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校園 → 裝乖溫靜好江越言

裝乖溫靜好江越言

持塵 著

連載中免費

《裝乖》是由持塵原創所著的青梅竹馬文,主角叫溫靜好江越言,講述了日常戲精腦回路氫氣女主x表面高冷實則牲畜不如腹黑男主之間的故事,從江越言來家里住的第一天起,溫靜好和弟弟每天想方設法絞盡腦汁趕走他。最后不僅沒成功,弟弟也背叛了她。最后的最后,連她自己也搭了進去!

更新:2019/10/13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持塵大神最新作品《裝乖》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裝乖最新,裝乖無彈窗,《裝乖》是由持塵原創所著的青梅竹馬文,主角叫溫靜好江越言,講述了日常戲精腦回路氫氣女主x表面高冷實則牲畜不如腹黑男主之間的故事,從江越言來家里住的第一天起,溫靜好和弟弟每天想方設法絞盡腦汁趕走他。最后不僅沒成功,弟弟也背叛了她。最后的最后,連她自己也搭了進去!

免費閱讀

  下課鈴聲在校園上空響起,七年級B班的教室里,坐在第3組第2排位置上的女生呆不住了,朝窗外頻繁張望,隨著小腦袋扭來扭去,兩根可愛的小辮子也晃晃悠悠。

  隔壁兩個班都下課了,走廊上沸騰聲起,幾個男生在后窗口探頭探腦。

  這節課正好是班主任何建材的,按照往常的習慣都會拖堂好幾分鐘,溫靜好正暗暗盤算找個借口溜出去,便聽到后窗口傳來一聲悠悠揚揚的口哨聲。

  不用看也知道是誰,溫靜好翻了個白眼,那傻子是故意找抽呢吧。

  本就因為下課大家沒什么心思在課堂上,再加上外面那哥兒們的惡作劇,班上同學注意力都被吸引出去。

  同桌吳箐顏推了推溫靜好,悄聲在她耳邊說:“溫凡初膽子可真大,又來找你啥事?”

  反而這個時候溫靜好安靜下來,沒再轉頭看來看去看了,低著腦袋手里握著一支鉛筆,面不改色在紙上畫畫,一副“不關我的事我啥也不知道”的淡漠表情。

  吳箐顏朝她桌上看了眼,不由咂舌,“你又畫何老師的肖像?”

  小姑娘聞言,掀起眼皮,長長的睫毛一扇一扇,顯得俏皮又可愛,一字一句一板一眼說道:“你不覺得他的臉很有特點嗎?”

  “啥?”吳箐顏沒明白。

  溫靜好垂下眼,繼續認真作畫,“他生氣的時候,臉拉下來是長方形的。”

  “……”吳箐顏抬眼去看何建材因生氣漲紅的臉,發現溫靜好說的竟然很有道理。

  講臺上,何建材放下書本,重重拍了幾下桌子,怒氣沖沖出去,那幾個吹口哨的頑皮男孩早就跑的沒了蹤影,看著何建材胖乎乎的身體因跑步抖動起來,很多同學都憋不住笑出聲來。

  何建材回到教室,下面學生們的笑聲慢慢止住。他火氣未散,威嚴的目光掃向第二排低著腦袋畫畫的女生身上,眉心皺得更緊了,沉聲叫:“溫靜好。”

  被叫到名字的女孩慢慢抬起頭,那雙好看的淺褐色瞳仁如同藏著一片大霧,湛亮的,直勾勾地盯著何建材,什么表情都沒有,更別說流露出怕的情緒。

  而后慢慢揚起微笑,露出好看的梨渦,輕聲細語問道:“老師,您叫我?”

  這乖乖甜美的模樣,根本就不像有做錯事的覺悟,反而給人一種老師故意找茬的錯覺。

  讓人想生氣都生不出來。

  何建材嘆了口氣,他知道溫靜好這個女同學跟她弟弟不一樣,是個好學生,不應該把氣撒在這么一個出類拔萃的學生身上,不禁為自己剛才一下子沒控制住的火氣感到愧疚。

  溫家世代經商,在當地有一定知名度,溫老爺子膝下有兩個兒子,可惜的是大兒子車禍遇難沒有留下子嗣,白發人送黑發人,溫老爺子悲痛欲絕。

  好在幾年后小兒子家里生下一對龍鳳胎,一家老小愛護有加,老爺子更是捧在手心怕摔含在嘴里怕壞。

  星海中學作為全京市師資力量最雄厚的初中,為了能讓老師好好將家里這兩個寶貝培育成才,斥資捐了一棟圖書樓以及上萬冊新書。

  -

  下課之后,溫靜好把肖像畫收進書包里,然后悄悄拿出一包煙塞進校服口袋,離開座位從教室后門出去。

  溫凡初站在自己班教室門口走廊上等她,“你怎么這么慢啊。”

  “老師拖堂叫我怎么快?”溫靜好走到溫凡初旁邊,挨得很近,眼睛不露聲色朝四周張望。

  溫凡初做賊一樣,低聲問:“東西拿來了沒?”

  溫靜好偷偷把口袋里的煙盒塞進弟弟的手里,溫凡初用身體擋住她的動作,把東西緊緊握在手里,迅速插進校服口袋里,嘴上隨意說著:“啊!今天天氣真好啊,姐,你看,樓下的樹葉好綠啊。”

  溫靜好不是很想接這種蠢話,見他收好了東西,吁出一口氣,然后翻了個白眼給他,“你下次能不能別來我班級丟臉,害的我天天被何建材盯梢。”

  “行。”溫凡初仰高下巴,流里流氣吹出一個口哨,“姐,我這吹口哨的樣子帥不帥?”

  “以后不要說你是我弟。”溫靜好毫無溫情道,“你那香煙不要撒錯地方,要是這次再搞砸,下個月零花錢你自己跟爸開口要。”

  她幽幽瞥了眼胞弟,漠然的,一字一句道:“我絕對不接濟你。”

  說起上次溫凡初干的那傻逼事溫靜好心里來氣。

  事情要從上上個星期說起,那天剛好周五,溫靜好和弟弟被司機專車送回家之后就想著法子偷偷溜出去玩。

  以往周五放學,姐弟倆就會被強制關在樓上,由家教輔導他們,不過自從這學期第五個家教被氣走之后,父母也一直找不到合適的人選。

  姐弟倆被關在小房間里,兩人悄悄計劃著從窗戶爬下去,趕在晚飯前神不知鬼不覺偷溜回來。

  翻墻這種事跟吃飯一樣,干多了就駕馭輕熟,迄今為止都沒有被父母抓過包,傭人就算看見也不敢告發,這兩個膽大包天的小孩從二樓房間翻下去,貓著腰鬼鬼祟祟從大門溜出去。

  那天玩的有點嗨,等到想起來要回去天已經黑了,姐弟倆這才有點怕了,下了車之后一路狂奔回家,先在外面轉了一圈,確認沒人發現之后進大門,然而悲劇的事情發生了。

  溫靜好摸來摸去摸口袋,“我的鑰匙呢?”

  溫凡初焦急道,“你不說你帶了嗎?”

  溫靜好:“我是帶了啊。”

  溫凡初:“那鑰匙呢?”

  溫靜好瞪著他:“你還問我,你鑰匙呢?”

  溫凡初拍了拍空空如也的口袋:“你見過小爺我什么時候帶過鑰匙。”

  溫靜好真想兩個巴掌呼死他。

  往常都有溫老爺子袒護,前不久老爺子回鄉下老家去了,姐弟倆失去保護傘的庇佑,一不小心玩過頭了沒準還會被打的屁股開花。

  圍墻很高,從里面翻出來還容易,要從外面爬上圍墻就難多了,不過這難不倒這對經歷過大風大雨的姐弟。

  溫靜好抬頭望了望高高的墻:“你蹲下。”

  溫凡初:“你想干嘛?”

  溫靜好:“我先進去,開門放你進去。”

  溫凡初皺著兩條小眉毛:“萬一你進去了不管我怎么辦?”

  “你能不能有點團隊合作精神,”溫靜好歪著腦袋盤算著什么,“你姐姐我是這種人嗎,我先進去幫你打探一下情況,爸媽也是先發現我,要罵也是罵我,我這是在保護你懂不懂。”

  溫凡初太感動了:“姐姐,你一定要好好保護我,我是你唯一的弟弟啊。”

  溫靜好懶得聽他廢話,很敷衍地對他比了OK的手勢,然后把手掌往下壓了壓,示意他可以蹲下去了。

  溫凡初沒有辦法只好照做。

  看著弟弟瘦弱的肩背,溫靜好于心不忍,脫下鞋子小心踩上去,“等下你進去帶上我的鞋子。”

  溫凡初咬著牙,慢慢站起來,“知道了,你快點,臭腳熏的我頭暈。”

  溫靜好忍住踹人的沖動,伸長手臂努力夠到圍墻最上面的部分,“還差一點點。”

  溫凡初費力踮起腳,汗吧唧吧唧掉,“好了沒。”

  ……

  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溫靜好終于爬到圍墻上,她坐在最上面,一面因為害怕被發現,另一面因為剛剛做了一個刺激的項目花了很多力氣,這會兒心跳劇烈,小腿也忍不住顫抖。

  溫凡初抬著頭,壓著聲音急道:“你快跳啊。”

  溫靜好來回蕩了一下腿,又往下面望了望,勘測高度。腦海中預演了幾個帥氣跳下去的姿勢,然后挪動身子,把兩條纖細的腿放進圍墻里面,雙手掌在墻面上,深呼吸一口氣,醞釀好情緒之后,手上使力縱身一躍,安全著陸。

  姿勢好像沒有達到預期的帥氣效果,于是她站起來,右腿往前微微躬起,左腿往后伸展,身體向前傾右手指尖點在額角,閉上眼睛。

  再緊接著,慢慢站起來,手從額上挪開,緩緩睜開眼睛,有一種低沉的聲音說道:“對,就是我,被選中的救世主,解救你們于危難之中,不用感謝也不用激動,等一下我要去救那個圍墻外面的落魄少年。”

  于黑暗中,淡淡的幽光里,溫靜好再次縱身跳下石桌。

  雙腳踩在地面,小姑娘感到背后有一絲不太對頭,徐徐轉過身去。

  一個人悄無聲息地站在不遠處,雖然看得并不是十分清楚,但溫靜好還是一眼認出對方。

  江越言似乎站在那里良久,看完了她整套表演。

  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溫靜好全身抖了一下,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姿勢。

  腳上沒穿鞋,以咸蛋奧特曼帥氣的姿勢亮相略微顯得有些尷尬和傻逼氣息滿滿,她僵硬地把舉起的手臂改成繞到后面撓了撓后腦勺,假裝沒看見人的樣子,恢復淑女模樣小碎步走向大門口。

  可能由于緊張的關系,溫靜好莫名其妙變得同手同腳起來。

  “……”

  燈影遮障,光線勾著少年過于醒目的五官,江越言收回視線,不發一語,插著口袋轉身邁上臺階,在臺階上留下一道拉的頎長的黑影。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校園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