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春閨秘錄廠公太撩人漫畫原版小說免費

春閨秘錄廠公太撩人漫畫原版小說免費

平白兄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古言小說完本推薦

《春閨秘錄廠公太撩人》的主角是葉綏,同名漫畫正在火熱連載中,等不及更新的小伙伴先看原著小說吧!小說講述的是:上輩子葉綏生于簪纓之家,嫁與名望世族,一生平安順遂,世人皆贊葉家小姐好命,卻無人知曉她葉綏根本就不想要這樣的好命,她只想著若能重來一世,她別的什么都不要,偏只想做那權傾朝野的廠公汪印之妻......

更新:2019/03/29

在線閱讀

《春閨秘錄廠公太撩 人漫畫原版》是一篇古代重生文,作者是平白兄,這篇文章主要講述的是上輩子葉綏生于簪纓之家,嫁與名望世族,一生平安順遂,世人皆贊葉家小姐好命,卻無人知曉她葉綏根本就不想要這樣的好命,她只想著若能重來一世,她別的什么都不要,偏只想做那權傾朝野的廠公汪印之妻......

免費閱讀

  天恩馬場位于京兆東市,原是先帝潛龍時練馬之處,后來皇家開辟了京南圍場,此處便成了大安權貴子女練馬的地方。

  此刻,在天恩馬場的外側,有兩個姑娘并排走著,身后還跟著不少牽馬的仆從。

  其中一個圓臉姑娘說道“阿寧,你沒事真是太好了,方才真是嚇了我一跳!還怕你昏過去了!”

  被稱作阿寧的姑娘笑了笑,露出了一張絕美的臉容,輕聲回道“老身……我沒事,你放心。”

  她差點忘了,如今的她,不是南平顧家榮顯的老太君,而是松陽葉家的葉綏。

  葉綏,小名阿寧,與好友沈文惠來到天恩馬場練馬,卻不小心從馬上摔了下來,只是眩暈了片刻,馬上就醒過來了,幸好沒有什么事……

  其實,不是這樣的。

  葉綏清楚記得,她從馬上摔下來之后,的確是昏了過去,三天三夜后才醒過來——這是她親身經歷的事情,二十多年前的事情。

  她聽著沈文惠絮絮的話語,腦中飛快回想著——

  太寧五年,她四十歲壽辰,皇上令少府監官員送來了一箱箱壽禮,朝中許多官員也送來了各式珍玩,她那些孝子賢孫們爭相為她介紹,幾乎要晃了她的眼,然后……

  然后,她醒來便在天恩馬場,身邊有無比擔憂的沈文惠,閨閣時的好友惠姐姐。

  天恩馬場啊……她記得實在太清楚了,這是她一生最后一次騎馬。她記得,她及笄之后不久,曾與惠姐姐來過天恩馬場。

  如今,是那時候?二十五年前?!

  到底有多年養出來的涵氣功夫,盡管她心中驚駭不已,面上卻一點也不顯。

  沈文惠見她沉默,還以為她被嚇壞了,勸慰道“阿寧別怕,下次我們再來,讓馬場的守衛在一旁看著便是。”

  葉綏微張著嘴,想說些什么,最終什么都沒有說,只是點了點頭。

  惠姐姐估計想不到,前一世,這是她們最后一次來天恩馬場了。

  不久之后,惠姐姐因為沈家出事,匆匆遠嫁至劍南道益州,就一直沒有回過京兆;

  而她自己,因為這次墜馬昏迷了三天三夜,落下了畏馬的心疾,再也沒有騎過馬了。

  不想,她竟再一次來到天恩馬場,再一次從馬上墜下來。

  不同的是,這一次她很快就醒過來了,而不是像前世那樣昏迷被抬回去……

  這時,馬場入口響起了嘶嘶馬鳴,數匹駿馬飛馳而入,正迅速往葉綏她們方向疾馳過去。

  葉綏下意識順著聲音看過去,卻隔得遠了些,只見到醒目的紅色。

  她身邊的沈文惠卻像想到了什么,神色驀地變得蒼白,顫聲道“是……是緹騎!是緹騎!”

  葉綏腦中正混沌,一時沒有想起來緹騎是什么,不明白沈文惠何以這么驚慌害怕。

  片刻間,那些駿馬軍士便來到了眼前,葉綏也能看清楚了他們都穿著紅色軍服,軍服上繡著獨特的圖案。

  這圖案,四翼蛇首,騰云駕霧,這是……鳴蛇服!

  鳴蛇一出,邑有大災,這是代表災難不幸的鳴蛇服!

  到了這一刻,葉綏終于想起什么是緹騎了,也知道沈文惠為何這般害怕了。

  永昭年間,國朝設有緹事廠。緹事廠是直接聽命于皇上,執掌詔獄、專司緝捕的特務機構,其刑罰之可怕、行事之狠辣,就是大安的深閨姑娘都曾聽說過。

  緹騎是緹事廠的辦事官員,傳言緹騎一出,必有伏尸流血,腥風血雨不止。

  如今緹騎出現在這里,莫非是天恩馬場出了什么事?

  駿馬飛馳而過,緹騎自然不會有回應,也沒有人會在意馬場側的兩個小姑娘。

  沈文惠重重吁了一口氣,開口道“幸好走了……”

  她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了“篤、篤、篤”的聲響,原來在剛掠過的緹騎之后,還有兩三騎在慢悠悠走著,仿佛閑庭信步。

  這三騎同樣穿著鳴蛇服,腰配七星刀,顯然也是緹騎。

  待看清楚為首那一人,葉綏不禁心中一顫。

  這個人,這個人還活著啊……

  這個人穿著紅色的鳴蛇服,更顯得膚色雪白,容貌俊美無儔,似能讓天地間一切都黯然失色。

  只是他神情太淡,淡到幾乎不可見,無端有一種攝人的殺意。

  在他經過的時候,所有人都低頭屏息,不敢多看一眼。

  仿佛只要被他輕輕看一眼,便會身首異處鮮血涂地……

  事實上也是如此。

  這個俊美無儔的人,便是緹事廠的首領,皇上指定總督緹事廠的辦事太監,大安朝第一的大宦官。

  他權傾朝野,便是中樞三省的主官見到了,都要恭謹地敬稱一聲“督主”。

  緹事廠督主,汪印汪大人,他竟然在這里!

  葉綏愣愣看著他,反復浮現在心頭的,竟然是“他還活著他還活著”這么一句。

  是了,是了,她剛剛及笄不久,如今還是永昭十八年,他當然還活著!

  “篤篤”的馬蹄聲漸漸遠了,沈文惠推了推呆楞的葉綏,低聲說道“阿寧,你作死啊,為何一直盯著他看?你知道他是誰嗎?”

  葉綏點點頭,她當然知道他是誰,還見過他幾面。

  沈文惠卻狐疑驚惶,急急提醒道“你真知道他是誰?這是緹事廠的督主汪大人!你可別糊涂了,這個人很可怕,惹不得!”

  剛才她低著頭,大氣都不敢喘,余光看到葉綏直愣愣的,生怕葉綏闖了大禍。

  那個汪大人,豈是能直直盯著看的?!

  “幸好汪大人不計較,以后切勿這么無禮了,阿寧你可千萬要記住,有些人,連看都不能看!”沈文惠再三說道。

  葉綏又再點了點頭,讓沈文惠放心,眼神略帶了些迷茫。

  看都看不得……汪督主權重至此!

  也對,此時緹事廠還存在,上千緹騎還沒有成為歷史,汪督主掌管緹事廠,權勢滔天,沒有人能掠其鋒芒。

  那又怎樣?

  誰能想到,三年后,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權傾朝野的汪督主,會那樣憋屈地身死?

  誰又能想到,三年后,人人畏懼的緹事廠,會不復存在?

  到了她四十壽辰的時候,曾威名遠播的緹騎,早就沒有人提及了。

  想及此,葉綏渾身一僵。沒錯,汪督主是身死了,但葉家一眾人,卻比汪印還要早死許多!

  葉家,她生長的葉家,她的爹娘……

  直到這個時候,葉綏的神智才完全回籠,她終于清醒地認識到她回來了!回到了二十五年前!

  她要馬上離開天恩馬場,她要立刻回去看看……

  葉家,她二十多年都不曾回去過的葉家,現在如何了?

  在遠處,在葉綏聽不見的地方,有緹騎低聲請問道“廠公,可有不妥?”

  汪印搖搖頭,淡淡道“本座無事。”

  那個小姑娘,竟敢一直看著本座,可真是有膽色……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