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傅意寧很是順從,她仿佛忘了這三年以來,他帶給她的所有痛楚,只想這樣跟著他,一路走下去。可才一入椒房殿,看見屋內站著的林季昕時,傅慕寧的零星希望就已經破滅。她被大力甩開,踉蹌著往后退了幾步,而剛剛一直攥著她的那只手,卻環上了林季昕的細腰。林季昕迎了上來:“妹妹,你可總算肯回宮住了,我知道你心里怪我……可我也是……”她的話尚未說完,龍澤煜便抱她更緊,聲音是傅意寧許久沒有聽過的溫柔:“你就是心地太......">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宮墻難越空長恨

宮墻難越空長恨

南柒 著

完本免費 好看的現代言情小說

  傅意寧是藥王谷的天之驕女,可卻被他折斷了羽翼,囚禁在了地牢中,只因……他的心上人,需要她的血續命。 她是他明媒正娶的正妻,卻被他毒瞎了雙眼,送入青樓,他們的孩子,也被冠上‘野種’之名。 匕首入腹時,傅意寧說:只望來生,再不遇君……
  路上,傅意寧很是順從,她仿佛忘了這三年以來,他帶給她的所有痛楚,只想這樣跟著他,一路走下去。可才一入椒房殿,看見屋內站著的林季昕時,傅慕寧的零星希望就已經破滅。她被大力甩開,踉蹌著往后退了幾步,而剛剛一直攥著她的那只手,卻環上了林季昕的細腰。林季昕迎了上來:“妹妹,你可總算肯回宮住了,我知道你心里怪我……可我也是……”她的話尚未說完,龍澤煜便抱她更緊,聲音是傅意寧許久沒有聽過的溫柔:“你就是心地太......

更新:2018/11/16

在線閱讀

深牢中,傅意寧赭衣破爛,全身上下遍布傷痕。

門口傳出鐵門聲響,明黃身影走進她的視線之中,分外刺目。

他身姿矜貴清傲,仿若是黑暗中最后的一道光。

傅意寧瞇著眼,嘴角苦澀:“煜師兄,你來了……”他是晉國最尊貴的陛下,也是她這一生的心魔。

龍澤煜的神色微閃,一掌呼到她右頰上,他手下的力氣大得驚人:“何人允你直呼朕的名字?”

她的頭被他扇到了另一側,右臉高高腫起,泛著紅印。

臉頰疼,可是心更疼。

傅意寧輕笑起來:“三年了,你答應過我……這一次,會讓我見云兒……并且放我們離開。”

“離開?”龍澤煜眼神晦暗,扼住她的頸脖:“你要去哪?”

傅意寧長期失血過多而慘白的臉色,因為呼吸緊促而漲紅起來:“哪都比這好。”她已經整整三年不見天日,甚至……她都沒有好好抱過她的孩子。

“巫醫說阿季的病情惡化,你如果走了,誰來為她續命?你該記住,在你用阿季的性命作為條件威脅朕,讓朕準許你生下那個賤種的時候,你的一切,都必須由朕掌控!”

“所以,你哪里都別想去!”

他手下的力氣越發大,叫傅意寧幾近窒息,她艱難地說著:“云兒也是你的孩子!”他怎么能夠說出這樣的話?

龍澤煜將她往墻壁上重重一甩,鮮血自她的額頭流淌下來,他皺起眉峰:“朕的孩子?那分明是你與龍澤言生下的野種!”說著,他拿起匕首,割在她那已是傷痕滿布的小臂上。

傅意寧瞪圓眼眸,心底被污蔑的痛意讓她忍不住想為自己平反,這三年來,這是她第一次掙扎,甚至打破了龍澤煜手中的瓷碗。

龍澤煜又是一巴掌打到了她的臉上,揚手時,還伴隨著凌厲風聲,要知道那小半碗血,足以為林季昕續三天性命。

傅意寧的耳邊傳來嗡嗡作響,額頭與手臂還都在滴著血,可她卻像是察覺不到疼痛,嘴中依舊解釋著:“云兒是你的孩子,是煜師兄你跟我的孩子!肯定又是有人在背后亂嚼舌根了,煜師兄,你不要信他們。”她不說分由地伸手攥住了龍澤煜的衣袖。

他渾身一僵,冷臉將她一把甩開,揚起嘴角,譏笑著:“那日朕可是親眼看見你進了他的房間,一夜未出,你還有什么好說的?!”他可以對流言蜚語視而不見,卻沒有辦法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傅意寧倒在地上,手臂不停淌著鮮血,狼狽不已:“我……”

望著她如斯模樣,龍澤煜心頭更是憤恨,又拿起匕首,割破另一處地方,鮮血滴嗒的聲音,刺入傅意寧耳中,也刺入她的心里。

他,究竟是不會在信自己了吧!

玉碗盛滿了她的血液,龍澤煜照常交給身旁太監,他自個兒卻難得地留了步:“阿季心地善良,念及你這些年獻血有功,特意讓朕今日接你入宮住下,免得臟了血。”

“那我豈不是還應該感恩戴德?”傅意寧笑得諷刺,也明白解釋毫無作用,干脆慢慢坐起,撕了塊布包在方才的傷口上,手腳利落。

看著她這副模樣,龍澤煜心中升起無名之火,用力攥住她方才的傷口,瞬間血流不止。

龍澤煜指尖泛起溫潤,他卻只當沒有發覺般,扯著她,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去……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