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尋鯨蘇聽明海

尋鯨蘇聽明海

林小瓏 著

連載中免費

《尋鯨》是由林小瓏原創所著,主角叫蘇聽明海,講述了第一次見她,在美國一號公路上,她在他面前停下,彼時海風拂過她光-裸腳踝,然后酒紅色的裙擺飄起,在他肩上、臉龐掠過,又輕又軟,還很香……第二次見她,在清邁的寺院里,她幾乎是餓昏在地,巍顫顫伸出手來,還是說:“小哥哥,給口吃的吧!”明海看她,唇紅齒白,體態嬌軟,好像她比較好吃?!又想起了,他第一次遇見她時,她吃了他的魚,睡了他的帳篷,而他趁她熟睡時給她拍的那一幅照片……她果睡,毛毯滑下,只搭在她臀間,露出光潔細膩的背和牛奶似的雙腿……他想要她。

更新:2019/10/13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林小瓏大神最新作品《尋鯨》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尋鯨最新,尋鯨無彈窗,《尋鯨》是由林小瓏原創所著,主角叫蘇聽明海,講述了第一次見她,在美國一號公路上,她在他面前停下,彼時海風拂過她光-裸腳踝,然后酒紅色的裙擺飄起,在他肩上、臉龐掠過,又輕又軟,還很香……第二次見她,在清邁的寺院里,她幾乎是餓昏在地,巍顫顫伸出手來,還是說:“小哥哥,給口吃的吧!”明海看她,唇紅齒白,體態嬌軟,好像她比較好吃?!又想起了,他第一次遇見她時,她吃了他的魚,睡了他的帳篷,而他趁她熟睡時給她拍的那一幅照片……她果睡,毛毯滑下,只搭在她臀間,露出光潔細膩的背和牛奶似的雙腿……他想要她。

免費閱讀

  12月31號。

  一年終將過去。

  蘇聽在這一年里,成功離婚了。而在這一年里,蘇聽還去了許多個國家,走過了不同的路,看過不同的風景。

  會倦嗎?蘇聽有時會想這個問題。

  會想停下來嗎?

  好像還沒有能令她想停下來的人或事。

  她每到一處地方就會寫下一些零碎的文字記錄,加上自己所畫的插畫配圖。漸漸地,她居然就紅了。用現在的話說,她成了地地道道網紅,只不過她不露臉。

  她的微博和公眾號人數多達百萬人,她不覺得好,也不覺得不好,其實只是分享自己的心情而已。她給自己的公號和微博起了同一個名字:聽,獨角鯨在歌唱。

  有點孤單,有點蒼涼,在寒冷的時分,孤單的鯨角在尋找另一支角;抑或,擁抱自己的寂寞。

  就像她的心情,像她的人生。

  但為什么會起這個名字呢?擁抱寂寞,起個“藍色星球”也是可以的,一樣的意境和心情。

  微博里,再度有粉絲問到這個問題。

  蘇聽閉上眼睛,那個男孩再度出現于腦海,對她說:“我叫明海。”

  分別后,倆人再無交匯。但他的卡和手機,她一直留著。他的手機里,有他的同學和親友的聯系方式,有他的臉書“非死不可”等一切他的資料。她要聯系他,不是難事。但她沒有這樣做。

  她又想起了他拍的照片,他所拍攝記錄的獨角鯨。還有他給她拍的半luo照……

  其實,是她想他了。

  再睜開眼睛,已經快十一點了。

  她站在北海道紛紛擾擾的街頭,為了迎接新年,這里很熱鬧呢!三五成群的年輕人正在往同一個方向去。

  蘇聽抄著相機,也往北海道神宮去了。

  神宮門口,表參道上黑壓壓一群人,烏央烏央的。年輕人很多,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青春快樂的氣息。她好像也受到了感染,扯一扯唇角,笑了。

  人太多了,安保拉起了截流線。蘇聽想,閑來無事,等唄。

  于是,她拿出手機,登錄微博,順帶發起了即時的文字信息:我在神宮前站定,廟宇恢弘壯觀,令人心生靜意。我想這就是在路上的目的,重新認識自己;或在路上,重塑自己。人流如織,安保拉起了截流線,我覺得排隊也挺有趣味,尤其是一群高中生就在我身周,她們熙熙攘攘,她們臉上有光,還有淡淡的啤酒氣;我想,年輕真好。

  她還拍了一張排隊照,搭配文字一起發了出去。

  不過短短十分鐘,就收到了近萬的點贊。

  旁邊的一個卡哇伊的女生看到了,爆出一聲驚呼:“哇,好厲害!”然后七八個高中生圍著她,加了她微博。

  蘇聽心中不耐煩,臉色臭臭的。

  一個穿著粉色和服的女孩子朝她比大拇指,用英語說:“博主你好酷,像碟中諜四的金發女殺手,一張酷酷的臭臉。”

  蘇聽:“……”

  她很無語,用日語秒回:“我還不爽貓呢!”她現在的確是不爽又暴躁。

  手機震個不停,全是留言信息。她一向不關心,但此刻一個名為“聽海”的ID在她最新博文下留言:“說得自己多老似的。”

  蘇聽的心,驀地一動。

  忽地想起,那一年,她遇到明海,而明海不知道她的名字,她的身份。

  隨著人群,她慢慢進入了主宮殿。

  午夜12點的鐘敲響,新年了。

  她在微博上發出:不爽貓,新年快樂。剛才有小女生告訴我,我是一張臭臭臉。我想,那就不爽貓吧,一張臭臉,身價過億,挺好。新年新愿望:可以去北極看獨角鯨。跨年夜,大家有想去的地方,和一起的人嗎?

  新微博剛發出,底下又是一片留言。“和有愛的人去哪里都是好的。”“去北極看獨角鯨也很浪漫,但好像還是更適合一個人去。”等等,留言林林總總,什么都有。

  幾個小女生圍著她嘰嘰喳喳,完全當了她是明星一樣。她郁猝,將耳塞塞進耳朵里放起了最愛聽的音樂《森林狂想曲》,聽著蛙叫蟲鳴,心瞬間平靜下來。

  她想了想又發起了話題:關于想去的地方,我想了想,適合一個人去的地方,好像還真的是北極南極,甚至攀登高山或雪峰,一個人才適合面對嚴酷的環境;但若有所愛,即使身處地球任何地方,都會覺得溫暖,和有一份牽掛。和相愛的人去的地方,還是更適合溫和一點的,例如歐洲的絕美小鎮。而和家人孩子,我想去太平洋上溫暖的小島,陽光充沛,還有可愛淳樸的土著,我和孩子一起成長。但目前,我只想一個人去北極,聽獨角鯨歌唱。

  留言非常多,她的手機幾乎要死機了。她重新登錄,隨意看了一下留言,又看到了“聽海”的留言:不爽貓,你的愿望會實現。

  她嘴角一勾,覺得這個聽海有點意思。

  蘇聽隨意溜達了一圈,在繪馬上寫下新年愿望。

  只有簡單兩個字:明海。

  她想再遇他。

  ***

  后來那半年,她的生活不好不壞。

  但由于她微博和公號漸紅,居然引來了多事的狗仔媒體,挖到了她的真實身份。隨之附帶的是司家朗出入各式宴會身邊女伴眾多的消息。明明錯的不是她,但她被一波一波的惡意攻擊謾罵,毫不停歇。她甚至不得不停了更新。

  期間,她抑郁,一度失聲。極度苦悶時,她不發文字,只發不爽貓的各種表情圖。

  只有聽海一直給她留言:總用不爽貓,你給版權費了嗎?

  蘇聽在心里罵:去你媽的!

  聽海:出來,人生是你自己的。

  當然下面還有各類留言,有支持的,也有惡意起哄的:原來這不是很有爬床手段的蘇名媛?!

  蘇聽再次在心里罵:去你媽的!

  后來,她直接飛去了清邁。

  全程她用筆寫,不再發聲。

  她也見過心理醫生,每周一次,她不說話,靠寫。

  那個叫景藍的心理醫生告訴她,她是心因性失語,她有輕度抑郁和自閉。

  景藍讓她正視自己的心。

  蘇聽還記得,當時景藍對她說的話:“蘇聽,要你自己承認,還愛著前夫,并沒有那么難。”

  是,她以為自己無所謂,但其實她最在意。她深愛他,所以不肯有半點妥協,也不給彼此半點退路。有瑕疵的愛情,她并不要。但愛呢?給出去,卻不能輕易放下。

  后來,還是司家朗嚴重警告了那些媒體,她的生活才得以清靜。

  真的清凈了嗎?天知道!

  當她換了一身白色寬松衣裙,站在清邁的一家禪院時,是這樣想的。管他的!人生哪有真的清靜,混在濁世里,誰不是不干不凈的?!

  她按禪師要求,換了長及腳踝的棉質白色長裙,將身體包裹得嚴實,但為了尊重寺院的規定,她是赤腳的。白色棉衣,中袖,只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臂。而她還將旅途中買的一條澄黃琥珀項鏈掛在了胸前,作為點綴。

  琥珀蜜蠟此類,本就與佛有緣。

  她只是往十個一班的人群里一站,就吸引了所有人目光。

  禪師無奈地搖了搖頭。這個女孩,身上紅塵氣息太重。

  禪師叫了她出來。

  蘇聽這次很乖巧,臉上很平靜,沒有一點不耐。

  她恭恭敬敬地走到了禪師面前,頭低低的,作出虛心受教的模樣。

  “孩子,為什么想到來禪修?你信教嗎?”禪師的手輕輕按壓在她頭頂。

  蘇聽很誠實,沒有說謊。她在手機里打了一行字,然后手機里機械的語音響起:“我不信教。就是覺得禪修挺有意思。最重要是,我想安安靜靜地發呆。”

  門外傳來“嗤”一聲笑,她急匆匆抬頭,看到一抹白衣在木窗前飄過,屋檐下金鈴響起,清脆空靈,那抹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走遠了。

  她能看到的,只是廊道盡頭的一叢綠竹。

  “你很重/欲。”禪師說。

  蘇聽有點尷尬,男女之事,她極少想起,即使有,也只曾和司家朗一人分享過那些屬于午夜夢回的纏綿。何來她重欲一說?她不隨便,亦不放蕩。僅有的一次放浪,只是在美國一號公路上,遇到那個絕色美少年時,她既坦蕩又似有所圖地裸-睡而已。旅行路上,一開始她沒有想過,遇到明海時,她有過猶豫,她想,司家朗都可以背叛,她為什么不可以?賭得僅僅是一口氣而已。但最終,她和那個叫明海的美少年都沒有邁出那一步。

  她人呆呆的,握著手機的右手,手臂還伸著,白色的寬松衫袖卷上去了一點,露出她手臂上的那粒紅紅的小痣。禪師看見了,眼睛里閃過一抹若有所思。這一霎,她更尷尬,這個位置很容易就令人聯想到守宮砂。果然,坐得離得她最近的班長也看見了,“咦”了一聲。她心下就煩躁起來。

  “下去吧。”禪師輕聲說。

  蘇聽報的是最短的一個課程,修禪時間只是十五天。

  她盤腿坐在講室里,聽禪師講課。

  全英語講授。第一天只是入門的課程,簡單易懂的禪理。

  禪師問:“你們為什么會到這里來?”

  底下有人答:“有果自有因,到得這里是因果關系。”

  真玄。

  禪師說,回答得很好。

  她是急匆匆下了飛機就趕來禪院的,從昨晚到現在都未曾用餐。

  所以,因果就是,蘇聽餓了。

  “ting,你明白么?”禪師突然叫她名字。

  蘇聽又困又餓,居然傻愣愣舉手后,用手機輸入語音問:“禪師,人為什么要吃飯?”

  底下一片哄笑。

  慈眉善目的禪師雙手合十:“你感覺到了什么?”

  “餓。”蘇聽執著手機誠實回答。

  “那你明白了么?”

  蘇聽想了想,因為饑餓,所以要吃飯。

  禪師還在授課。

  為了靜心靜神,她所處的地方,在禪院的最里進,靠著后面的整個山林。她除了聽見禪師嗡嗡的聲音,還有山林里的鳥蟲唧唧,什么禪理統統見鬼去吧,她已經想睡覺了。這樣聽著單調的聲音很舒服,所以她想睡覺。

  夢總是在似睡似醒時來,她見到了一個男人,熟悉的身形,熟悉的氣息,臉龐被白霧籠著瞧不分明。

  是一個身披褚紅衣的男人,那件紅衣像袍子長長的,到男人小腿腹那里。隨著他走動,飄起。是一個飄逸的男人。男人離她近了,貼著她身,像午夜夢回時的浮光掠影,與她緊密地纏綿。身體的觸覺熟悉,是司家朗的氣息。但當她抬頭凝望時,他正垂眸看下,像俯瞰眾生的神佛,眼神深邃,洞識她心中一切秘密,但可怕的是——

  她看清他臉容的那一剎,驀地驚醒。

  “吃飯了。”

  說不清是被夢驚醒,還是被叫聲叫醒,她本能地抬眸去看來人時,卻只看到他轉出講室門口的那抹白身影。

  一定是錯認了,那個叫明海的男孩雖高挑,但遠沒有此刻的男人高,大概直到男人的耳朵吧……

  她還處于怔愣里,沒有回神,夢游一般。她身邊的人說:“已經下課了,禪師走前,讓我們在這里用餐。剛才是送飯來的小僧侶。”

  一大碗香軟白飯就擺放在木質的托盤上。托盤里還有一只白瓷水承,清水里浮著一朵白色的素雅小花,看起來像雛菊。除了白米飯還有一碗素湯,一小碟青菜木耳紅蘿卜,再無多余食物。

  意料中的,蘇聽已經聽到底下的吸氣聲和嘀嘀咕咕說怎么可能夠飽的聲音。

  她拍了照,發了微博。

  不過一秒,居然就刷出了“聽海”的留言:一天兩頓飯,過午不吃。好好體會禪修的樂趣。

  居然還配了個她愛用的不爽貓圖片?

  天,這人是在調戲她嗎?

  還是惡毒的狗仔,不肯放過她的任何一點行蹤?

  她回頭望了望,并沒有疑似媒體的人。這里門禁森嚴,也不可能有那種人進得來……

  蘇聽正胡思亂想著,旁邊的可愛又肉乎乎的小胖妞說:“朋友,你的那碗飯看起來分量很足啊!天,居然有木耳紅蘿卜??我們碗里只有青菜!!”

  蘇聽:“……”

  你喜歡,你吃咯!蘇聽將紅蘿卜木耳撥拉到胖妞妞碗里。她又不是兔子,而且她真的是非常非常討厭吃紅蘿卜。于是,下一條微博變成:我不是兔子,我最討厭紅蘿卜!

  得了好處的小胖妞臉上笑開了花,關心地問道:“朋友,剛才你作噩夢了吧?禪師看見了呢,說了一個字,‘欲’。”

  蘇聽感到萬分尷尬。她曾身處萬丈紅塵,卻沒有一個、半個的夢;現在禪院清修,清心梵音檀香繚繞,她卻做了俗世里的夢……

  胖妞妞很好奇:“哎,你夢見了什么?你剛才那樣子像見了洪水猛獸。搞不懂禪師說的什么欲。看來我修為還是不夠,哎。”

  蘇聽嘴角抽了抽。

  夢見了什么?那個男人垂眸看她,是明海的臉,而他的身體那么滾燙。

  蘇聽想,欲,是對司家朗,還是明海?

  手機微博發出“叮”一聲。蘇聽拿起一看,是聽海留言:討厭紅蘿卜的不爽貓,需要貓薄荷嗎?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