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我在古代開酒店傅時樂喻臨川番外

我在古代開酒店傅時樂喻臨川番外

芥辰君 著

連載中免費

《我在古代開酒店》是由作家芥辰君所寫的穿越言情作品,主角是傅時樂和喻臨川,小說講的是傅時樂在剛接手家族財產時卻發生意外慘死,死后意外穿越成了地里刨食的窮三代,為了重回富三代生活的傅時樂想盡辦法開始自己發家致富的道路,而在這過程中遇到了絆腳石喻臨川,看兩人會在一起碰撞出怎樣的火花........

更新:2019/10/13

在線閱讀

《我在古代開酒店》是由作家芥辰君所寫的穿越言情作品,主角是傅時樂和喻臨川,小說講的是傅時樂在剛接手家族財產時卻發生意外慘死,死后意外穿越成了地里刨食的窮三代,為了重回富三代生活的傅時樂想盡辦法開始自己發家致富的道路,而在這過程中遇到了絆腳石喻臨川,看兩人會在一起碰撞出怎樣的火花........

免費閱讀

  傅時樂陪著玉川在書房里悶了兩日,很快就將這一季要交給陳員外的衣裙畫好了,轉眼看玉川還在畫稿便覺得有些無聊。

  不知什么緣故,玉川這次似乎格外認真,往日里畫稿都是一氣呵成,可這次卻接連將自己鎖在房中兩日,

      廢棄了無數畫稿,仍舊沒有得到一張令自己滿意的。

  周知府給的時間寬裕,傅時樂實在見不得他如此耗費心神的模樣,第三日一大早便要拉著他出門采風。

       陳員外聽聞他們要外出,特意讓陳子順給他們送來了兩張請柬。

  “詩會?”傅時樂接過打開,請柬紙面灑金,還帶著一股淡雅的蘭香。他如今才勉強認全繁體字,

      會的詩詞也全都來源于上輩子的課本,讓他去參加詩會,無異于對牛彈琴。

  陳子順看出了他的為難,解釋道:“發帖的是沛城書院,每一季書院都會舉行詩會,屆時即使不是書院弟子也可以前去賞景,只是若想入內還需請柬。”

  “沛城不少商賈都會收到詩會的請柬,你們就當去湊個熱鬧,不必擔心。”陳子順說了這么多,傅時樂也明白過來,

       就算是書院也是要招商引資的。更何況如今不比前朝,對商賈的禁令寬松了許多,甚至允許商賈子弟參加科舉,對于這樣的恩典他們自然要把握住。

  陳家原先在沛城并不顯眼,只因那日生辰宴入了周知府的眼后才變得稍有不同起來。陳子順本想親自去詩會的,

      只是制作屏框的材料還需他親自把關,便將請柬送給了傅時樂他們。

  況且玉川想進沛城書院,這次的詩會或許就是個機會。

  沛城書院就建在城南,山長姓程,與嶺縣的玉太傅是出了五服的親戚。

  副山長則是商賈出身,聽聞是個八面玲瓏的人物,也正是因為他的運作,沛城書院才有今日的盛況。

    程山長為人刻板,常與副山長意見不合,無奈年事已高,又因著玉屏山一事病倒,此次的詩會便交由副山長全權準備。

  一般的書院都建在清幽之地,沛城書院則反其道而行,不過為了能讓學子安靜讀書,書院在圍墻邊上種了一圈竹林,

      完美地將喧鬧的街市隔絕在外。也正因著沛城書院,這周邊街市的鋪子租金水漲船高。

  街市上開的大多是書鋪,只是鋪子里賣的要比旁的地方價更高,也難怪錢耀一行人連抄書都要跑到西垠街上,

      不過這里的書鋪還收些字帖畫本,也算是為囊中羞澀的學子們提供一個生財的機會。

  今日是詩會,城南的街市要比往常熱鬧許多,傅時樂和玉川本是坐著馬車來的,但走到街口后就只能下車步行。

       除了書鋪,今日還有不少攤販,傅時樂甚至看到有小販舉著滿棍子的糖葫蘆一路吆喝。

  街市上有不少年輕人作書生打扮,想來都是沛城書院的學生。傅時樂雖然早早出門,但到南城街市時已經快到詩會開始的時辰,

       兩人見狀也歇了閑逛的打算,遞了請柬之后進入書院。

  圍墻而植的竹林郁郁蔥蔥,多看幾眼好似連夏日的燥熱都消去一些。再往里走便能看見一條曲折小溪,溪邊怪石嶙峋,能

       看出人工雕琢的痕跡。傅時樂就像個參觀學校的家長,一路上都在打量四周的景致,順著小溪步行了一會兒,便在溪水盡頭看到了一個池塘。

  此時池中粉嫩的荷花已經盛開,隔著荷塘便能看到建在后邊的屋舍。

  傅時樂聽聞沛城書院從選址到建成都由副山長一手包辦,如今見了這書院的真面目,忍不住心中感嘆。

  這位副山長哪里是八面玲瓏,簡直是面面俱到。

  傅時樂和玉川到時,溪邊和池邊已經聚了不少人,有學子也有如他們一般受到邀請的客人。

  學子們坐在溪邊曲折處的怪石上,溪中有放著酒杯的荷葉順流而下。曲水流觴原是為了祛除災禍不吉,后來便成了文人們比拼才氣,飲酒作詩的小游戲。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才引得不少人駐足觀看。

  酒杯順水而下,正巧停在了一個十來歲的學子跟前,傅時樂遠遠看了一眼,忍不住驚訝,這學子正是陳老板的獨子曾肖鳴。

  “曾師弟便以夏為題作畫吧。”給他出題的學子也就十五六歲的模樣,臉上還有些稚嫩,他之前剛被抽中作詩,思考之后便讓曾肖鳴作畫。

  曾肖鳴應了一聲,他跪坐的石邊擺著特制的幾案,上面已經布好了文房四寶。曾肖鳴并不擅長作畫,

       先是提筆在紙上中規中矩地畫了朵在葉間盛開的荷花,稍頓片刻之后又在荷花瓣上添了蜻蜓,畫工雖不算多好,倒也有幾分趣味。

  酒杯繼續順流而下,再次停在了一個熟人面前。

  “錢耀?”傅時樂隨意看了一眼便沒有再看的心思,倒是剛畫完畫的曾肖鳴恰巧瞧見了玉川,起身將位子讓給了其他學子。

  “玉大哥,傅家叔叔,你們怎么來了。”曾肖鳴喊完人,傅時樂就忍不住扶額,曾肖鳴跟著傅安安叫人,硬生生讓自己比玉川高了一輩。

  “是你表哥給了我們請柬。”傅時樂回道,“順道來看看這沛城書院。”

  “玉大哥可是要入學?”曾肖鳴平日里雖是小大人模樣,其實還是個孩子,他早就對玉川入學滿懷期待,如今自然如此猜測,“那安安呢,他也會來嗎?”

  “錢兄,請吧。”傅時樂剛要回答,便聽溪邊傳來一陣哄鬧聲。錢耀舉著酒杯滿臉猶豫的樣子,    

         最終還是將杯中的酒水一飲而盡,等一口飲完杯中之酒,臉也已經漲得通紅。

  “錢師兄又輸了。”曾肖鳴也被聲音吸引,回頭看了一眼,“玉大哥也來玩吧。”曾肖鳴見有人剛巧起身,伸手拉了玉川一把。

  傅時樂見狀也推了一把,玉川無奈,坐了下來。

  參加曲水流觴的大多是書院的學子,玉川一坐下就引來了眾人的目光。傅時樂站著的地方看不真切,

        曾肖鳴見狀拉著傅時樂到了池塘的另一邊,這是書院學子才知曉的地方,而學子們又都在參加詩會,讓傅時樂得了個大便宜,占了個絕佳的位置。

  玉川泰然坐下,旁人不知他深淺,有相熟的學子對視一眼,顯然有了主意。

  果然,待荷葉安然停在玉川跟前時,旁人的眼神熱切了些,出題的學子看起來和玉川年齡相仿,開口問道:“還不知這位公子姓名。

  “玉川。”玉川回道,那人點頭后繼續問,“可有玉公子擅長的?”

  “你出題就好。”提問之人問得謙遜,神態間卻滿是倨傲,見玉川如此回答在心里冷哼一聲。

  傅時樂離得稍遠,雖能看清全貌卻聽得并不算真切,曾肖鳴本陪著他,只是等酒杯停在玉川面前時被同窗叫走了。

  “傅哥兒。”傅時樂忍不住向前走了兩步,想要聽得清楚些,卻被一個略微耳熟的聲音打斷,“你怎么也在此處。”

  傅時樂轉頭,不悅地看著出聲的錢耀。

  “是陳家?”錢耀也覺得自己太過驚訝,趕忙收斂臉上的表情,顧自猜測道,“是曾師弟帶你來的?”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