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陛下垂涎我美色星煙贏紹

陛下垂涎我美色星煙贏紹

起躍 著

連載中免費

《陛下垂涎我美色》是由起躍原創所著,主角叫星煙贏紹,講述了星煙戰戰兢兢活了十幾年,生怕自己這張臉惹了殺身之禍。直到一個月夜,她聽到有人要將她填井。為了活命她主動去勾搭了一個大靠山——當今皇上贏紹。進宮之后,星煙任由媚骨瘋長,變成了名副其實的狐貍精,纏上了贏紹。

更新:2019/10/13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起躍大神最新作品《陛下垂涎我美色》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陛下垂涎我美色最新,陛下垂涎我美色無彈窗,《陛下垂涎我美色》是由起躍原創所著,主角叫星煙贏紹,講述了星煙戰戰兢兢活了十幾年,生怕自己這張臉惹了殺身之禍。直到一個月夜,她聽到有人要將她填井。為了活命她主動去勾搭了一個大靠山——當今皇上贏紹。進宮之后,星煙任由媚骨瘋長,變成了名副其實的狐貍精,纏上了贏紹。滿朝文武百官惶惶跪在贏紹的面前,集體抗議,“妖妃禍國,請皇上三思啊。”贏紹低下頭看了一眼正在玩弄自己衣擺的美人兒,很高興的宣布,“那就不當妃,當朕的皇后。”眾臣集呼:“妖后!”后來,耳根子不得清凈的贏紹,拖著星煙去了龍床上,十月之后贏紹抱著兩個胖胖的皇子出來。重臣齊呼,“皇后萬福金安。”

免費閱讀

  明月高懸,照的門庭地面雪白,朱漆圓柱旁,星煙手里的那盞油紙燈籠,早滅了火光。

  “那賤人身上就是長了鉤子,你是沒看到今日魏將軍看她的眼神,跟丟了三魂六魄似的,我就說,早該弄死她!”

  星煙手腳冰涼,染了秋水的瞳孔瞬間恐懼密布,整個人顫抖的厲害。

  死,她最怕死。

  親眼目睹過人是怎么死的,她做夢都怕死。

  星煙提著一口氣,艱難地從那院子里爬出來,一路跌跌撞撞地回到北邊一處小院,一進屋立馬緊閉了房門。

  屋內一股清茶香,蔣姨娘正在收拾茶具。

  星煙直接沖到她身旁,徹底嚇哭了,“姨娘,我怕。”

  姨娘很少見到她嚇成這樣,內心一咯噔,就聽星煙嗚咽地說道,“正屋里的要弄死我。”

  姨娘的臉色立馬變了。

  “你怎么知道?”

  “親耳聽見的,一個說早該弄死我,另一個說現在弄死也來得及。”星煙哭的肝腸寸斷。

  今日魏將軍來府上,她根本不知,若不是二姐姐說讓她過去一趟,她定不會走出自己的屋子,誰都知道大姐姐喜歡魏將軍,她那一去,魏將軍的眼睛就盯在了她身上。

  大姐姐、二姐姐均為蘇夫人所生,親生姐妹斗起來,她這個侯府唯一的庶女,就成了炮灰。

  果不其然,今兒就為自己招來了殺身之禍。

  星煙心里恨。

  不過就一登徒子,誰稀罕誰拿去。

  她還想活著,不想死啊。

  “先別哭。”將姨娘將她扶到了床邊,瞧著一臉梨花帶雨的星煙,心里拔涼拔涼的,這幅模樣,哪個男人見了不動心。

  淚滴如珍珠,膚如凝脂,掛在精巧的臉上,那模樣我見猶憐,正屋里的人,豈能容得下她。

  打小她就知道自己閨女的臉招惹人,她想盡辦法藏,從來不讓她出侯府,即便是這樣,什么狐貍精轉世的謠言,還是被傳的滿城皆知。

  如今星煙已滿十七,模樣愈發長開,藏怕是藏不住了。

  蘇夫人娘家是大將軍,自己一個妾侍哪能比得上,她要你死,你不死也得脫層皮。

  “姨娘,你說魏將軍會不會來提親?”星煙好不容易緩過神,又自己嚇自己。

  很有可能!今兒他還問了父親,自己有無婚配。

  星煙透心涼。

  魏將軍前腳來提親,后腳她就會死,說不定還等不到上門提親,人還在半路上,她就已經死透透了。

  這些年她聽姨娘的話,處處忍讓著正屋里的兩位,昧著良心將她們夸的天花亂墜,將自己貶低到了塵埃里,誰知,還是躲不過。

  星煙走投無路,想到了父親庚侯爺,念頭剛冒出來,就打消了。

  找父親說正屋里的人要害她?說對魏將軍沒那個意思,讓魏將軍娶大小姐。

  恐怕死的更快。

  星煙想不出主意,一著急又嗷嗷地躺床上哭了一陣,蔣姨娘心痛地捏著她的手,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好不容易養到這么大,怎么可能讓人弄死。

  “你進宮!”蔣姨娘咬了咬牙,不到萬不得已,她也不想走這條路。

  星煙癡癡地看著蔣姨娘,停了哭泣。

  皇上?那個色胚子?

  皇上還是太子的那會,庚太傅帶著他來府上作客,結果一見她,就說要娶她做媳婦,那時候皇上才十三,自己才十歲。

  那么小就生了色心,今后還得了。

  星煙不太愿意。

  “也就只有皇上,才能護住你這張臉,豺狼虎豹哪里不有?總比屈死填井強。”蔣姨娘隱忍了一輩子,為的就是保護她兩個孩子,如今護不住了,她還隱忍什么。

  進宮,各憑本事爭,誰輸誰贏,還不一定。

  星煙最害怕就是填井,想起了那位進府不久,就早死的姨娘。

  一尸兩命,掉進深井里,撈出來時像是吹了氣的皮筏子,腫脹的沒了人形。

  她真怕死,

  只要不死她干什么都行。

  星煙一張臉哭成了花貓,抹了一把淚,邊哭邊說道,

  ——“成!”

  “今日她弄不死我,明日我就弄死她。”

  蔣姨娘同星煙一直謀劃到半夜,進宮若是她自己提出來,這是大事,她說給侯爺聽,即便侯爺同意了,肯定得問蘇夫人的意見,正房屋里的人不想進宮,想找個權貴門戶嫁過去獨攬大權,但也絕對不會允許,一個庶出的爬到自己頭上。

  新帝登基兩年,壓根沒有擴充后宮的打算,更別說選秀。

  這條路也行不通。

  唯一可能的,就是從宮里來圣旨直接接走星煙。

  要想拿到圣旨,只能從皇上入手。

  見皇上倒不難,眼下就有個機會,庚太傅在世時,皇上還是太子,手把手將他帶出來,皇上心里念記著恩情,每年庚太傅忌日,皇上都會到侯府清暉院為其上一柱香。

  明兒就是庚太傅的忌日。

  “你想好了?”蔣姨娘還是有些不放心,畢竟是下下策,開弓箭沒有回頭路,她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大把握。

  “得正屋里的人容我想才行。”

  星煙撅嘴,恨透了。

  計劃一旦開始了,就意味著她必須得做,星煙緊張的手腳生汗。

  以往她恨不得將自己整個藏起來,如今卻要她主動往人前送,她不太習慣。

  但一想到會死,

  她什么都能做。

  輾轉反側了一個晚上,眼睛根本合不上,到了后半夜,涼風一吹,康城迎來了第一場春雨。

  翌日早上,門一打開,跟前層層云煙霧氣繚繞,蔣姨娘深吸了一口氣,“這場雨倒是落的正好。”

  落雨天沒人會出門,霧氣一遮,去清暉院的路就更好走了。

  星煙心頭一直在盤算,她見了皇上,該如何開口,是跪著求他帶她進宮,還是問他,當年他說的話可還算數?

  肯定不能問。

  他是皇上,算不算數他說了算。

  蔣姨娘昨夜就從箱底下拿出了一件春綠色的羅裙,撫平了褶皺就掛在屋里的木架子上,等著今日給星煙穿,平日里兩人都是想著法子隱藏姿色,今日這番正經收拾起來,還是頭一回。

  當年蔣姨娘能讓侯府頂著蘇夫人的壓力,將她抬進來,一護就是幾十年,兩個孩子能平安活到現在,除了聰慧之外,本身就是個姿色過人的美人兒。

  星煙的長相卻比蔣姨娘更多了一份妖嬈,一身風情透進了骨子里,舉手投足之間,無一不是嫵媚。見過的人都說她美的太妖嬈,精致的五官,細眉如蠶蛾飛揚,美目如琉璃,肌膚瑩潔,若涂上脂粉則過白,施上朱紅又太赤,殷桃小口略一微笑,嘴邊帶著迷人的兩道梨渦,直擊人心坎,誰又不會被迷惑。

  蔣姨娘替星煙收拾好了妝容,星煙就在屋里轉圈兒,煎熬中猶如度日如年。

  時候差不多了,才渾渾噩噩地撐著油紙傘往清暉院走去。

  一夜未眠,這會子也是精神百倍。

  皇帝是什么樣不重要,她只要借他的手活著就好。

  憑著這股信念,終于走到了清暉院。

  清暉院的門前有一排翠竹,經過了一夜的雨水,嫩竹青碧如玉制的流蘇,面上的粉霜被春雨沖刷洗凈,脆的亮人眼,星煙一身春綠混在其中,宛如一體,脆青色的裙擺齊腳踝,隨著步子沾了些許雨水,水花侵入緞面,如點綴的暗花,平添了一份雨色中的美。

  眼瞧著前面就是清暉院的大門,星煙竟有些邁不動步子,雨點子落下來砸在傘面上再流下來,將她圍成了一道圈。

  她到底該怎么對他說?

  這一徘徊猶豫,里面的人就出來了。

  同樣是一把油紙傘,身邊跟了一名太監,和一名侍衛。

  傘是他自己撐著的,藏青色衣袍上紋著的夔龍張牙舞爪,卻瞧不見龍頭,連著那人的臉一塊兒隱在了傘底下,只能看到握在傘柄上的手和垂下的一片廣袖,手指骨節分明,白皙又不失血色,緊緊地攀附在傘柄上。

  走近了,隱藏在傘下的那張臉才露了出來。

  十歲那年,星煙曾見過他,七年過去,跟前的人完全沒了往日的半點痕跡,陌生的讓她惶恐,卻也俊的讓她驚艷。

  英挺的兩道眉,鼻若懸膽,分明是儒雅干凈的長相,然眉梢的鋒芒,和那雙沉靜深邃的黑眸,一眼就能讓人不寒而栗,莫名地不敢靠近。

  星煙才知何為富貴由天,天生的高貴清冷,這張臉帝王之相極為濃郁。

  星煙被跟前的氣勢逼迫,一時忘記了自己兒的目的,下意識地垂下頭,屈膝行禮盯著腳底下的一片水花。

  等到她想起來,人已經離開她往前走了好幾步。

  星煙心里急,來之前自己賭上了身家性命,斷不能臨陣退縮。

  眼瞧著皇上已走遠,星煙腦子里的那根弦越繃越緊,弦斷的那一刻,她再也無所顧忌。

  油紙傘跟著她打了個圈兒,緊奔了兩步,一只手顫抖地伸出,再顫抖地抓住了露在傘外面的一方廣袖。

  侍衛的刀瞬間架在她脖子上。

  冰涼的觸感嚇的她魂都沒了,星煙周身都在抖,抖的厲害,心里不停地默念,“不填井,不想死。”

  星煙在這世上什么都不怕,唯獨就是最怕死,

  早年府上姨娘的死,給她留下了太大的陰影。

  她臉色蒼白,藏青色的袖口被她攥著手里,不住地顫抖,卻又緊攥著,絲毫不放。

  雨中那雙黑緞長靴終是停了下來,垂首側目,沉靜凜冽的眸子冷冷地掃了一眼袖口上的那只手,白皙嬌嫩。

  只是抖的厲害。

  “皇上,臣女想進宮。”

  贏紹回過頭,目光定在了她一張楚楚可憐的淚臉上。

  眼睛透亮帶著乞求,緋紅的眼眶里還含了搖搖欲墜的淚珠,鼻尖因哭泣帶著微紅,如雨后初綻的桃花,膚色如玉,白凈細膩,仿佛吹彈可破。

  梨花帶雨,楚楚可憐,是張美人皮。

  比起七年前,嬌艷了很多。

  星煙被他盯的心慌,跟前這雙眼睛,看似沉靜,可越往里看,越是讓人生寒,眸子深處帶有越過千山萬水而沉淀下來的銳利。

  她心虛,眼里有了害怕,慌亂地移開視線,緊張地盯著他胸前那條張牙舞爪的夔龍。

  周圍只有雨滴聲,半晌沒有聽到他的回應,星煙的心懸在半空掉不下來,內心逐漸崩潰,周身的勁兒散退,一時之間連握住傘柄的力道都沒,任由鑲了竹葉的油紙傘從頭上偏移而下,傾斜至肩頭。

  “臣女喜歡皇上。”

  這等不著邊的話,到了生死邊緣,星煙幾乎是脫口而出。

  她只能靠賭,靠猜,猜他的心思。

  突然春雨中的一抹梔子花香,混著青竹氣息闖進了她的傘下,修長的手掌挨著她的肩頭,穩穩地替她移回了傾斜的傘柄。

  “拿好。”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