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武俠 → 顧修趙敏全文免費

顧修趙敏全文免費

神龍架 著

連載中免費

武俠奇幻小說《武俠我的未婚妻是趙敏》正在火熱連載中,該小說作者神龍架傾心創作,主角是顧修趙敏,講述的是:顧修身為趙王爺的故人之子,早就跟王府郡主趙敏有了婚約,在趙敏成人禮之日,顧修帶著婚約上門,卻被王府眾人攔下,他能否順利抱得美人歸,而趙敏又是否心悅于他呢?更多精彩盡在故事遞!

更新:2019/10/12

在線閱讀

武俠奇幻小說《武俠我的未婚妻是趙敏》正在火熱連載中,該小說作者神龍架傾心創作,主角是顧修趙敏,講述的是:顧修身為趙王爺的故人之子,早就跟王府郡主趙敏有了婚約,在趙敏成人禮之日,顧修帶著婚約上門,卻被王府眾人攔下,他能否順利抱得美人歸,而趙敏又是否心悅于他呢?更多精彩盡在故事遞!

免費閱讀

  面對投擲而來的寶劍,顧玄一個側身便躲了過去,雙眼冰冷的看向了劍飛過來的方向。

  “劍尊前輩挑戰天下,未曾傷及任何一人,身為他的徒弟,為何如此狠毒,年紀輕輕如此年紀卻墮入歧途。”

  宋遠橋一行人一路前行,經過這里的時候,就聽到了大量人的呼救,哀嚎,可是沒多久求救聲就消失了。

  他先行趕過來,正好看到了顧玄打算結果王賽賽的這一幕。

  這件事情加上自己兒子宋青書這段時間不停的在他嘴邊念叨顧玄各種,聽的多了哪怕宋遠橋都或多或少受到了些影響。

  “你兒子三番兩次挑釁我,原本念你們武當六俠在正道中算是一股清流,看在你們面子上我不跟他計較,沒想到,都是一丘之貉,無恥之徒。”

  顧玄不在乎別人怎么評論他,可他不喜歡背黑鍋,不但不喜歡還特討厭,宋遠橋這一上來便是如此語氣,搞得像是前輩責備后輩一般,讓顧玄十分不爽。

  “老東西,告訴他,你們為何會落得如此下場。”

  顧玄說完轉過頭對著地上哀嚎的王賽賽說道。

  王賽賽本就已經做好了深思的準備,可是宋遠橋的出現給了他活下去的希望,螻蟻尚且偷生,更別說他一個活生生的人了。

  心中思索一番,對上了顧玄目光,他不敢賭,顧玄出手宋遠橋是否能及時的救下他。

  正打算照實將真相說出來,一只暗箭出現,直接將王賽賽脖頸洞穿,讓他死的不能再死了。

  “該死的東西。”

  王賽賽一死,顧玄就是身上長了一萬張嘴也解釋不清了,背后之人何其用心,都不用說了,顧玄正打算追過去就被宋遠橋攔住了。

  “殺人滅口,好一處自導自演的好戲,本以為你一身功法,劍法,都是正道之路,必然不會是魔教之流,沒想到你心中無善,為了天下正道,你今天決不能走,就算是劍尊前輩,也會支持我這么做。”

  宋遠橋先入為主,根本就不給顧玄解釋的機會,在他看來,剛才那一幕,那一箭可能也是顧玄安排的,給他一種這一切都是遭人陷害的錯覺。

  “你算什么東西,也配我演這么一出?滾開,耽誤我逮住那個混蛋,信不信我讓武當六俠變成五俠。”

  顧玄都不知道宋遠橋哪里的這份自信,他憑什么要演這么一出?他宋遠橋有那么大臉?這世上恐怕還沒有這種人。

  “你可以試試。”

  宋遠橋或許個人對付不了顧玄可是莫聲谷等人到來之后,一切就不一樣了。

  “對不起了,我真不能說。”

  武當六俠跟顧玄對立而視,而在峨嵋派,抬著滅絕師太旁邊的周芷若,卻是心中有話又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來。

  這些人是宋青書唆使過來的,她無意間聽到了,雖然不知道王賽賽之死是不是宋青書安排的,可這一切確實是一個局,一個針對顧玄的局。

  師傅將她帶大,哪怕這次師傅被廢錯不在顧玄可她還是得報仇,顧玄不管是實力還是天賦都比她強太多了。

  若是她親手報仇估計一輩子都沒希望,雖然對于這種下作手段心中有愧,可是周芷若只能是心中道了句歉,終究是沒有將真相說出口。

  “武當劍法,我正想領教。”

  顧玄做了個請到手勢,武當七截陣,就算是六人,應該也能媲美絕頂了。

  “諸位師弟,布武當七截陣。”

  宋遠橋一馬當先,站在了七截陣首位,六人多年兄弟,真武七截陣也是演練了無數倍,不過片刻便已經按照各自站位就位。

  六人如同一體,宋青書見自己父親手中無劍,也是趕忙將自己佩劍丟了過去。

  六人布陣雖快,可顧玄若真想逐個擊破,在他們陣成之前也不是沒有希望,他之所以沒動其實是想復制這玩意。

  開啟復制功能。

  “指令下達,復制開啟。”

  “好氣魄,若非你墮入魔道,必將是我正道之福。”

  宋遠橋見顧玄完全沒有在自己等人陣法完成之前有攻擊的意思,一直是負手而立,這點還是讓他不得不欽佩。

  起碼這一點不隨邪教,無所不用其極。

  “布陣完了就讓我看看吧,六個一流可戰絕頂,雖然早有耳聞,可我不大相信。”

  顧玄對著宋遠橋等人背后手一招,內力運轉,攝取過來了一柄劍,也不知是巧合還是有意,這次顧玄所攝取之劍,居然又是周芷若的劍。

  宋青書都打算將劍攔下來卻被宋遠橋一眼瞪了回去,顧玄讓他們安心布好陣法,自己等人本就是以多打少,還不讓其手持兵刃實非君子所為。

  “小心了,第一劍,真武誅魔。”

  武當六俠身法走位玄奧,六人交替朝著顧玄攻擊了過來,在靠近顧玄的時候,六人劍仿若跟宋遠橋之劍融合為一。

  “叮”

  顧玄之劍與宋遠橋手中長劍對撞,清脆的鐵器交織聲音傳了出來,真武七截陣,共有七劍一劍強上一劍,就剛才那一劍顧玄與宋遠橋等人都是各自后退了數十步。

  “果然不凡,僅僅六人便能發揮出絕頂實力,若是七人齊至,我必敗。”

  一次試探,顧玄對于這個陣法的威力有了個大概的了解。

  雖然陣法乃七人,可是對敵出劍的唯有站在陣最前方的那一人。

  在與敵人對招的瞬間,幾人內力便會瞬間在那一人身上凝聚,瞬間爆發出遠超自身實力的攻擊。

  當然想要布置出來卻并非那么簡單,最首先的,布陣之人內力必須同根同源,其次需勤加練習,培養足夠的默契。

  不然稍有失誤,幾人內力匯聚一人身軀之中出現意外,那人必死,威力雖大,弊端也多,難怪真武七截如此強,武當也僅有他們幾人練成。

  恐怕他們練習的初期,張三豐應該是寸步不離的守在旁邊,以防出現意外。

  “六人也夠了,一切事情的前因后果待擒下你之后,再行計較。”

  宋遠橋幾人心中的震驚一點都不比顧玄少,小小年紀入了絕頂,沒想到實力境界還如此穩固。

  他們六人聯手連絕頂中期都戰過,雖然未贏,可也沒落多少下風,推算剛才雙方那勢均力敵的對撞,顧玄不但天賦妖孽,甚至還有這越級一戰的逆天戰力,說他為當代天驕,絲毫不為過。

  “試試看,血月漫天。”

  第一招由他們來,顧玄可不是什么被動挨打的人,手中長劍快速揮動,在內力灌輸之下,散發道道紅芒,隨著顧玄動手,道道血色長劍殘影開始出現。

  上一道殘影未消下一道就已經出現,等顧玄快要靠近宋遠橋之時,長劍殘影已經密密麻麻,如同劍雨一般。

  “玄武劍盾。”

  真武七截陣,攻擊劍招六招,可同樣擁有防御招式,玄武住防,某種程度來說,他們這個陣法,防御比進攻性還要強。

  莫聲谷五人手中長劍脫手而出,在內力牽引下,與宋遠橋拋出長劍交織,在六人前方形成了一個劍盾。

  顧玄劍招落下,劍盾就如同一個海浪中的小舟,搖搖欲墜,可就是屹立不倒。

  “真武五式,玄武龜刺。”

  顧玄見狀知道,僅憑這一招以目前的自己而言,壓根不可能攻破六人這烏龜殼,便收招后退,宋遠橋見狀,直接用出了第二式。

  本來旋轉如盾的六柄利劍陡然變化,劍尖朝前,五柄劍在前不斷旋轉,一柄位于五劍中間,直刺過來。

  “草,整的跟仙法似的,咋的前世電視劇加特效拍的沒這么過分啊。”

  顧玄看著眼前一幕,分分鐘出戲,鬧呢這是。

  “葬月九訣,寒天月。”

  六柄劍行進速度極快,地面都被罡風切割出道道痕跡,自己又是剛收招,根本來不及躲避,只能硬接。

  劍氣之下,顧玄仿若化為了一道血月,直接朝著前方利劍懟了過去。

  “哼,此等妖孽,必是修煉邪功導致,看你這次還不死。”

  雙方對戰,簡直是武者視覺盛宴,宋青書見雙方即將碰上,嘴角微揚,心中暢快不已。

  他承認,顧玄的天賦他嫉妒了,還是極度的嫉妒,顧玄未出現前,他還能算是天才,可是跟顧玄一比,他連狗屎都算不上。

  而且顧玄就好像天生跟他犯沖一般,幾次三番讓他丟臉,最主要是,周芷若跟顧玄兩人的關系,在宋青書看來,很不一般。

  兩次顧玄對敵,都是用周芷若隨身配劍,第一次可以說是巧合,可這次呢?

  再則,明明是顧玄廢了丁敏君,廢了滅絕師太,一個她的師姐,一個她的師傅,按道理講,周芷若應該非常憎恨顧玄才對。

  可是他觀察過了,自打顧玄與自己父親與五位師叔戰起,周芷若的眼神就沒離開過顧玄,而且眼神中不但沒有憎恨反而還有歉意,沒錯就是歉意。

  雙方劍招越靠越近場中所有人心都提了起來,如此攻擊,換作在場任何一人,都沒有把握接下來,可是這個少年給了他們太多的意外。

  這次根本就沒把握鹿死誰手,可以說這一招就是定勝負,若是顧玄破了此招,六俠劍毀,哪怕他們還可以拋劍過去,恐怕武當六俠也無臉再戰。

  當然最好還是一招直接將顧玄斬殺,不管是武當還是峨嵋大部分弟子眼中,從雙方大打出手開始,就已經是敵人了,顧玄此等年紀就如此強,不死他們難以心安。

  六劍與顧玄之劍很快便撞擊到了一起,剛碰撞上,便是火花四濺,玄武龜刺如同鉆頭一般,顧玄雖然硬頂住了可也是在不停的后退。

  雙方兵器越變越小,到最后,顧玄退了數十步,雙方利劍也被完全損毀,可以說武當六俠這次只是跟顧玄打了個平手。

  “哈哈哈哈,武當七截陣果然不凡,可要再來?”

  顧玄看著手中只剩下一個劍柄的配件,仰天一笑,此等戰斗才是正真的暢快淋漓。

  峨嵋武當門下弟子此時已經是有點懵了,此等戰斗他們何時見過,雙方交手的中間,道道深深的溝壑,四周利劍飛出去的碎片洞穿了無數樹木,此等破壞力讓他們知道了,一個決定高手到底有多恐怖,如果是絕世呢?

  難怪武當擁有張三豐能在短短的時間內,成為這九州大地上數一數二的大勢力。

  “少俠說笑了,你可自去,不過今日之事并不算完,這些人不會白死,此次是我等技不如人,無話可說。”

  宋遠橋的臉皮可沒那么厚,再次提出來要戰斗,而且就算再戰,恐怕自己等人也不能拿顧玄怎么樣。

  “姑娘佩劍鑄好之后,自當奉還,還有千萬不要來招惹我,我討厭麻煩,來多少我就能讓他消失多少,禍及滿門,不信爾等大可一試。”

  顧玄聲音還在密林之中回蕩,人已經消失不見了。

  所謂的事情沒完,就代表宋遠橋等人打算將顧玄定義為魔頭,受整個武林正道追殺。

  他倒是沒啥怕的,戰斗中就是顧玄最好的成長,每次對戰,他都能搞到點武學,只是垃圾多了會很煩。

  對他沒啥用處,反而還浪費時間,這才有了剛才的一番警告。

  “誰讓你擅自做主的?混帳東西,滾出去。”

  炫林閣內,趙敏聽著手下的匯報,倚天劍出鞘,直接斷了這個手下一臂。

  讓顧玄被整個武林正道誤會,背負無盡委屈,被唾棄,追殺,對她來說是個好消息,可完完整整聽完,尤其顧玄還差點被武當六俠聯手給殺了,就是覺得不爽,她也不知道為什么。

  “郡主,武當如此,我們要不要?”

  玄冥二老都是花叢老手,趙敏自己都不明白,他們可是明白的很,對著趙敏做了一個抹脖子的手勢。

  “哼,你們連顧玄都打不過,還行去找武當六俠的麻煩?嫌自己活太久啦?”

  趙敏不屑的看了一眼玄冥二老,自打她成人禮那天過去之后,對兩人,趙敏就沒那么看重了,顧玄都只是勉強跟武當六俠打平,連顧玄衣角都碰不到的他們能有啥用?

  “郡主,顧少俠不管是功法和身法,都對我們兄弟二人有著天然的克制,武當六俠不同,對付他們屬下還是有幾分把握的。”

  玄冥二老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里看到了各自的主意,相當的默契,他們也沒打算正面硬剛啊。

  “本郡主信你們一回,給我去把宋青書廢了,對了,這件事情必須嫁禍到顧玄身上,反正不能將我暴露,不然我閹了你們。”

  趙敏思索了一下,點頭同意了下來,她這算是幫顧玄出口氣,不過又不想讓顧玄知道她本意,將事情嫁禍到顧玄身上就不同了,既幫顧玄出了氣的同時,又不會讓顧玄誤會什么。

  “明白了,郡主。”

  玄冥二老聽到趙敏所說的廢了,笑容更加陰險了,趙敏話里的意思本來是廢他四肢或者武功,可是架不住玄冥二老污啊,加上趙敏后面那句做不到還得閹了他們,果斷會錯意了。

  遠在百里之外的宋青書突然感覺自己背后一涼,往四周望了好幾眼。

  “怎么了青書?”

  宋青書的異常正好被莫聲谷看到了,關心的問道。

  這幾天宋青書變了很多,許多時候都疑神疑鬼的,而且也沒有了以往的自信與氣魄。

  莫聲谷不清楚原因,宋青書自己清楚的很,最后趕到顧玄所說的話,說明那個該死的王賽賽肯定將他供出來了。

  以他對顧玄的了解,自己如此誣陷他,肯定不會放過自己的,顧玄與自己五位師叔和他父親聯手的一戰,讓他看到了顧玄的實力,他現在能心安理得才怪了。

  “沒事,師叔,你說那顧玄會不會懷恨在下,躲于暗處對我等下黑手?”

  宋青書本打算含糊過去,可是不問出來他心里還是不安,一個絕頂高手若是暗算他,恐怕就算自己時時刻刻跟在大隊伍中,都別想活。

  “原來你擔心這個,大可不必,上次我等與他一戰還是能看出些柄性的,他絕非如此下作之人,只是對于生命有些過度漠視了,其實說起來他這不能算是魔頭,只能說是邪。”

  莫聲谷拍了拍宋青書肩膀,說完之后走開了。

  “可否利用這個劍柄,重新鑄造一柄利劍出來。”

  顧玄絲毫沒有因為昨日之事影響到絲毫,而且預料之中的多放找茬也未出現。

  也不知道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還是攝于自己的實力無人敢動手。

  來到一座小城之后,顧玄就徑直來到了一家鐵匠鋪,既然答應要將周芷若之劍修復,顧玄自然不會食言。

  “客觀這劍柄內部都已經有所損壞,以此劍柄安上劍身倒是沒有問題,可是此劍柄已經經不起太過劇烈的碰撞,您確定要繼續用這個劍柄嗎?”

  鐵匠師傅見顧玄身著華麗,舉止不凡,拿過劍柄仔細觀看過后,對著顧玄詢問到。

  他鑄劍多年,識人能力自然不差,顧玄絕非平常草莽。

  若是這個弊端他未說,到時候這少俠對敵之時因為兵器原因落敗,恐怕到時候自己就得提心吊膽了。

  “劍柄能修復嗎?”

  顧玄還真沒太注意這個事情,不過也屬正常,武當六俠的劍可是全部損毀,若不是這劍柄捏在自己手中受到了些許保護,估計下場也是碎成一堆渣。

  “這,劍柄修復聞所未聞,老朽也無太大把握,若是要保持原貌,那少俠只能另請高明了。”

  劍柄注入鐵水將其裂縫補全輕松,可是外面包裹的布料還有上面的刻字絕對是無法保留的。

  雖然這種人物出手都比較闊錯,可是沒這把握他可不敢賺這個錢,一個不好性命都得搭進去。

  “裹布可以取下,只要能保留所刻字樣便可,可能辦到?這便是傭金。”

  顧玄也不是小白,有些東西他還是懂的,不過這上面周芷若三字沒了那就跟重新換個劍柄沒有區別了。

  這小城最好的鐵匠就是這老先生了,他也不可能為了這事情專門跑一趟,如今光明頂越發接近了,就算有心他也沒這時間。

  “老朽無法擔保,少俠還是另找他人吧。”

  眼前那么大一個金錠,鐵匠確實眼熱,可還是強行將自己貪念壓下去了。

  “再加一金錠,可否?”

  無法擔保便是有些把握,顧玄不死心又掏出來一錠金,這下鐵匠忍不住了。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兩錠足金已經頂的上他七八年收入了,或許干完這票自己連鐵匠鋪都不用開了。

  “傍晚時分我來取劍,萬不可出現差錯,明白了嗎?”

  “少俠放心,傍晚之前,保證還您一柄鋒利寶劍。”

  鐵匠說完也不耽擱,趕忙招呼起了店內學徒,手中事情全部放下,開始鑄劍。

  而這一切被趙敏盡收眼底,顧玄前腳離開,后腳趙敏就進入了這件鐵匠鋪。

  在盤問了一番這個鐵匠又觀看了一下顧玄如此重視的劍柄之后,一種極其不舒服的感覺在她的腦海中久久不散。

  連這段時間視若珍寶的倚天劍,現在她看上去都不覺得有啥好的了。

  顧玄如此高傲的人,居然會為一個女子修劍,還耽擱一天時間,要知道這段時間顧玄趕路可是日夜兼程,從未如此。

  “郡主,您怎么啦?可是那劍柄有啥蹊蹺?”

  趙敏雖然身邊多是武林高手,可還是有一個從小到大的貼身侍女小麗一直跟她同行的,小麗見趙敏從鐵匠鋪出來之后,心情就變得不好了,試探性的開口問道。

  “你懂什么,阿大阿二,你們給我調查一下峨眉派一個叫周芷若的女人,我倒要看看到底是個怎樣的女子,能讓這個魯莽匹夫如此作為,哼。”

  趙敏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小麗,明明這次顧玄并沒有對她怎么樣,而且所做之事也不會對元朝產生影響,可她心里就是不爽。

  “阿三,給顧玄送個話過去,傍晚時分請他來酒樓一敘,一定得來,不然他會后悔的。”

  只是去調查周芷若趙敏還是覺得不夠,顧玄不是很重視么?不是傍晚時分取劍么?她倒要看看,到底是劍重要還是大事重要。

  “是,郡主。”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武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