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一夜荒唐總裁的閃婚小妻小說全集

一夜荒唐總裁的閃婚小妻小說全集

桃林桃落 著

連載中免費

豪門總裁類型小說《一夜荒唐總裁的閃婚小妻》正在火熱連載中,作者是桃林桃落,文筆細膩讓人欲罷不能,情節跌宕起伏精彩不斷,快跟小編一起看看吧,全文講述的是:楚幽跟男友分手之后,醉倒在厲嚴辭的房間,湊巧的是第二天男友便出現在她面前,聲色俱厲的指責楚幽,畢竟是自己愛過的男人,就在楚幽不知所措的時候,厲嚴辭從房間里走出來表示:怎么對嬸嬸說話呢?

更新:2019/10/11

在線閱讀

豪門總裁類型小說《一夜荒唐總裁的閃婚小妻》正在火熱連載中,作者是桃林桃落,文筆細膩讓人欲罷不能,情節跌宕起伏精彩不斷,快跟小編一起看看吧,全文講述的是:楚幽跟男友分手之后,醉倒在厲嚴辭的房間,湊巧的是第二天男友便出現在她面前,聲色俱厲的指責楚幽,畢竟是自己愛過的男人,就在楚幽不知所措的時候,厲嚴辭從房間里走出來表示:怎么對嬸嬸說話呢?

免費閱讀

  她雖然這么說著,但店里的客人很快就走干凈了。

  楚幽捂著發燙的臉頰,輕聲開口,“你老公哪位?”

  女人一臉鄙夷,“裝什么呢?你還敢給杜浩買車?你以為有點兒破錢我就怕你了?”

  她是杜浩的老婆?!

  “是你丈夫以杜家撫養我五年為由跟我要錢,我們也說好了,拿了那些錢我就跟杜家再沒關系。”楚幽說著從口袋里掏出杜浩之前寫的保證書,“你自己看。”

  誰知女人看完直接給撕了,楚幽上去爭搶卻被她一把推開,她指著楚幽的鼻子罵道,“原來是你這個小浪蹄子啊?我跟杜浩沒結婚前就聽說過你,你很喜歡勾搭你哥?如今還用這種下三濫的法子?”

  她把撕碎的保證書扔在楚幽身上,“去你的障眼法!”

  楚幽萬萬沒想到她竟然倒打一耙!

  小腹隱隱發痛,楚幽撐著桌子站穩,“我沒說謊,不信你大可找杜浩來跟我對峙。”

  “對峙什么對峙?”女人氣勢洶洶,“我告訴你,你如果再敢破壞我的婚姻,我、我找人砸了你這家店!”

  待女人氣勢洶洶地走后,楚幽忍不住癱坐在地上。

  目前看來,杜浩是背著杜家人跟楚幽拿錢,而他老婆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以為楚幽養著杜浩,想破壞她的家庭。

  楚幽嗤笑出聲,她要養也不會是那種廢物!

  保證書被撕的很碎,基本拼湊不起來,楚幽擔心倘若杜浩再找上門,她手中就沒了能掣肘對方的東西。

  因為身體不舒服,于是楚幽提前關了店門回家。

  回去后,楚幽蜷縮在床上迷迷糊糊睡著,不知道厲嚴辭是什么時候進來的。

  男人毫不猶豫地將被子掀開,冷聲道,“睡夠了就起來!”

  楚幽被吵醒,頭疼欲烈,她勉強坐起身,“厲先生?”

  厲嚴辭捏住楚幽的下巴,他居高臨下看著她,眼底是即將彌漫而出的森然寒芒,“厲家門楣極高,你既然想盡辦法嫁進來,就老老實實待著,楚幽,綠帽這東西可落不到我厲嚴辭頭上。”

  楚幽十分迷茫,“您在說什么……”

  “聽說你的咖啡廳今天很熱鬧?”厲嚴辭譏諷地勾起嘴角。

  楚幽心里“咯噔”一下,杜浩老婆來鬧的事他知道了!

  “你以為我愿意探聽這些?”厲嚴辭見楚幽不說話神色更冷,他微微俯身,手掌挨著女人的小腹,引得楚幽一陣戰栗,“我在意的是這個孩子,不過,如果他有個不自愛的母親,我寧可他別來這個世上!”

  “不是!”楚幽驚呼一聲按住厲嚴辭的手腕,“這是你的孩子,你不能不要他!我沒做過那些事!”

  “一個母憑子貴嫁進豪門的女人,說話能有幾分可信度?”黑暗中,厲嚴辭終于扯開那層偽裝,露出對楚幽深深的不屑與踐踏。

  沒辦法,楚幽只得將杜浩為什么找上門的原因告訴厲嚴辭,同時期待他能相信自己。

  男人靜靜聽著,直到楚幽說完神色都沒有一絲變化。

  楚幽心里頓時沒了底。

  “明天姑姑要來家里,別給我丟人。”既然撕破臉,厲嚴辭也不再客氣,同時對楚幽所說的不置一詞。

  聽到關門聲,楚幽自嘲地笑了笑,果然,厲嚴辭一點兒都不在乎,只要她不損傷厲家的顏面,于他而言就是個擺設。

  厲嚴辭的姑姑叫厲秀雅,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女人,保養得當,神色倨傲,對視的第一眼楚幽就知道,她不喜歡自己。

  而跟厲秀雅同來的,還有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女人,長相甜美,氣質溫婉。

  楚幽第一次在厲嚴辭眼中看到了溫柔,他寵溺地揉了揉女人的頭發,“依依長大了。”

  “我畢業了!已經二十三歲了!”女人嬌嗔道,她眼中的愛慕不加掩飾,跟厲嚴辭對視時更顯郎才女貌。

  楚幽急忙移開視線。

  他們三個熟絡地聊天,而楚幽就像個外人。

  厲嚴辭說有禮物要送她們,等他上樓后厲秀雅瞬間變臉。

  “楚幽是吧?”厲秀雅幽幽開口,隨即忽然皺眉,“哎呦,這膝蓋怎么又疼了?”說著還瞥了楚幽一眼。

  她身邊的女人動了動身子,“姑姑,我給你揉揉。”

  “別。”厲秀雅躲開對方的手,柔聲道,“你是沈家的大家閨秀,哪兒能做這種事?”

  楚幽明白了厲秀雅的意思,上前半蹲在她跟前,“姑姑,我來吧。”

  厲秀雅放任楚幽給她揉著膝蓋,“聽說你懷了孩子,這蹲著傷腰傷肚子,要不……就跪著吧?”

  楚幽指尖一顫,“沒事姑姑,這樣就好。”

  厲秀雅悠哉抿了口茶,“我剛回來不久,但具體事情都聽老爺子說了,我的意思呢,就是孩子生下你就離開,你跟嚴辭不是一個世界的人,能配得上嚴辭的。”她拍著身側女人的手背,“只有依依。”

  沈依依不贊同道,“姑姑!”

  “好好好,知道你害羞。”厲秀雅開懷大笑,“這不是得提前說清楚嗎?”

  原來厲嚴辭有喜歡的人……楚幽指尖掐進肉里。

  “楚小姐您別在意,姑姑沒那個意思!”沈依依著急解釋,她的眼神清澈無害,看起來沒有一點兒心機。

  “楚小姐您懷著孕呢,還是起來吧。”沈依依說著就要來扶楚幽。

  為了孩子楚幽也不敢勉強,誰知她剛站起來,沈依依忽然尖叫一聲,猛地后退一步,狠狠撞向身后的桌子!幾個玻璃杯應聲碎裂。

  “依依?!”厲秀雅失聲尖叫。

  一道人影沖過來,迅速抱起沈依依,厲嚴辭將沈依依放在椅子上,仔細打量著她,“有沒有被玻璃劃傷?”

  沈依依羞紅了臉,“沒事,嚴辭哥接住我了。”

  厲秀雅則朝楚幽吼道,“你推依依做什么?”

  厲嚴辭聞言猛地扭頭看向楚幽,眼神銳利如刀,他一字一頓,“你找死?”

  他這一眼看得楚幽渾身血液都凝住了,楚幽喉嚨干澀,卻還是咬牙開口,“我沒有!”

  厲秀雅冷哼,“依依扶你起來,你卻推了她一把,我都看到了!這要是摔在碎玻璃上怎么辦?你就是故意的!”

  “我沒有,剛才……”

  “夠了!”厲嚴辭厲聲打斷,“楚幽,你是什么人我很清楚,給依依道歉!”

  楚幽繃緊身體,倔強地跟厲嚴辭對視,然后很快敗下陣來,他的神色過于恐怖,再者楚幽不想得罪他。

  “沈小姐,對不起。”楚幽啞聲說道。

  沈依依連忙搖頭,“也是我自己不小心,沒關系的。”

  “拿醫療箱來!”厲嚴辭吩咐女傭。

  沒人理會楚幽,她努力站穩一步步走回房間,然后掀開裙擺,果然,大腿跟膝蓋位置多了幾道深深的血痕。

  那些碎片沒傷到沈依依,卻劃在了楚幽身上。

  楚幽用干凈的紙巾將傷口草草處理了一下,好在臥房也有醫療箱,她找了幾個創可貼貼在上面。

  晚飯楚幽沒有下去吃,是傭人端上來的,她想這也是厲嚴辭的意思。

  等厲秀雅跟沈依依離開后,厲嚴辭果然來興師問罪了。

  他臉色陰沉,“我不管你之前對多少人用過這種下作手段,但沈依依你碰不得。”

  楚幽靜靜聽著,已經放棄解釋了。

  沒得到回應,厲嚴辭上前捏住楚幽的下顎,迫使她抬頭看他,男人一字一句,“明白嗎?”

  楚幽啞聲道,“明白。”

  “我不是在危言聳聽,你敢往依依身上劃一道口子,我就在你身上劃十道。”厲嚴辭說的云淡風輕,卻帶人令人膽寒的威懾力。

  隨后厲嚴辭摔門離開,楚幽像被抽干了力氣,倒在床上。

  她終于意識到,厲家并非華貴的金絲鳥籠,而是龍潭虎穴。

  楚幽不知什么時候迷糊著了,等再醒來已經是凌晨一點,今晚厲嚴辭沒過來,也是,她弄傷了他心愛的女人,他厭惡她都來不及。

  晚上楚幽沒吃什么東西,此刻有些低血糖,她忍住眩暈扶著墻走到衛生間,匆忙洗漱了一番,往回走的時候卻渾身冒著虛汗。

  房門在這時被人推開,厲嚴辭眸色幽深地站在門口,他盯著楚幽看了幾秒,忽然朝她走來。

  厲嚴辭將楚幽抱到床上,給她脫裙子時楚幽也沒在意,直到男人的指尖撫摸上她膝蓋處的創可貼,“怎么回事?”

  楚幽一下驚醒。

  他視線下移,又看到女人大腿內側的創可貼,神色有些不自然,“之前你傷著了?”

  “沒,不小心蹭到的。”楚幽信口胡謅。

  厲嚴辭側身躺下,語氣恢復以往的冰冷,“那就睡吧。”

  第二天醒來,身邊早就一片冰冷,楚幽掀開被子,忽然愣住。

  傷口處的創可貼,似乎被換過了……

  當然,她也不會自作多情,當即忽視心中的異樣,洗漱收拾好準備開店。

  可今天注定不安穩,楚幽老遠就看到杜浩跟他老婆站在店門口……

  兩人四下張望,似乎還在商量著什么。

  楚幽忽然覺得哪里不對,她偷偷從商城后面繞過去,剛一靠近就聽杜浩老婆問,“這個法子能行嗎?”

  “怎么不能行?”杜浩得意,“保證書你不是撕了嗎?”

  “轟隆”一聲,楚幽呆呆站在原地,原來之前杜浩老婆鬧的那一出,是故意的?

  “這個蠢女人,還跟我斗呢!咱們房子裝修還差三萬不是?”

  杜浩老婆偷笑,“是啊是啊,今天我的精神損失費一要,就齊全了!她不給我就鬧!看她怎么做生意!”

  “是嗎?”楚幽冷著臉從他們背后走出。

  杜浩夫妻嚇了一跳,乍一看到楚幽有些驚慌。

  “原來一切都是你們商量好!”楚幽厲聲開口。

  震驚過后,杜浩老婆露出一副潑皮樣,“就是我們商量好的,你能怎么樣?”

  “不是這個意思。”杜浩唱白臉,溫溫和和跟楚幽說,“妹子,就差那三萬,你再給我們三萬,我就再也不打擾你了,我保證!”

  “事到如今你以為我會信?”

  杜浩聞言緩緩收斂笑意,眼中透著狠勁兒,“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這家咖啡店你別想著開好了。”

  楚幽雙手捏拳,緩緩吐出一口氣,“行吧,三天后來跟我拿錢。”

  杜浩夫妻得到滿意的答復,歡天喜地走了。

  楚幽在他們走后立刻將店里有用的東西收拾出來,當天就把店還給了商城,多交的租金她也不要了,她就想擺脫杜家人。

  楚幽在別墅安靜待了兩天,第三天一早厲嚴辭推門進來,他皺著眉,“你不開店了?”

  “嗯。”楚幽有些不好意思,“生意不好,再加上孩子不穩妥,暫時不開了。”

  厲嚴辭在心中冷笑,這是以為過上了好日子,就不用忙碌了?

  周六,厲父在酒店請楚幽吃飯。

  等楚幽跟厲嚴辭趕到時,厲秀雅跟沈依依已經坐好了,沈依依還是那副乖巧懂事的模樣,厲秀雅則目露譏諷。

  菜很快上齊,厲父往楚幽碗里夾了塊牛肉,語氣和藹,“好好吃,孩子正是長的時候,可不能餓著。”

  “謝謝爸。”楚幽知道厲父在意的是孩子,可他這種語氣不免讓她覺得暖心。

  沈依依臉上很快沒了笑容,她食不知味地攪動著碗里的粥,忽然,她朝楚幽看去,她的眼神很深,深到楚幽莫名有些恐懼。

  “楚幽!你果然在這里!”一聲暴喝炸響耳畔,楚幽愕然看向前方,不知道杜浩的老婆,江艷怎么會出現。

  江艷穿著一身清潔工的衣服,顯然是混進來的,她齜牙咧嘴撲上來,抓著楚幽的胳膊就開始大喊,“大家看看!這就是個狼心狗肺的女人!連自己的爹媽都不養!”

  這里是高級餐廳,她的聲音刺耳非常,引得眾人齊齊看來。

  “你在胡說什么?”楚幽狠狠甩開她的手,“我就是個孤女,我哪里來的爹媽?怎么,你跟杜浩還想著從我身上訛錢?”

  江艷慌張了一瞬,然后氣焰更加囂張,“是,爸媽不是你親生父母,但將你接出孤兒院養了你,這是事實吧?然后你現在吃香的喝辣的,就覺得我們這些老百姓丟人了?楚幽,做人要有良心吶!”

  楚幽被她如此顛倒黑白的說辭氣得渾身顫抖,“胡說八道!”

  “我胡說?你敢說爸媽沒養你?天哪……”江艷如喪考妣般坐在地上,哭了半天也沒見一滴眼淚,“杜家怎么就出了你這么個人!”

  “我本來就不是杜家人。”楚幽冷冷注視著她。

  厲秀雅厭惡地皺眉,“楚幽,這位女士說的可是真的?如果是,那你可真沒良心。我們厲家可不要這種女人!”

  楚幽無比疲憊,緊接著瞥見沈依依得意的目光。

  等等!江艷怎么知道她在這里?江艷又是怎么混進來的?應該有人接應吧……

  這邊江艷還在撒潑大哭,厲父忽然呵斥,“閉嘴!”

  江艷嚇得瑟縮了一下,然后擦了擦臉站起身,“楚幽,不管怎么說,你得給我們杜家一個交代。”

  “交代?”楚幽死死扣著桌子,眼前一陣發暈,“你們裝修房子差的那三萬,勢必要從我身上扒了,對吧?我給了之后呢?沒完沒了?”

  江艷沒腦子,心直口快道,“給了再說。”

  她說完才發現被楚幽套了話,懊惱不已,沖過去就要掐楚幽,“你這個良心喂了狗的賤女人!你也不怕遭雷劈!”

  一只修長的手抓住她的手腕,厲嚴辭陰沉著臉,微微用力就將江艷甩出去。

  江艷明顯害怕厲嚴辭,她神色驚恐道,“你是誰?”

  楚幽則反問,“你是怎么進來的?”

  江艷被楚幽問的毫無防備,她下意識看向沈依依,沈依依則緊張地移開視線。

  楚幽注意到厲嚴辭眸色暗了暗,他應該也看出了什么。

  “我怎么進來跟你有關系嗎?”江艷惡聲惡氣,“你別以為這樣就不用對家中二老負責!”

  “是嗎?”厲嚴辭語氣冰冷,“如果讓我查到事情并非你說的那樣……”

  江艷抖了抖,“你想怎么樣?”

  “滾!”厲嚴辭吐出一個字。

  “慢著。”厲父發話,“我厲家斷沒有被人找上門打臉,再安然無恙離開的道理!”

  江艷這下有些害怕了,她似乎想說什么,卻顧忌地咽下。

  沈依依神色不寧。

  “父親,如果您相信我,這事交給我來處理。”厲嚴辭握住楚幽冰涼的手,暖意順著皮膚滲透進她心里。

  楚幽非常感激厲嚴辭,至少這一刻他相信自己。

  半晌后厲父松口,江艷戰戰兢兢離開了,她或許已經看出這些人不好惹,捏死她就跟捏死只螞蟻一樣。

  這頓飯吃的十分安靜,厲父沒問楚幽到底發生了什么,但也沒笑過,吃完就走了,楚幽心中酸澀,她肯定讓老人失望了。

  沈依依放下筷子,“嚴辭哥,我家中有點兒急事,改日再聚。”

  楚幽有些坐不住,以上廁所為由匆匆跟在沈依依身后。

  在酒店的花園旁,楚幽看到沈依依將一個包裹交給神色貪婪的江艷,“嘴巴嚴實一點兒!否則我要你好看!”

  “好的好的。”江艷忙不迭接過,“您放心,如果還有需要,盡管喊我,我看那個丫頭不爽很久了!”

  沈依依四下打量了一下,然后謹慎地從另一邊的小路離開。

  楚幽收回手機,剛才這一幕,她已經完整拍攝下來了。

  下一秒,一只大手搶走了楚幽的手機,她驚懼轉身,看到厲嚴辭正沉著臉敲敲打打,等楚幽奪回手機后,發現上面的視頻不見了。

  “你做了什么?”楚幽聲音難掩顫抖。

  “這事我會給父親一個滿意的交待,保證不會傷害到你。”厲嚴辭一字一句。

  楚幽嗤笑出聲,他這種做法何談不傷害?

  “你知道……”楚幽啞聲開口,“你知道這一切都是沈依依策劃的,你剛才跟爸那么說,其實是為了包庇她?”

  過了很久,她都沒有聽到厲嚴辭的回答。

  答案昭然若揭。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