到父親的病房。病床邊,她張開手臂抱住父親,臉貼在父親的胸口上:“爸,謝謝你夢里來看我。”

  病房的門開,顧顏兮還以為是護工。松開父親起身轉頭,才發現是……沈君。

  顧顏兮絕對想不到,有一天這個電視里閃耀的大女明星會來找自己。沈君一身明艷,高貴端莊,妝容精致,笑意淺淺。而顧顏兮一身寬松的病號服,肥肥大大的套在消瘦的身上,頭發胡亂的披在腦后,大病初愈的臉色顯出病態的蒼白。

  沈君眼底的笑意漸漸僵硬。這個女人就連生病都能如此惹眼,小臉巴掌大一點,雙眼澄澈,眉頭微微皺起,好像西子捧心我見猶憐。

  顧顏兮又不傻,上一次賓館大廳兩人遇見是巧遇。這一次人家都找到醫院,就不是巧遇是故意了。

  正室和小三的相對,應該是劍拔弩張,應該是風起云涌。但是顧顏兮卻淡漠的很,好像面前的沈君就是空氣一般。

  “顧小姐,我沒想到那一次賓館我們遇見之后,還能這樣相見。”沈君說著話,嫵媚的撥一下耳邊的頭發。這看似一個簡單的動作,卻絕對是一個挑釁的示威。

  顧顏兮坐在父親床邊,伸手整理著父親的被角:“我也沒有想到,我還能榮幸的再次見到沈小姐。”

  沈君看著顧顏兮的平靜,心里有些緊縮。她讓葉子暗暗觀察霍奕辰的行蹤,葉子發現霍奕辰每晚都會來這家醫院。沈君便假意來醫院檢查身體,想一探究竟。她在醫院盲目尋找線索時候,就看到曾經酒店里遇到的那個女孩,那女孩還穿著病號服。

  沈君懷疑霍奕辰每晚來醫院是因為這個女孩,便一路跟到這邊病房,

  沈君收起心思又微笑開口:“顧小姐,我也是和奕辰……歡愛后,他無意中說起和你的事。所以我今天專程來醫院看看你。”

  顧顏兮明知道霍奕辰和沈君的關系,但是親耳聽到,還是有那么點不舒服。

  “是么,那謝謝沈小姐的專程看望。”顧顏兮依舊云淡風輕,不急不惱。

  沈君摸不透顧顏兮的心思,便上前一步輕聲說道:“顧小姐,奕辰性子喜怒無常,你這次受傷我也很難過。其實你不是被他第一個粗暴對待的女孩,曾經有女孩惹到他直接打半死,或是送去夜總會的都有。顧小姐,我很同情你。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幫你。”

  顧顏兮挑起眉頭,看著沈君的虛偽,故意問:“沈小姐,你想怎么幫我?”

  沈君好像狼外婆一樣笑著:“你若是不愿意以后再受奕辰的虐待,我可以幫你離開他。”

  顧顏兮歪頭看看身邊的父親:“我離開他,就沒有人給我父親交醫藥費了。”

  沈君忙說道:“放心,你父親的醫藥費我會給你的。一百萬怎么樣?”

  顧顏兮痛快的點頭:“好。”

  沈君忙確認一遍:“顧小姐,你真的答應了嗎?”

  顧顏兮點頭,一臉認真:“一個脾氣暴虐的金主我有什么理由抱著不撒手?只要你能給我足夠多的錢,我自然會離他遠遠的。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